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son Microelectronics卖给了美国的Cirrus Logic、CSR也卖给了美国的Qualcomm,Imagination的前进步履蹒跚;英国脱离了欧盟,ARM则决定成为一家对物联网(IoT)有远大梦想的日本电信集团旗下子公司…一家科技公司的创立与毁灭是否有定理可循?或者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科技大爆炸的世界?而那声砰然巨响,是否意味着英国用力关上了通往硬件技术的大门?

ARM这么一家规模不段壮大的IP供应商,一开始领导人是现在已有英国爵士头衔的Robin Saxby、之后又交棒给目前已经退休的Warren East,一直在笔者的科技产业记者职业生涯中扮演要角,我也很期待其现任首席执行官Simon Segars能为英国创造更多的独立成就。

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软银(SoftBank)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对物联网的狂热,以及他的公司确实也累积了雄厚的资本,一举促成了对ARM的收购;而在法律上,ARM的董事会有责任为股东谋求最大利益,却没有责任维护英国的利益。

当然,关于这些利益在短期与长期内将如何朝向一致或是分道扬镳,总是有很多争议;因此如果能在ARM董事会讨论软银收购提案的会议上,化身成墙壁上的一只苍蝇旁听,应该会很有趣,还能看到是哪些人投了赞成票…或者那是匿名投票?

有人可能会猜,ARM董事长Stuart Chambers应该是赞成收购的(如果他握有关键的一票),而他也是英国收购委员会(UK takeover committee,一个负责监督企业合并收购案件的独立组织)的成员;Chambers最近还被媒体记者拍到跟孙正义一起出现在伦敦唐宁街(Chancellor),一同面见英国财政大臣Philip Hammond;而Hammond很快就公开表示ARM出售给软银是一件好事,展现了英国在脱欧之后的开放性。

值得注意的是,在剑桥创办了Acorn Computers ──也就是ARM的前身──的企业家Hermann Hauser,对于ARM被软银用320亿美元收购的这件事情,表示他“非常难过”;我也很难过并对此感到忧虑,虽然软银真是砸了大钱,ARM仍然低估了自己的独立性。

在最近的短短几个月内,我们先是看到ARM在IP授权市场上的竞争对手Imagination之财富大幅缩水,然后又是英国公投结果决定脱离欧盟,现在则是ARM的董事会通过了出售自己的独立性、愿意成为一家日本电信集团子公司。

ARM无疑在物联网革命中扮演了推波助澜的优秀角色,但其地位就是建立在公司的独立性以及工程技术上;如果他的日本老板现在想要强化自己在竞争架构上的能力呢?毕竟这是一个开放性硬件的时代…或许开放性硬件的崛起,就是促成ARM董事会一致认为现在是出售好时机的因素之一?

某些其他公司有可能判定,ARM以及该公司在微控制器领域的地位,比软银的收购金额价值更高;而如果欧盟基于ARM技术的策略重要性反对这桩收购交易,岂不是很讽刺?欧盟对于英国想要脱离欧盟都不会那么紧张,我可以确信;又或者,该把这桩交易视为ARM进化为全球性企业的过程,该放下那些特定国家与地域的狭隘思维?

而接下来我们这些科技产业观察者,只能耐心等待观察是否英国能有另一家公司崛起、成为另一个ARM…或许就是一家同样从剑桥大学独立出来、开发lowRISC开放性架构的公司?

编译:Judith Cheng,本文原刊于EE Times欧洲版网站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