有一天晚上我看了茱蒂˙福斯特(Jodi Foster)主演的电影《超时空接触(Contact)》,里面有许多意义深远的引述,而且我发现自己对于“如果其他星球上有生命体”这样的假想深深着迷;这部电影也是我能指给朋友与家人看什么是频谱分析仪以及相关的频率、数学等知识,它提供了测试/量测设备能够如何利用的惊鸿一瞥。

其中一个让我在看完电影后仍特别印象深刻的引述,是“数学是真正的唯一通用语言”;那句话在我脑海里回荡许久,因为基本上我同意这个说法,但也让我衍生更多的问题。

我大学的时候在法国留学,修过两门电子工程课 也参与实验,看到在电子工程课堂上的女生/男生人数比几乎是1:100,不过这是题外话…其中一门我修的课在美国时也修过,我只是想看看在法国的教学方法 有什么不同,而且假设因为我已经修过了所以会更容易听懂老师的上课内容;另一门则是全新体验,我也被要求在回美国的时候把学到的带回去。

那两门课对我来说都很难用法文理解,当然其中有一些专有名词与符号是通用的,或者是至少很容易懂,像是“?”,还有“electronique (法文的“电子”)”;但我在课堂上花最多时间的就是翻字典──如果那时候能有一支iPhone该有多好!

我曾经接待一位中国来的交换学生,我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感谢乔布斯(Steve Jobs)”,因为iPhone与iPad的翻译应用程序真是帮了大忙;我们那位交换学生非常聪明,她是一个新鲜人,但数学程度比她的年级还高了两级,可是她在数学课堂上还是遇到麻烦。

当然,她在美国才待两个星期,虽然她的英文程度用来日常对话OK,用来上数学课却不太够;这让我对“数学是真正的唯一通用语言”这句话产生疑问,如果该说法是真的,对她来说数学应该是最简单的课才是。

以 反面思考扮演魔鬼代言人,我会说是用英文这种语言来解释数学才是其中真正的问题所在;如果直接在黑板上写一个数学题,没有任何叙述、解释或“求解x”之类 的字句,她该怎么做?毫无疑问,就像是《接触未来》电影情节,你需要的只是一种入门导引(primer),然后一下子所有的谜团都能用数学方程式解开。

这 也是为什么有人认为,言语才是阻碍沟通的主要原因...想想看你在工作场合遇过多少沟通不良的情况是因为一封写得很糟的电子邮件(或是一个被断章取义的评 论)?无论你使用的是那一种语言。如果我们能在某种程度上把“数学”当作通用语言而非英语,能避免多少沟通不良的情况?这是个值得思考的有趣假设!

编译:Judith Che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