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Glass智能眼镜可望成为一种有利的工具,为急诊室的病人带来“虚拟专科医师”(virtual specialist)。根据美国麻塞诸萨州(University of Massachuttes;UMass)医学院急诊医学助理教授Peter R. Chai表示,UMass使用Google Glass“在急诊室播送虚拟专科医师的画面,让我们能有专科医师在病床边看病人,但却不必真的出现。” 20160711 GoogleGlass NT01P1 UMass医学院急诊医学助理教授Peter R. Chai(来源:CNBC)

Chai在之前参与了这项合作研究计划,并于去年八月在《医疗毒理学》(Medical Toxicology)期刊中发表研究成果。根据研究结果,急诊室(ER)医师戴上Google Glass并在病床旁评估病人的病情时,视频信号也被安全地馈送至毒理监督咨询师。UMass纪念医院(Memorial Medical Center)的住院医师透过Google Glass,进行了18种毒理学的咨询。

监督咨询师可用显示在Google Glass上的文字短信来引导住院医师;咨询师还可取得药瓶的静态照片、心电图(EKG)以及其他相关讯息。这是除了标准的口头咨询以外,为住院医师带来的其他选择。

根据UMass的研究,由于能收集更多的数据,显示使用Google Glass也改变了一半以上病例的病人照护管理。在进行该研究的病人之中,有六位病人接受了原本不会进行的解毒剂,咨询毒理学家则认为有89%的案例十分成功。

“作为一位急诊医疗的医师,我们始终感兴趣的事情之一是如何更快让专科医师看诊,以改善我们提供给病人的照护,”Chai表示。

咨询毒理学家也表示,使用Google Glass诊断毒物情况让他们更有信心。

Google Glass并不是医疗领域的唯一扩增实境(AR)头戴式显示器。美国俄亥俄州州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与微软共同合作展示的HoloLens AR头戴式显示器可用于指导如何用药——不必再使用捐赠的遗体,让学生能围绕在解剖模型周遭,看看骨骼、肌肉和器官如何在组织中运作或进行仿真。

编译:Susan Ho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