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5年到2016年,深圳房价从3万进入6万,深圳炒房者的利润,远超制造业。还在深圳坚持做实业,而没有去炒房的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大概都会表面上被人赞美,背地里被人称为傻子。

从华强北的衰落,再到各个工厂的外迁,深圳已经不适合制造业,或者说是不适合利润不高的制造企业,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作为较为高端高价格的集成电路产业,中国IC设计公司或芯片企业的成功,已经获得了国家的认可,政策上国家投入巨额资金投入。可以说IC设计产业是既有名,也有利。但作为基础的阻容元件,电容、电阻或电感这些很传统的生产企业,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电子工程专辑日前走访了一家位于深圳光明新区的本土铝电解电容生产企业-深圳市杰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容电子”)。通过对这家企业高管的采访,深入探讨了现在的行业状况。 20160926-jcapacitor001 图:深圳市杰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瑞、市场总监李松涛在接受电子工程专辑的采访

普通的电子元器件,还能不能继续做下去?

“铝电解既不是夕阳行业,也不是朝阳行业,” 杰容电子董事长王瑞女士对记者的提问,从容的回答。“因为目前我们还看不到替代铝电解电容的材料。今后电容也还一定会有需求,并且只会增长,不会减少。”

近年来有的电容企业倒闭关门了(例如依安达、尼康),表面上看这个行业似乎进入了调整期,但实际上是因为电子整机企业此起彼伏,一个产品火热几年后市场沉下去,新的产品出来。而背后的阻容元件供应商,一不小心没跟上,老客户丢掉,新客户被同行抢掉,市场一步踏空,可能就会出现工厂倒闭的情况。

王瑞女士举例说,AB电子(某公司化名)是以前C集团下面的电解电容生产企业,在鼎盛时期,全球43家彩电企业,他给41家供货。但是后来彩电企业改成LED电源的时候,电源板外置了,由专业的公司外包。彩电企业都是买成品电源,而AB电子市场没跟上LED电源,后来AB电子电容就没落了。

当时,这些国企背景的企业,可能也想过去找其他新兴市场。但是市场的风险,可能国企的管理层们不愿意承担。例如,白炽灯转节能灯,里面需要用到电解电容,但是节能灯一开始都是小企业在做,放出去的货款万一没收回,谁愿意去承担风险?

再有,十年前逆变器产品刚刚新起,有的企业老板去实地一考察,这些逆变器的工厂都是手工作坊,进去一看,屋里都黑黑的,山寨企业似的,没有人相信他们会做大起来。然而,随着国家推动的节能环保政策支持,逆变器被应用到了空调、冰箱甚至是电焊机上。市场量很快起来,企业却由于在市场和技术上的失误,让一批像AB这样的老国企错失机会。与此同时,一批新的电容企业,抓住了这些机会做大起来。“做基础元件的企业,肯定市场竞争很大,一定要抓住新兴市场机会,才有机会做起来。” 王瑞表示。

作为一家成立于2012年的铝电解电容的生产企业,杰容电子目前的生存状态如何呢?杰容电子市场营销总监李松涛向电子工程专辑解答了这个问题。

“铝电解电容是一个较为特殊的电子元件,在电路上起着隔直通交、旁路去耦、滤波、整流、储能等基本作用。铝电解电容有着很长的历史,现在技术变化并不大,但电子产品中也无法被替代。”李松涛解释道。

随着新的市场不断出现,例如前面所说的逆变器、太阳能、新能源汽车等,一些新兴的电容制造生产企业抓住了机会。他认为,“往往新的应用出现时,对于电容器会有一些新的技术要求,例如耐高温、耐高压、大电流,或是高频稳定性好等,如果是提前了解到客户的需求,而提前在产品上布局,企业就会有机会。”

据了解,目前杰容电子的客户主要属于工业应用,这类客户对于品质的要求非常高,例如需要通过前期8000小时的测试,并对产品质量后续保障的要求也都非常高。“通过了8000小时的产品可靠性测试,接下来就是小批量试用期,过了这两个阶段,客户才会考虑使用。好在通常进了供应商名单,就不会轻易被替换。”李松涛表示。

在谈到跟电子市场的现货柜台商的竞争时,杰容电子董事长王瑞说,“如果客户急着用的话,华强北确实可以现款买到现货电容。他们的好处是有现货,价格也有一定优势,但他们的质量通常不会有保障。我们的客户,他们需要的是质量上能有保障,并且是可以长期供货,售后服务还能找得到人。他们买电容,一般都不会去华强北。”

产品质量有保障,相比日本和国内一线品牌的电容更有性价比,服务也做得好,杰容电子目前已经有了长期稳定的客户资源,生意近几年来也渐渐越做越大。

国产电解电容缺少基础科研实力,技术升级道路难

作为基础元件企业的运营,一方面要抓住新的市场机遇,另一方面也必须在产品研发和生产能力提升上炼好内功。那么国产电解电容产品,在技术和生产能力上,与世界最强大的企业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笔者搜索了一下,铝电解电容前五大,四家是日本公司,世界前十名中,中国只有两家:艾华和江海。虽然超过三成的铝电解电容都是中国企业生产的,但事实上,最尖端的技术,中国并没有完全掌握。

作为电解电容的最重要的原材料电容纸,最先进的技术几乎被日本NKK独家垄断,幸亏在国家的反倾销政策下,国内有凯恩股份可以为电解电容企业供货。目前电解纸主要这两家企业供货,作为普通的铝电解电容企业,已经不可能再切入上游,提升技术。只能是在加工生产时,不断针对客户的需求,尽快地开发出满足需求的产品(例如耐高温、防震、大电流、耐高压等)。

目前市场上出现的固态铝电解电容,是一个较新的电容产品。它的温度稳定性要比普通铝电解电容优秀很多,几乎不会出现温度太高爆浆的可能。同时它在高频下的低等效串联电阻(ESR)曲线不变,在电脑CPU主板、GPU显卡上,替代了普通的铝电解电容。同时它的价格也远比铝电解电容昂贵。这种新的产品,国内的铝电解电容器厂商是否可以生产出来呢?

“可以生产,但是没有优势。”王瑞对此表示,“比如固态电容器生产过程中,在含浸环节需要用到一种化学材料,它可以将电解质快速固化。而没有这种化学材料,电解质固化需要的时间太过长久,生产效率上就远低于竞争对手。而这种材料需要日本进口,售价非常昂贵,你去购买后自己生产,价格上就没有优势。我们现在没有计划去生产这种产品。”

这种情况跟国内一些生产极小型的电磁电感的厂商一样,智能手机和通信产品上,对于级小型的电子元件(电容、电感等)需求特别大,但是最小型尺寸的,即使是上市公司也生产不出来,其核心的部件,也都是采购日本企业后再封装出售。如果上游将价格定得很高,你做出来也利润非常有限。

当然,国内电解电容器在向日本企业学习的过程中,也逐渐成长壮大起来。前面说到的江海(南通)、艾华(益阳),已经做成了上市公司,并且位列到全球铝电解电容的前十大。但在研发上,我们国家还是需要在基础材料科学上尽快地取得突破。

“现在超小型化的产品,我们可能要牺牲电压或容量才能做出来。并不是说国内的铝电解生产技术会差多少,单纯从电容材料上来看,我们就暂时无法超越日系。比如,超高比容和超低比容的铝箔,国内铝箔厂家暂时生产不了,日本的原材料只是选择性地卖给你,真正可以对他造成威胁的原材料,日本人又不肯卖给你。”王瑞在谈到最先进技术时感叹道,“中国人的研发能力不够,但是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很强。只要我们国产的电容厂还能做下去,我相信最终总会有机会在原材料技术上取得突破。”

前面谈到的固态电容的关键材料,日本企业的利润能够达到1,000%,而现在国内电解电容的行业平均利润可能只有10%,技术落后的痛苦,只有做实业的人最清楚。王瑞认为,目前电解电容的原材料技术实力,日本企业领先中国企业至少半个世纪!“至少我现在还是看不到中国电解电容器全部替换掉日本电容的那一天。”她感叹道。

如果我们不去做这些低利润的产品,我们国家会怎么样。“中国人有那么多,如果利润低不做,那就业问题怎么解决呢?”李松涛反问道。 20160926-jcapacitor002 图:杰容电子董事长王瑞

国产电容器厂商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技术落后的问题,只能是慢慢以技术方式来解决,急不得。但有些现实的问题,却更是让人着急。

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品牌的认同感。前面谈到过电解电容是电器中最不稳定的电子元器件。无论是最好的品牌,或是技术最先进的企业,没有一个企业敢打包票,他家的铝电解电容不会爆。普通电解电容,采用的材料可以都一样,真的要是用心做好每一关,出厂检测都做齐,质量相差肯定不大。

但为什么现在电容器生产企业都感觉越来越难做呢?首先就是因为电容器是最不稳定的基础类元器件,很大程度上来说,它的品牌知名度就代表着市场占有率。

“前十大的电容器生产商占有了90%的市场。市场已经是大者通吃,小者难以生存。”王瑞说。

她解释道,电器中的元器件,往往最不稳定的就是电解电容。“我们都把它称之为‘倒霉元器件’。”

客户在选电容的时候,虽然它的价格在整机中占的比重不高,但它对系统整机的寿命和稳定性来说却作用甚大。无论是冰箱、电视或其他电子产品,其产品寿命往往是由它采用的电解电容器的寿命决定的。“它就是个‘倒霉元器件’。你是工程师的话,你选择电容的时候,首先就不愿意选择新的品牌,一般来说,谁都不愿意承担风险和责任,即使是某一家家电容厂的产品技术很强。你有新技术,我也不太敢用。”

不同于一个终端产品的品牌,一个电解电容器企业需要在市场上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建立和打造起自己的品牌。例如,8000小时的验证时间,也就是一年的验证时间。这对于新企业是肯定不公平的。

李松涛介绍说,对于整机企业的工程师来说,他不愿意承担责任是正常的。电容本来就是不稳定的特性。事实上,电解电容无论是日系、德系、台湾、或是中国生产的,它都会有不良产品。但是那些大的品牌电容出了问题,他们赔得起。一线电解电容器厂商,他们因质量问题,每年赔给客户可能就超过一个亿,但是他们的品牌知名度放在那里,工程师就敢用。如果用这些品牌还是用坏了,工程师有底气给客户或老板交代。

“讲实话,作为产品来说,普通级别的日系电解电容,在质量上跟杰容电子的也没有区别。但是我们的性价比一定比它们要高。”李松涛表示。

李松涛指出,在市场上,小品牌遇到的挑战就会大。电容要被客户采用、使用和认可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大品牌就很容易进入到客户产品中,小品牌就会很难被认可。这个周期越长,小企业小品牌可能资金背不住,就熬不下来,稍有一点闪失,小企业就黄了。

杰容电子创立时就打算通过做好产品,来建立自己的口碑,以期待在这个可以长做的行业中生存下去。目前杰容电子已经在现有的工业类客户中,打响了自己的品牌。

但是作为一家工厂,除了技术和品牌建设的困难外,现在国内重房地产、轻实业的经济环境,往往令不少企业资金出现问题。如何在这种大环境中生存下去?搬出深圳是最佳选择吗?电容行业的希望在哪里?

请继续关注《电子工程专辑》为您带来的下篇报道……

本文为《电子工程专辑》原创,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