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获悉,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与深圳市政府签署高通量宽带卫星项目,此举意味着国内首个高通量宽带卫星通信系统启动建设。由于高通量宽带卫星比常规通信卫星高出数十倍容量,因此用户可通过卫星传输随时随地享受高速互联网服务。

协议中规定,由亚太卫星控股有限公司发起成立的亚太卫星宽带通信(深圳)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国际一流高通量宽带卫星通信系统,计划于2018年底发射首颗高通量宽带卫星,2019年开展卫星通信运营服务。

宽带卫星通信系统所采用的高通量宽带卫星,比常规通信卫星高出数十倍容量,可让用户通过卫星传输随时随地享受高速互联网服务。开发利用新频率资源、提高频率使用效率是任何通信系统扩展带宽容量的基本方式。与C、Ku频段相比Ka频段频率资源更加丰富而多点波束则可以数十倍地提高了频率利用效率两者结合使得高通量卫星容量得以百倍地增加。

高通量卫星的最大优势是降低成本。有资料统计,目前一颗高通量卫星的总容量超过100Gbit/s,但卫星建造、火箭发射、发射保险的费用与传统卫星持平,每Gbit/s的投资已经降到400~500万美元,仅是一颗传统FSS卫星的1/50。由此,高通量卫星网络的带宽成本可以与地面网络的带宽成本相当。

从1994年Hughes公司在世界上开发出首个能与个人计算机互联的DirecPC卫星接收系统,使PC机用户可利用电视直播卫星的小口径接收天线高速下载Internet上的大容量信息以来,卫星通信行业已经在多家国际卫星通信公司的推动下,发展成为世界性的高速互联网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城市4G网络部署完成之后,借助高通量卫星实现边远地区的基站中继将是移动运营商的必然需求。以每个基站中继需要20Mbit/s带宽来保守估计全国1000个4G基站就需要20Gbit/s的高通量卫星带宽需求。“宽带中国”计划实施情况表明,由于农村地区人口分散、环境恶劣等原因所以普遍存在着光缆设施建设投入大、维护成本高、效益产出少等难题。在贵州、云南等地为一个住户只有10多家的小山村铺设一根10km光缆就需要花费1000万元人民币。假如全国有400个类似山4000户就需40亿人民币建设投资。这个数字差不多就是一颗容量100Gbit/s以上、可服务100万家庭用户的高通量卫星建设成本。这说明高通量卫星在消除数字鸿沟方面不可或缺,在边远地区宽带设施建设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

2015年,我国发布的《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中长期发展规划》更是将通信广播卫星列为我国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卫星通信由此成为国家战略性的新兴产业。该系统建成后,将在服务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海外发展战略的同时,面向国内外航空机载、海事船载和陆地移动业务客户提供服务。

此外,据航天科技集团通信卫星应用专家、亚太卫星控股有限公司总裁程广仁介绍,“十三五”末期,亚太卫星宽带通信公司还将再发射两颗高通量宽带卫星,服务于美洲地区和欧非地区,组成全天候、安全可靠、自主可控的全球宽带卫星通信系统,该系统总投资近100亿元。

业内人士预测,全球高通量卫星占全球总卫星带宽容量需求到2023年占比将增长近50%。高通量卫星已成为卫星通信的发展方向,它的典型应用以宽带接入、基站中继、移动通信为代表实际应用领域是全方位的。未来五年内中国将建起的这个全天候、安全可靠、自主可控的全球宽带卫星通信系统,可在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海外发展战略的同时,向国内外航空机载、海事船载和陆地移动业务客户,提供高通量卫星资源和宽带卫星通信服务。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