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ic-foudry-1

国外媒体日前发表分析文章称,早在25年之前,美国科技公司就已承诺在产品制造过程中终止使用导致员工流产和新生儿缺陷的化学物质。虽然美国科技公司把制造业务外包给了亚洲供应商,但是在此后的25年中,他们并没有确保亚洲供应商的员工也得到相同的保护。以下为文章全文:

流行病学的结果往往是模棱两可的,而且金钱可以蒙蔽科学(见:烟草公司与癌症研究者)。明显的病例是罕见的。不过在1984年的一天,这种情况出现在了马萨诸塞大学艾摩斯特分校新任流行病学副教授哈里斯-派斯泰茨(Harris Pastides)的办公室。

一位通过学校介绍担任Digital Equipment公司健康和安全官的研究生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Stewart)向派斯泰茨说,在公司位于马萨诸塞哈得森半导体工厂的周围,孕妇的流产率极高。女性尤其是育龄女性,当时占据了美国科技产业生产岗位的68%。而且斯图尔特还掌握一些局外人不了解的情况:制造计算机芯片涉及到数百种化学制品。虽然在生产线上工作的女性都在所谓的洁净室工作,而且身着保护服,但这只是对芯片的保护,而不是对员工的保护。这些女性员工被暴露在化学物质中,在某些情况会更是会直接接触到包括生殖毒素、诱变剂和致癌物质的化学物质。生殖危害是职业健康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因为员工未出生的孩子可能会患有缺陷或儿童疾病,而且生育问题也是员工患上其它疾病,特别是癌症的的先兆。在员工得知患病之前,他们根本无法知晓这些情况。

在Digital Equipment同意支付研究经费后,身为疾病群聚专家的派斯泰茨开始对此着手进行研究。在1986年年底完成数据采集工作后,结果令人震惊:该工厂女性员工的流产率是预期数值的两倍。当年11月,这家公司向员工和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披露了调查结果,然后又把它公布于众。虽然派斯泰茨和他的同事被一些人誉为英雄,但他们在半导体产业却遭受了非议。

代表着IBM、英特尔和十多家美国大型科技公司的半导体产业协会,为此成立了专门工作组;这协会的专家们也紧急飞往温莎洛克斯,在巴拉德利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与派斯泰茨本人进行会谈。“那一天正好是1987年1月的‘超级碗周日’。我能够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是因为它就像是审判日一般,”派斯泰茨回忆说,“当时会议的气氛充满了敌意。”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内部记录显示,在这次会谈后不久,该专门工作组就得出了结论:派斯泰茨的学术报告存有“重要缺陷”。

不过迫于公众压力,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会员企业同意出资对此问题继续进行调研。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科学家设计出历史上最大的工人健康研究之一,涉及到半导体产业协会的14家会员企业,42座工厂以及5万名员工。IBM并未参加这项研究,而是选择聘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对自己的工厂进行调研。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团队负责人阿道夫-科瑞亚(Adolfo Correa)回忆说,IBM当时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是因为这家公司的高管声称IBM的工厂要比其它公司的工厂更加安全。

在流行病学上,后续研究通常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这个原因研究结果会常常互相抵触。但是到了1992年12月,发生了一些罕见的事。上述三项均由半导体产业付费的研究都显示出类似的结果:身处化学制品环境中的女性,她们的流产率要比普通女性的流产率高出一倍。这一次半导体产业做出了迅速反应。半导体产业协会列举出了一系列芯片制造过程中广泛使用的有毒化学物质,并要求成员企业加速淘汰使用这些化学物质。IBM的反应更加积极:这家公司承诺1995年年底之前在全球芯片制造业务中淘汰这些化学物质。

派斯泰茨感觉自己得到了平反。除此之外,与其他人一样,他认为整个事件是公共卫生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尽管半导体产业仍对此表示怀疑,但三份科学研究改变了一代又一代女性的命运。“这几乎就是公共卫生史上的神话,”派斯泰茨说。

但20年之后,故事的结尾却看上去像是一个不同版本的故事。随着半导体制造流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该行业承诺的修补程序似乎并没有进行同样的旅程,至少不是完全如此。彭博商业周刊获得的机密数据显示,至2015年仍有数以千计的妇女和她们未出生的孩子,可能需要面对同样有毒的物质。直至今天,她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仍面对着这些有毒物质。其它证据表明,同样的生殖健康影响也持续了几十年。

因为保密的缘故,风险可能会进一步恶化,而且半导体产业可能仍在使用尚未被发现的其它有毒物质。这是几代女性为制造处于全球经济核心地位的设备所付出的代价。

2010年,韩国医生Kim Myoung-hee离开她在一所药品学校的助理教授岗位,前往首都首尔负责领导一个小型研究机构。Kim Myoung-hee也是一位流行病学专家,对她而言,这同样也是一个机会,让她能够有更多的时间从事公共健康研究。5年前,当她还在哈佛大学担任博士后研究员时,她就已经涉足该领域的研究。

在她履新之后,韩国微电子产业的一系列癌症病例引起了她的兴趣,这其中就包括一起已引发公众关注的特殊事件:两位在三星电子同一工作站肩并肩工作的年轻女性,使用相同的化学药品来治疗相同的白血病。在韩国人当中,患白血病的几率只有十万分之三,但这两位年轻人却在确诊后8个月病逝。很明显,她们的疾病与接触致癌物质有关。激进分子随后又披露了更多三星电子和其它微电子公司的员工患癌症病例。但是产业高管却否认它们之间有任何联系。

Kim Myoung-hee随后开始对全球半导体工人的职业健康研究进行汇编和分析。虽然半导体产业对韩国经济非常重要,但像Kim Myoung-hee这样的研究工作却引不起任何人的关注。到2010年年底,Kim Myoung-hee已经发现了40位患有白血病的病例,他们均表示在工作中接触过有毒物质。“我不知道这是化学产业,还是电子产业,”Kim Myoung-hee说。

物理学推动了微芯片的设计,但它们的制造却主要同化学相关。从本质上讲,芯片制造就是把化学物质和光通过照相电路印制在硅晶片上。英特尔创始人、现代芯片制造的标志性人物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就是一位化学家。他曾与物理学家杰-拉斯特(Jay Last)在印制程序上有着紧密的合作。“我们确实在工作制造中使用到大量令人讨厌的化学制剂,”拉斯特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当时人们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我们把东西倒进了城市下水道系统。”

摩尔本人多年后曾回忆说,当工人们挖出英特尔下面的管道时,他们发现“底部几乎已经完全空了。到那个时候,我们才真正意识到要认真对待此事。”最终,当局可能会在硅谷中心地带圣克拉拉设置比其它地方更多的有毒废物堆场。

正如Kim Myoung-hee在科学调研中掌握的那样,芯片印制过程中使用到一款名为“光致抗蚀剂”的重要化学鸡尾酒。它是一种光敏化合物,让电路板能够成像印制到芯片上。摩尔和拉斯特过去在接受采访时曾暗示,在上世纪60年代,他们使用的化学用品的危害性并不为人所知。但是早在上世纪30年代,学术界就已开始对“光致抗蚀剂”危害性进行研究。有毒成分被称为乙二醇醚(EGEs),作为剥离混合物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主要在芯片印制过程中用于清洗芯片。

无论是在Kim Myoung-hee的调查中,还是早年派斯泰茨在Digital Equipment进行研究,亦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与IBM进行的研究,都提到了相同的化学物质。IBM的研究发现,在带有乙二醇醚环境中工作的妇女,流产率是普通女性的三倍。独立的研究结果显示,就如同水能渗透滤网一样,乙二醇醚能够轻松的渗透橡胶手套,皮肤吸收是最危险的路劲,导致其超出安全水平的500倍至800倍。这些危险是如此明显,以至于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在1993正式提出了暴露的定量标准。

所以那一刻起,从理论上讲,企业必须禁止使用乙二醇醚。

不过Kim Myoung-hee的研究让她把此类研究向前推进了一步。此前的生殖健康研究把微电子生产与

男性工人的致命先天性缺陷、女性员工的儿童期癌症、不育和月经周期延长联系在一起。Kim Myoung-hee几乎阅读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所有学术研究后发现,所有的研究都提到了相同的问题:全球半导体产业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已经淘汰乙二醇醚,这也标志着生殖健康顾虑的终结。这些声明似乎是合情合理的。不仅是IBM和其它公司公开宣布将终止使用乙二醇醚,而且依据国际标准将此类化学品列为1类生殖毒素。欧洲监管者也把乙二醇醚列为科学上已知的剧毒化学品,把它们列为高度关注的物质。

但仍有一些问题让Kim Myoung-hee惴惴不安。在韩国芯片工厂工作的年轻女性向Kim Myoung-hee的同事们表示,她们的经期经常被退后几个月,甚至是一年的时间,这种情况完全不正常。一些人把她们生殖系统出现的这种潜在不祥变化当做是福音,而不是警告,因为没有经期会轻松许多。与美国当年的情况类似,韩国微电子产业的就业岗位主要被女性占据。在目前就业的超过12万女性员工中,绝大多数处于育龄年龄。这些员工通常刚从高中毕业。鉴于此,Kim Myoung-hee和同事决定需要进行新的生殖健康调查。不过他们也遇到了派斯泰茨和其他美国研究人员不曾遇到的挑战:缺少产业合作。

2013年,他们说服一名国会议员向他们开放国家健康保险数据。他们通过病人报销记录获得了2012年之前5年在韩国三大微电子公司--三星、SK海力士和LG--工作的育龄女性员工的医疗记录。在他们的研究中,来自三星和SK海力士的女性员工占到了绝大多数,因为这两家公司长期以来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之一。这些数据每年包括了约3.8万女性员工的就诊记录。在这些数据中,研究人员主要查找对不孕不育寻医问症的记录。

就如同在近30年前派斯泰茨发现的数据一样,调查结果同样令Kim Myoung-hee感到触目惊心。她发现在三星、SK海力士等公司芯片工厂工作的女性员工的流产率,竟然与当年美国芯片工厂女性员工的流产率相当。Kim Myoung-hee的数据还相对是保守的,因为许多女性不会因为不孕不育前往医院就诊,而且在研究中织造工人无法与办公室员工分开。“这并不是我所期望的结果,”Kim Myoung-hee说。

Kim Myoung-hee和同事在发布的研究报告中重申:乙二醇醚早已被芯片制造业淘汰。不过他们在结论中为自己设置了保护,称他们也无法确信。他们还注意到了工厂中的其它一系列生殖毒素和环境危害,包括电离辐射等。这份研究报告的最后指出,“考虑到我们的数据来源于韩国最大的三家公司,可以合理的推测在韩国中小企业以及发展中国家从事同等工作的女性会被暴露在类似的危险之中。”

上世纪90年代在美国出现抗议之后,化学公司已表示,它们会调整向全球芯片制造商提供的光致抗蚀剂和其它化学产品的配方。不过《彭博商业周刊》获取的测试数据显示,化学公司并未立即对此进行调整,有些情况下没有完全进行调整。

2009年的一天,韩国科学家对一家三星工厂和一家SK海力士工厂使用的光致抗蚀剂进行了总计10次随机抽查。因为当时他们关注的是白血病,因此被用于测试的光致抗蚀剂毒素只与白血病相关。其中的一种毒素是苯,它被认为是让三星员工患有罕见白血病的主要化学制剂;另一个则是乙二醇醚中最有毒性的乙二醇甲醚(2-Methoxyethanol)。当时的测试结果显示,在10个抽样品当中,有6个含有乙二醇甲醚。在含量最高的两个样品当中,一个来自三星,一个来自SK海力士。

韩国科学家当时并未记录制造和销售这些测试产品的化学公司名称,但是他们记录下来了产品编号。当这些产品编号与专利数据进行匹配,就会发现这两个乙二醇甲醚含量最高的光致抗蚀剂样品,均来自于同一家工厂,总部位于日本东京的信越化学(the Shin-Etsu Chemical Co.)。

信越化学在当年的年报中表示,该公司是“全球领先的光致抗蚀剂制造商”,占据全球市场约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这也就意味着信越化学生产的含有乙二醇甲醚会遍及亚洲的半导体制造工厂。根据信越化学向东京证券交易所提供的文件显示,总部设立在台北的崇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是信越化学在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的独家产品经销商,光致抗蚀剂是其最大的收入来源,一位负责崇越科技光致抗蚀剂销售的高管证实,信越化学两种含有最高浓度乙二醇甲醚的特定产品一直被销往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多年时间。

信越化学发言人Tetsuya Koishikawa最初曾拒绝探讨产品中带有的化学成分,或者是产品与客户工厂员工生殖健康有关的问题。该发言人随后又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信越化学在光致抗蚀剂中从未使用乙二醇甲醚。

2015年,韩国科学家又进一步进行了调查,对7家半导体制造商随机抽取了样本。这一次,来自三星和SK海力士的样本的乙二醇甲醚均呈阴性,但从一家较小的公司抽取的样本呈阳性。

SK海力士对此报道未予置评。三星则表示,该公司到2011年时已在芯片制造中完全取消了乙二醇醚的使用。三星发言人本-苏(Ben Suh)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随着供应商开始更改化学混合物成分,这家公司相信已在更早的时间终止使用乙二醇醚。该发言人还称,三星也知道2009年的测试结果表明工厂中仍存在乙二醇甲醚,但这个测试并未得到三星的内部证实。

该公司还表示,“三星电子对怀孕和生育权利实行严格的工作场所政策,公司对怀孕的女性提供了特别护理政策。怀孕女员工在公司被禁使用化学物品,不可轮班或加班。”

令人烦恼的是,乙二醇甲醚2015年出现在了一家规模较小的芯片制造商。近年来,随着许多大型半导体制造商在芯片制造中采用自动化提高产量和收入。虽然没有消除,但这已减少了这些工厂员工身体接触此类化学物质的可能性。但在那些设备陈旧、非自动化的工厂,此类问题并没有被完全杜绝。这些位于亚洲工厂的数以千计的女性员工仍被暴露在乙二醇醚的面前。

这种风险可能会持续到海外,早在20多年前约翰霍普金斯与IBM的研究人员就已指出了这一点。他们知道乙二醇醚便宜、有效、充裕、危险性较小,该产品的替代品更昂贵。他们在当年发布的报告中指出,更高的安全成本可能意味着乙二醇醚给人体带来的危害将会延续到海外。

当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团队负责人科瑞亚称,在1995年IBM高管收到的报告中,就带有这些警告。当年,IBM已终止在芯片工厂使用含有乙二醇醚的化学产品。也正是在当年,IBM高管与两家存储芯片供应商就供货问题进行了商讨,这两家公司正是三星和SK海力士。

虽然IBM当时对这些交易保持沉默,但三星和SK海力士的高管却在韩语媒体上披露了此事。IBM当时是三星和SK海力士两家韩国芯片制造商的大客户之一,这两家公司与多家美国科技公司签订了价值约1650亿美元供货协议。“因为合同中的保密条款,这笔交易的具体规模和公司的名字不能透露,”当年负责SK海力士美国销售业务的Kim Young-hwan在1996年3月1日版的“Kyunghyang Shinmun”报纸中表示。Kim Young-hwan当时还表示,SK海力士将成为“IBM的最大半导体供应商,在未来5年内将向IBM提供20%的产品需求。”三星与IBM签订的供货协议同样为5年。

在IBM开始购买韩国的存储芯片之后,这家公司开始终止旗下芯片制造工厂的生产,这其中就包括约翰霍普金斯的研究人员曾经调查过的一家工厂。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其它成员公司也效仿IBM,与韩国供应商签订了类似的协议,这其中就包括了摩托罗拉、德州仪器和惠普。英特尔从1996年开始从三星购买内存芯片,并把它植入到了当年统治全球处理器市场的奔腾芯片组当中。如果韩国继续使用含有乙二醇醚的产品,这事实上就是把美国工人的危险转嫁给了海外女性。

三星发言人以客户机密为由,拒绝评论IBM或其它美国公司,是否在美国流产报告之后,在与三星签订协议时要求保护制造芯片的韩国女性的健康和安全。截至目前,IBM方面对此报道未予置评。

三星和SK海力士联合统治了全球存储芯片制造20年时间。2015年,上述两家公司占据了全球存储芯片市场74%以上的份额。它们的芯片目前无处不在,iPhone、Android手机、笔记本电脑、电视机和视频游戏机中均由它们产品的身影。可以合理的假设,工业化世界的近乎每一位消费者都购买了含有三星和SK海力士存储芯片的产品。

对健康的影响可能会向海外迁移并持续存在,但美国的出生缺陷诉讼中一直在悄无声息地上演。这些诉讼中的一些目前仍在审理中。根据法庭记录显示,从1997年开始,包括IBM在内的超过20多家科技公司和化学公司被指控在全美至少66个不同的民事诉讼中。在这些诉讼中,有些与癌症相关,但原告中包括至少136名患有先天缺陷的儿童。

这些诉讼的主导力量是纽约州一名名叫史蒂芬·菲利普斯(Steven Phillips)的律师。目前,菲利普斯代理的出生缺陷案件都在审理中,且许多都以秘密条件解决,这其中就包括了对IBM的质控。根据特拉华州地方法院的庭审记录,该法院在2015年7月曾了结了一宗与芯片制造商ON Semiconductor相关的出生缺陷案。原告与被告最终达成和解,ON Semiconductor则否认存有责任。截至目前,菲利普斯本人对此报道未予置评。

菲利普斯的曼哈顿律师事务所在官网中声称,该律师事务所代表数十位身患癌症、儿童出生缺陷的客户,与《财富》500强中的制造商和化学供应商打官司,累计为客户赢得了9位数的保密协议。这家公司的官网并没有提到半导体制造商。

流行病学家Kim Myoung-hee表示,因为这些案件都在私下和解,导致外界长期以来几乎没有讨论过芯片制造过程中的风险问题。“这不会被发表在学术期刊当中,只是一些企业和受害者在私下里达成了和解。”

即便是到了今天,芯片制造商有时也不知道它们会把什么东西带给制造工厂和员工。这也是为何SK海力士在2015年聘请了一只大学科学家组成的团队,对两家工厂的有毒风险进行评估的原因。

他们调查结果的一部分已在韩国公布于众,但是许多发现仍然属于机密。《彭博商业周刊》获取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韩国芯片工厂使用了大约430种不同的化学产品。这其中包括超过130种被认为是相当危险,接触到它们的员工必须经过专门健康检查的化学产品。这些化学物质被称为CMR剂,也就是诱变剂、致癌物质、生殖毒素的简写。除苯和乙二醇醚之外,它们还包括砷、氢氟酸和三氯乙烯。

制造和销售这些化学制剂的企业没有向芯片制造商披露它们的配方。SK海力士委托科学家完成的调研显示,在157个独特的化学成分当中,化学工厂会以“商业机密”为由,不会向它提供至少2种以上的化学物质,总数达到了363种。即便是芯片工厂拥有着自己的健康与安全经理,他们也不知道化学物质的成分是什么,特别是光致抗蚀剂的成分。这也让芯片制造商很难监控员工是否受到化学物品的侵袭。随着芯片技术逐步改进,配方也会定期的发生变化。

科学家表示,因为光致抗蚀剂中存有生殖毒素和致癌物质,半导体制造商需要自己定期做随机试验,以防员工被化学制剂侵袭。他们还得出结论,需要迫切建立一个自上而下的全面化学监测系统,SK海力士表示自身已做到位。韩国在2015通过的《商业秘密法》修订版,将迫使化工企业披露更多信息,但尚未得到充分执行。

根据美国市场调研公司Frost & Sullivan在2016年2月发布的报告,全球向芯片制造商销售化学制剂的产值每年达到200亿美元。根据美国顾问公司SRI Consulting提供的数据,2010年至2011年全球有10个国家的至少24家化工企业制造纯乙二醇醚。这其中就包括了美国企业陶氏化学、Monument Chemical,以及德国的BASF、瑞士的Clariant,以及中石化子公司中国石化天津石油公司(Sinopec Tianjin)。

这些还只是主流企业。如果前往阿里巴巴网站,就会发现有5家公司在专门销售在电子产业中使用的乙二醇醚。一家经销商称,“优价销售电子级2-乙氧基乙”。另一家则表示,“高质量!来自中国的最优价格。工厂热销,快速发货!”

在韩国,接触有毒物质对半导体工人健康影响的运动在过去十年中慢慢积累了政治、社会和文化的引力。在这段时间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里,三星经常与死去或生病的工人家属展开激烈而公开的战斗。这家公司付费聘请了韩国顶级律师,与工人的索赔主张进行争斗--三星的这种做法显得非常高调,因为索赔来自于政府保险金,而非是由这家公司来支付。为了让受害员工家属撤销诉讼或是保持沉默,三星高管还经常秘密向受害员工提供补偿金。到了2014年,因为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以及反映这场斗争的电影“Another Promise”的上映,形势发生了变化。韩国政府完全拒绝了赔偿要求,法院在少数案件中也开始支持工人。最后,三星对其对待员工家属的方式公开进行了道歉。

尽管三星和SK海力士仍在否认有着任何因果联系,但是从去年开始,上述两家公司已秘密对现有或过去患病或病逝的员工家属进行补偿。三星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还引入了一个外部委员会来建议健康和安全的变化。该发言人称,公司在这些问题上的总体立场在短短几年内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一直在努力帮助那些曾经经历过艰难和心痛的前半导体员工和他们的家人。”

即便如此,三星和SK海力士在支付生殖健康影响方面做法并不一致。他们只为那些还在公司工作的女性支付不孕或流产费用。(两个公司的现任和前任雇员都有资格获得报酬,如果他们的孩子出生缺陷或患有儿童癌症和类似疾病。)SK海力士在2016年曾表示,流产占所有批准病例的最大份额,大约40%。

Kim Myoung-hee表示,很难预测韩国究竟有多少女性曾接触过乙二醇醚,多少人有面临着生殖健康危险。微电子工厂的员工更换率很高,甚至对韩国半导体产业的12万就业女性中也不包括大量的临时工和分包商。SK海力士的科学家们发现,许多生产工人执行多个任务,增加了弄清谁接触过有毒化学物质的挑战。女性对中国台湾、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半导体产业也至关重要,这些国家都严重依赖外国移徙工人。

在对Digital Equipment调查30年之后,派斯泰茨又取得了一系列的学术成就。如今,他已是南加州大学的校长。但是回忆当年“超级碗周末”的审讯和面对来自全球顶级科技公司的压力,仍让他有时会感到焦虑。这个争议持续了多年时间。“对我而言这是前所未有的,我未曾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坦率地说,有时我很难应付它。”

网友热议:

@爱不留:某人肺癌挂掉了,于是有禁烟人士出来大肆宣扬吸烟导致肺癌。可问题是,吸烟必然导致肺癌吗?除了芯片,还有什么东西没有在中国或者亚洲代工的?这是贸易发展的趋势,是全球化的一部份。除非你的国家像中东那些躺在石油上的国家一样,否则就必然经历发展的阵痛。

@、:这种事情听起来很残酷,不过真正的原因不是西方国家的贪婪,而是发展中国家的贫困,在健康和生存面前,其实很多人根本没得选,之所以现在问题曝光了,是因为中国已经从考虑生存迈进思考生活了。对于刚刚起步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安全设施是什么,能吃吗?好吃吗?

@思题:篇文章改几个字可以用到任何领域,比如美国人为什么不种地,因为种地撒农药导致农民妇女流产率升高,美国人为什么不造汽车,因为汽车喷漆造成工人妇女流产率升高,美国人为什么不搞科研,因为实验室的化学药物导致科研妇女流产率升高,美国人为什么不做金融,因为金融压力巨大导致金融妇女流产率升高。你就说现代哪个工作没点健康风险吧。

@石室 _ 佛龛:其实现在半导体主要伤害在HDMS(六甲基二硅胺烷)的使用,严重影响生殖系统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