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早上醒来听到一桩320亿美元的收购案,谁还需要喝咖啡提神?我想,我们真是在这两年看尽了半导体整并风潮中的大浪…而我们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事情。

软银(Softbank)收购ARM对两家公司来说似乎是双赢局面,后者能加速成长,前者的大手笔投资则应该可以在长期取得可观回报;而我想知道的,则是ARM将在接下来五年新增的至少1,500位工程师要做什么工作?──根据两家公司表示,将锁定于物联网(IoT)以及自动驾驶车辆等高成长性技术领域。

在物联网市场,ARM已经成为既有的微控制器核心选项,几乎获得各家大厂选用;Microchip原本是少数例外之一,但是因为收购Atmel也加入了ARM核心阵营。而ARM也藉由Mali与Cordio等IP产品进军绘图处理与无线领域,蚕食了不少曾是Imagination Technologies主导的市场;ARM甚至藉由在两年前推出mbed平台,建立了自己的物联网软件服务层。

诚然,做为嵌入式市场的延伸,物联网将成为半导体产业中一个最分散发展也最广泛的新浪潮;因此该领域有大范围的客户基础,不过ARM看来已经押注了几个主要应用。

ARM显然会拓展Cordio在Wi-Fi、蜂巢式与其他新兴无线市场的版图,进军高通(Qualcomm)不是客户的领域;ARM也应该会把Mali的触角伸向高阶领域,也就是目前Nvidia与AMD争抢的市场。以上是非常重要的商机。

在利基型半导体IP部份,ARM已将把规模较小的USB、PCI Express核心等市场让给Synopsys等同业;这给我的理解是,有些相对较小的商机需要大量精细工作来吸纳低利润小碎屑,但这样的工作还是得做。

在最底层技术面,芯片制造商例如台积电(TSMC)与Globalfoundries直到与ARM合作完成了投片,才会开始严肃讨论一个新工艺节点;而Cortex的设计工程师已经扩展物理层IP库与工具,让该系列核心对下一代技术扮演越来越关键的角色。

随着摩尔定律(Moore’s law)的技术越来越复杂、昂贵,这个领域变得更晦暗不明;因此ARM的工程师有很多工作要做,尽管最后发现客户变少了、成长机会也平平。ARM可以最大幅度扩展的是更往上的技术层面,例如物联网面临的安全性问题。

ARM是开发以硬件为基础之身分验证技术TrustZone的可信任运算组织(Trusted Computing Group)创始成员之一;但安全性会是一个不断变动且多方面的目标,我期待ARM能在这个领域有更多尝试,比英特尔(Intel)收购McAfee之后所做的更好。

最后我想到,最近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Berkeley)开发了自有开放性RISC处理器芯片的技术研究人员声称,能提供更容易、更低成本的客制化芯片设计方案,而一旦这个尚未被开发的市场商机崛起,ARM将不得不寻找开放性硬件解决方案。

至于在自动驾驶车辆技术方面,我的同事Junko Yoshida应该能有更精辟的见解;在此同时,你对于未来ARM将扩充的1,500位工程师人力该做哪些工作有什么看法?或者是你认为这对于半导体产业有什么意义?──还有,你要准备寄履历了吗?

编译:Judith Che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