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动荡的全球经济情势中,有一个正崛起的新兴市场不容小觑──越南。

在三年前,来自越南河内(Hanoi)的公司.GEARS开发了一款名为Flappy Bird的游戏,成为全球热门话题,也让越南因为成为最新的东南亚制造中心而大出风头。已经前进越南的科技业者,除了最近加入的韩国大厂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还有其他已经进驻好一段时间的跨国公司如LG Electronics、Panasonic与Toshiba,这些厂商并开始在越南投资研发。

越南本地的新创科技公司也越来越受到海外投资者的关注;今年3月,美国硅谷的风险资本机构500 Startups即宣布,将投入1,000万美元的聚焦越南资金。500 Startups合伙人Eddie Thai接受路透社(Reuters)访问时表示,其初始计划是在12个月的期间内投资越南当地约10~20家公司;不过他们也透露,越南当地还有很多不错的投资目标。

大多数越南新创公司是在电子商务(e-commerce)领域,其产值表现在2015年成长了35%、来到40亿美元;不过这些公司得到的政府补助很少,只有法律咨询服务以及1万美元现金。

尽管如此,风险资本业者对越南仍兴趣浓厚,特别是其较廉价的劳动力,以及平均年龄30岁的科技人才。路透社的报导引述了Google软件工程师Neil Fraser说法:“越南有我见过最优秀的信息科学学生,我看过他们的解题练习…可能比Google招聘面试的题目还具挑战性。”

软件开发实力堪比三星?

这样的说法其实挺打三星脸的。日前三星电子正在公司内部推行重建组织架构的计划,其中一点就是要求员工提供软件程序能力,目前这部分员工的工作能力与竞争对手相比有巨大的差距,甚至有高层称三星软件开发部门只有 1%-2% 的员工能在 Google 找到工作。

众所周知三星电子在芯片、电视、屏幕、智能手机等业务上处于全球领先位置,这些技术都是依赖于强大的硬件研发实力和先进的制程,但在软件系统方面,这一直是三星的弱点,尽管该公司在软件开发上投入了许多资源,但并没有获得成功。

有员工认为三星现行制度不利于软件开发工作的推进,所以的产品开发时间都是按照生产周期制定,三星正在调整,希望能够给软件工程师更多专注于技术研发的工作,而不是忙于管理。

回到正题,越南新创公司Pangara的首席执行官David Svensson也同意Google工程师的看法,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越南的较大都会区如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与河内,在大多数领域都已经有很强的IT开发者以及数字人才;二线城市如岘港(Danang),也建立了具竞争力的研发卓越中心,以及科技子社群。”

这也是Svensson所属的集团创立Pangara的原因,这家公司扮演一个为北欧客户桥接越南人才的平台;Svensson形容Pangara是一家“超越地域的独立平台”将越南的IT工程师与对IT开发者需求快速成长的北欧市场建立连结。

编译:Judith Che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