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证明软银(SoftBank)并不是等闲日本企业集团,从最新宣布的ARM收购案就可以看得出来;而孙正义(Masayoshi Son)这位聪明果决、移动积极的软银首席执行官,又一次以大胆决策让财经分析师们跌破眼镜。

没错,软银是一家日本公司,但却挑战刻板印象,不依循日本传统企业的官僚体系决策过程以及无止尽的内部讨论、狭隘的思维,还有最终导致企业瘫痪的犹豫不决。不过在外人看来,软银收购ARM最令人头痛的问题,在于软银本身。

是谁做了这样的决策、对他们来说意义何在?更直接地说,为何软银愿意砸320亿美元收购ARM?有部分产业分析师认为,这桩交易有更多是来自孙正义个人的因素,而非着眼于ARM的市场前景或是考虑到未来物联网(IoT)发展的现实。

市场研究机构The Linley Group资深分析师Mike Demler在接受EE Times访问时即表示:「这桩交易看来更偏向是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本人想拥有一家市场领导厂商,而非出于财务考虑;」他表示,孙正义在收购案新闻稿中提及,软银到目前为止旗下还没有一家在所属领域排名第一的公司,而ARM有良好的成长潜力,对他来说是非常好的收购对象:“但是,花320亿美元的价格实在是没有意义。”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软银到底是哪来的…这家公司在1995年首次被美国科技产业社群注意,当时孙正义花了8亿美元买下当时规模庞大的计算机展Comdex;这桩交易引起很大帮助,主要是因为软银在日本以外的市场几乎没有知名度,至于在日本已经是传奇人物的孙正义,在海外也很少有人知道。

在当时,孙正义被称为是“日本的比尔盖兹(Bill Gates)”,而软银则被形容是日本的软件通路与出版公司;或许从二十年前那时候开始,孙正义的个人形象就一直凌驾于软银之上,在很多方面,软银就是孙正义、孙正义就是软银。

而多年来,孙正义已经证明他自己在科技产业几度转型中,能灵活引领公司朝着不同方向发展;现在软银已经不再被视为软件通路商,而是电信业与互联网产业巨擘,其业务涵盖宽带、固网、电子商务、互联网、技术服务、金融以及媒体。

透过收购不断壮大的软银

软银的转型有大部分是源自孙正义主导的多场大型收购案,有些已见成效、有些不然;Demler指出:“孙正义自豪于软银对雅虎(Yahoo)、阿里巴巴(Alibaba)的投资纪录,但却对Sprint的投资避而不谈。”软银是景况不佳的美国电信业者Sprint的大股东之一。

2000年,软银对电子商务业者阿里巴巴投资了2,000万美元,现在后者是市价650亿美元的公司;在2006年,软银以150亿美元收购Vodafone的日本市场业务,并因此成为市场排名第三大的电信业者。

最近几个月,软银透过出售阿里巴巴持股、日本智能手机游戏开发商GungHo Online Entertainment以及芬兰手机游戏供货商Supercell,取得了180亿美元(2兆日圆)的现金;毫无疑问,孙正义如此大胆举措以及获得的大笔现金,就是为了收购ARM。

在收购ARM的声明中,孙正义表示,物联网与人工智能(AI)将是软银的下一波成长动力;但问题来了:软银并非ARM的竞争对手、也不是客户,因此究竟孙正义为何想要ARM仍是个谜──除非只是要扩大他个人的投资版图。

The Linley Group的Demler推测,软银发动这桩收购案的最大因素,是孙正义“对物联网的非理性狂热”;他指出:“孙正义过去成功投资因特网,物联网大概对他来说是差不多的东西;不过并没有证据显示他是不是了解硬件业务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一切顺利,让一家电信服务业者投资物联网市场硬件或许也是不错;有人说,软银做为一家移动通信业者,对于推进物联网市场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20160719 Softbank NT02P1 在AI领域可能也是相同的情况──尽管这也被视为孙正义的非理性狂热之一,就是他个人对机器人的热爱。软银在两年前与法国机器人新创公司Aldebaran Robotics合作,打造了号称第一个能理解人类感情的机器人Pepper;Pepper被宣传为“情感机器人”,其设计目标就是要与人交谈互动,可扮演多种角色如护士、褓姆以及娱乐表演者。

最近才辞职的软银前任总经理Nikesh Arora在接受《财富(Fortune)》专访时,形容孙正义是个拥有“惊人热情”的人,他也说孙正义:“超级积极,一旦他感觉乐观,我觉得他有时候会忘乎所以;一起做事有部份有时候要靠这样的热情。”

Arora也提到孙正义对机器人的热爱,表示他“每分钟都会有个点子”,并将他的独特想法向软银董事会提出;孙正义想打造有“心”的机器人,在理性的部份是华生超级计算机(Watson),但他想赋予机器人情感:“这对我来说实在够疯狂,但他动手去做了,而且每个月卖出1,000个这样的机器人。”

对ARM与ARM授权客户的影响

至于软银收购ARM对后者授权客户所带来的冲击,市场研究机构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师Jim McGregor认为无需担心:“因为软银的集团架构以及并不属于半导体业者,它主要是一家中性的第三方机构,就像ARM一样。”

他进一步指出:“如果有任何影响,期望这桩投资会为市场带来创新以及更低的产品价格,例如在物联网、网通以及通信领域,就像是ARM在手机以及消费性电子领域所做的。我被问过这是否意味着ARM授权费用会提高,但我并不认为;软银看来不会搞乱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而降价是半导体产业的基础经济模式。”

但The Linley Group的Demler有一些忧虑,对于软银可能为ARM带来的改变,他认为:“首先很遗憾的,我预期ARM的开放性会减少;”以他的观点,至少ARM做为一家上市公司,与分析师社群以及半导体产业生态系统一直沟通良好:“我希望我的看法是错的,我们会看到接下来的发展。”

其次他指出:“另一个变化来自于公司所有权,看来软银是把ARM纯粹视为其多元化旗下公司之一;其财务方面的动机可能是以王牌策略(trump strategy)带动企业集团进展,而以70美元贷款促成这桩交易的举措不容忽视。”

实际上,软银将以每股17英镑(22.54美元)现金收购ARM股权,是后者上周收盘价的43%溢价;软银与瑞穗银行(Mizuho Bank)达成临时贷款协议(bridge loan agreement),筹措了1兆日圆来促成此收购案。。

至于收购案对ARM的授权客户是否会有正面优势,Demler坦言应该是没有:“ARM与软银的其他业务协同效应很小,收购案纯粹是财务策略;”他进一步指出:“孙正义表示,他准备把ARM的人力扩充一倍,但我不认为人力缺乏是阻碍ARM成长的因素,或是有影响对客户的支持;但不利的发展是ARM的关键人物可能会因为收购而离职,这总是需要考虑的因素。”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