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Intel)宣布收购车用视觉芯片设计业者Mobileye,引发产业界人士热烈讨论,有人兴奋、有人困惑、有人惊讶、有人对市场前景充满信心,也有人感到恐惧以及失望…

其中一个最具杀伤力的评论,来自于财经与策略顾问服务机构Semiconductor Advisors:

就算英特尔尝试与数据中心业务建立强劲的连结,但我们发现协同作用非常少、近乎于零,并没有数据中心业务的直接提升。

这意味着英特尔的信念正进一步飞跃过其核心业务;这可以被视为是承认其核心的半导体业务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取得显著的改善,而该公司需要一些新的成长动力。

显然Semiconductor Advisors的人不接受英特尔首席执行官Brian Krzanich的说法──根据业界消息,Krzanich上个月在投资者会议上跟股东们说,将英特尔视为美国硅谷PC与服务器芯片制造大厂的“传统市场观点”是错误的,现在该公司自视为一家“资料公司(data company)”。

当然,还是有众多科技领域分析师赞扬英特尔收购Mobileye的举措,虽然也同时坦承自动驾驶车辆仍然在起步阶段,这些学院派观察家认为英特尔是在正确的时机做了正确的事。

得自智能手机市场的教训

大多数电子产业老骨头们应该都还记得,英特尔如何狠狠地错过了智能手机市场商机;英特尔没有倾听客户需求,也相信他们能把x86架构强推到已经被ARM占领主导权的市场。

不过收购Mobileye这件事情不一样,有部分对英特尔抱持怀疑态度的死硬派人士,甚至也开始感到乐观,推测英特尔已经学到了教训,因为这家公司积极进军车用市场。

Edison Investment Research分析师Richard Windsor在他的研究报告中分享了他的观点:

错失过手机市场商机让英特尔名望受损…收购Mobileye突显了英特尔不再错过下一个大趋势的决心,还有以HERE地图(编按:英特尔收购了15%的HERE股份)为中心的Google竞争对手们之专注程度。

此外,其他生态系统例如腾讯(Tencent)、百度(Baidu)、Facebook与亚马逊(Amazon)等等,也正在与HERE在位置数据上合作;所有这些都对尝试打破市场定位窠臼的英特尔有利。

Windsor表示,Mobileye是英特尔收购史上第二大规模的案件,强调了半导体厂商转进消费性电子与PC以外市场的需求;这也是高通(Qualcomm)收购恩智浦(NXP)、三星(Samsung)收购美国汽车零组件供应商Harmon的原因。

Mobileye的领导地位

长期观察汽车市场的技术顾问机构Vision Systems Intelligence创办人暨首席顾问Phil Magney表示,英特尔将因为收购Mobileye而“占据一个重要席位”;此外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认为,这桩交易将让英特尔成为车用资通讯娱乐(infotainment)系统以及自动驾驶相关应用的“一站式供应商”。

要了解英特尔的收购动机,就不得不了解Mobileye这家公司在过去几年来,于车用先进辅助驾驶系统(ADAS)市场上的表现有多“威”。

如IHS Markit分析师所言,Mobileye是车用前向摄影机处理器的领导厂商,在该市场的占有率将近八成,这意味着英特尔开启了接触全球任何一家车厂或是大多数一线汽车零组件供应商的机会,最终并能让该公司巩固自己在自动驾驶技术供应链上的地位。

高通收购恩智浦也是基于类似的考虑,总之就是要藉由在传统上比较封闭的车厂以及一线汽车零组件供应商,取得进入一个由那些汽车业者主导、潜力无限、电子技术密集的“未来”自动驾驶车辆市场之机会。

IHS Markit的分析师们结论是:

在自动驾驶车辆架构方面,英特尔线在控制了关键的功能区块,包括物体辨识、传感器融合、路径规划、定位(透过Mobileye的REM-Road Experience Management技术),还有链接性以及车载通讯(telematics)。

此外该机构也强调,Mobileye的先进机器视觉算法,能确保EyeQ系列处理器自问世以来的平均销售价格(ASP)维持成长以及高利润。

这些听起来对英特尔与Mobileye来说都很好很合理,但有一个问题:这两家公司都在各自擅长的市场领域拥有压倒性市占率(英特尔是PC,Mobileye是汽车视觉),这可能会在客户的心中造成反效果…

对类“Wintel”寡占市场的恐惧与厌恶

英特尔与Mobileye两家公司的表现都很令人钦佩,但这通常也会在竞争对手之间的日常对话中,挑起一些恐惧与厌恶;例如对手们可能会用“英特尔杀手(Intel-killer)”、“Mobileye杀手”这种词汇,来解释他们自己的产品跟那两家龙头厂商比起来有多好。

这电子产业两家龙头厂商的携手合作(虽然他们各自所在的市场不一样,崛起的时机也不同),会让人回忆起“Wintel”称霸PC市场的时代。

曾担任意法半导体(ST)资深高层的Cogito Instrument首席执行官Philippe Lambinet,是第一个跟我们提出英特尔打算在汽车市场上寻求与Mobileye形成“类Wintel”寡占地位的人,就像是在PC产业与微软(Microsoft)一起做过的那样。

Lambinet在听到英特尔收购Mobileye的消息宣布之后,又问了我们一次:“汽车产业客户们会对被‘Wintel化’感到恐惧吗?在PC产业,Wintel囊括了几乎所有的价值,这会是汽车产业将面临的风险吗?”

这些问题现在都没有答案,但有一件我们都该担心的事情,是英特尔若成为自动驾驶技术“一站式供应商”,将会导致市场缺乏竞争;IHS Markit的汽车电子分析师Luca De Ambroggi则认为,另一个那两家公司合并可能造成的无预期后果,是让潜在竞争对手难以进入,为整个市场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Semiconductor Advisors的分析师对于整体半导体产业甚至有更负面的想法:

因为英特尔持续讨论非半导体业务与外部领域的投资,减少对半导体领域的专注,我们认为这证实了其半导体业务无法再恢复先前的成长与获利表现;英特尔已经降低了资本支出水平,放慢了技术转移速度以及裁减相关人员──所有这些举动都是为了要在成长趋缓的业务中硬榨出利润。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编译:Judith Che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