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满科技(Marvell)最近新任的首席技术官Neil Kim正是该公司亟需的人才——他在今年四月加入后,预计将为Marvell带来正面、积极的改革契机,有机会让该公司彻底改头换面。在加入Marvell以前,Neil Kim曾经是博通(Broadcom)的核心工程团队主管。他在日前与《EE Times》的访谈中,分享了接掌首席技术官一职的心得。

Marvell正历经一场前所未有的冒险行动,而且仍在持续进展中。大约在一年前,由于公司的营业额严重下滑并面临因财务问题而被调查的危机,Marvell的创办人(也是夫妻檔)——首席执行官Sehat Sutardja与总裁戴伟丽(Weili Dai)双双辞职下台。Marvell在2015年的营收与获利分别约为36亿美元与4.35亿美元,去年的营收下跌到26亿美元,亏损达8.11亿美元。

当时,Marvell已经撤换高阶管理层与整个董事会了。去年五月,由Novellus Systems前首席执行官Rick Hill接任Marvell董事长。去年六月,Maxim Integrated的高阶主管Matthew Murphy接替首席执行官的工作。不到一年间,Murphy底下雇用了六位高阶主管,其中包含从竞争对手博通找来的三位主管,Kim就是最近就任的第三位高阶主管。 20170615_Marvell_NT31P1 Neil Kim,Marvell首席技术官

营业额严重下滑的情况到去年有了显著改善。根据去年会计年度结算,营收与获利分别达到了23亿美元和2,100万美元。公司总员工人数为4,600位,较2014年的7,300人减少了40%。据目前的管理阶层预估,2017年10月以前还会再精简900人,这代表将会取消一些产品开发项目,并出售几条产品线。

Murphy的目标是在今年10月以前完成组织重整。即使重整后,该公司仍将面临许多策略的挑战与调整。

当Marvell专注于重整时,整个半导体产业也面临着关键的整并期。Marvell在嵌入式处理器、以太网络与Wi-Fi无线网络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们正持续增强自己的实力,以因应市场成长减缓的趋势。例如,博通与安华高(Avago)整并、高通(Qualcomm)收购恩智浦(NXP),芯片产业面临新一阶段的整并,并扩大经济规模。

Marvell目前有一半的事业可说是“夕阳产业”,像是硬盘控制器,这一市场需求高度仰赖几家大客户。

除了Western Digital (WD),Marvell的第二大客户是东芝(Toshiba)的电子事业部,目前该部门也即将被出售。第三大客户WinTech则是规模较小的内存模块制造商。

该公司前首席执行官Sutardja本身是工程师出身,花费许多心力在项目开发上,曾经在ISSCC 2015的专题演讲中提到芯片互连技术,例如他开发的MoChi项目。

Kim在过去15年的职业生涯中,负责建立与管理博通的核心工程团队,擅长芯片的设计与再利用,博通在不断并购成长的过程中,也相当仰赖他这方面的能力。

Kim去年在博通被并购前退休,安华高收购博通之举是当时最大的并购案之一。以下是我们在Marvell位于硅谷的总部与Kim的对话。

与Marvell首席技术官Neil Kim的访谈

请谈谈当初为什么决定进入Marvell?

我从博通退休后,并没有打算真的开始找工作。但在博通时认识了当时Marvell董事会成员Robert Switz,他有一天打电话问我能否与Murphy见面,我认为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因此就答应了。

我知道Marvell当时正在进行重整,Murphy也提到他的重整计划,进度已经走了一大半。我很欣赏他的做法与行事风格。

这是一场重大变革。所有的高层都是新血,而且充满热忱。我知道组织重整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但他们陆续完成了一些目标,并摆脱高度竞争但利润低的产品线。Marvell还退出了电视与手机市场等消费性电子产品领域;当博通退出手机市场时,我曾经参与了整个过程,因而有着这方面的经验。

Marvell现在希望专注于云端运算与基础建设,以及能带来高利润与市场成长的产品线,目标是高于整体半导体市场的平均成长率。

我觉得与Murphy一拍即合。加入Marvel还有几个原因:以前一直将Marvell视为竞争对手,也相当尊重其研发工程团队。加上重整以后,我感觉Marvell在未来具有成长性与获利能力,产品线也能满足目前的市场需求。

您曾经在WD担任工程主管,当时它是Marvell的客户吗?

WD在当时并非直接客户,我们设计自家硬盘的芯片,虽然负责读取信道芯片,但并非为了增加产品功能,而是要降低成本。我曾经在1995年与Sehat与Pantas两兄弟见面,那时他们刚成立Marvell这间公司。我当时还不相信他们能设计出硬盘芯片。但在我离开WD到博通工作时,WD随即与Marvell合作开发读取信道芯片。

能否谈谈您的经验,像是在博通时处理被并购公司的设计与再利用状况?

我看到很多公司不为人知的作法——从小处着手但极其重要。我负责数字IP共享和开发。有时候,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但看到别人如何共享IP,才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透过彼此学习能随时提高效率。

除了少数的情况,我们与被收购的许多公司都合作得很好。集中式(Centralized)工程的规模相当大,展现良好的成长动能,也没有太多合作不良的状况 。

当博通被安华高并购时,是否曾有过其他考虑?

在我离职后,曾与以前的同事有过几次午餐会面。

您在博通学到哪些值得带进Marvell的经验?

我鼓励跨事业群的互相协调与合作,每家公司在这方面其实都可以做得更好。Marvell有很强的创新文化与执行力,我希望透过持续培训进一步提升这些优点,在新的项目中加强其执行力并简化流程。

有人跟我说Marvell在首次试产芯片[WL6]过程中碰到问题,如Bobca?

我必须先了解当时的整个过程。我认为我们执行的状况很好,但还没有机会研究以前的流程。当时他们告诉我IP检查、水印与档案库都没有问题。虽然供货商曾反应一些状况,但消费端尚无任何表示。

我目前已经与几家机构一起参与了一些设计检讨会议与圆桌论坛,我们的工程师能力令我惊艳,表达简洁扼要且集中重点,圆桌论坛的气氛也很友善。

从硬盘到云端设计

Marvell的研发经费这几年来都高达10亿美元左右。您上任后是否调整新的目标?

半导体公司以往通常会在系统SoC方面投入营收的25%~30%做为研发支出,如今的投资比重大约是15%~20%;整体趋势大约是15%,但高阶产品方面约投入20%左右。

很多模拟公司的投资还不到10%,而且多半着重在获利率上。模拟产品通常较SoC更为成熟。

如何让硬盘事业部实现差异化?

在储存方面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硬盘市场的成长持平,而且将逐渐微幅下跌。但我们将在云端储存应用市场上取得成长,并进入更高阶的硬盘市场。此外,投入ASIC与商用芯片市场也是不错的机会。

随着许多校园网络升级到10G以太网络(Ethernet),网络市场也是另一个成长的领域。我已经预见我们正朝着非常不错的方向进展。

此外,作为企业无线接取点(AP)芯片市场的领导厂商之一,我们也看好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汽车应用市场。

汽车市场方面,您会专注于发展以太网络芯片?

是的。

Marvell很早就投入ARM服务器的研发。现在还会继续下去吗?

我们目前有许多ARM核心为架构的处理器,但并不打算继续经营服务器市场。

您认为Sutardja所倡议的互连技术MpChi未来如何发展?

这是一个很棒的概念、开发模块化途径和封包接口,以便加速上市时间和提供灵活性,如此一来则可节省成本和时间,也可以使一些应用程序更有效地执行。这是十分理想的设计,可以用来处理多个芯片或IP。

总结来说,您觉得首席技术官的这个工作如何?

身为Marvel的首席技术官,在工程部门应该扮演推动者的角色,我会试着了解工程人员的专长及其顾虑,并协助他们进步与提升;我还计划带领他们一起成长,我也很乐意学习新事物。

提升团队士气以及雇用最优秀的人才,正是我的任务之一。Marvell仍提供了一个令人振奋的工作职场,我们将在储存与通讯领域同步成长,让业绩表现出色且获利可观,我认为有机会在此与公司一起成长,共同推动良好的创新文化。

从南加州搬到硅谷,您的感觉如何?

我告诉我们的人事副总,原本以为这里是割喉战场,但事实并非如此,这里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人们都很亲切友善。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