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泰克(Tektronix)科技在公司成立70周年之际,推出了全新的品牌徽标,并宣布“从一家以产品为中心的硬件公司转变为一家以应用为重点的科技公司”。但知易行难,如何把口号转变为具体的行动?在智能互联的大时代背景下,如何继续保持前行与创新的动力?泰克科技总裁Pat Byrne日前就上述话题,在泰克创新论坛(TIF 2017)上接受了《电子工程专辑》的独家专访。 泰克科技总裁Pat Byrne 泰克科技总裁Pat Byrne

电子工程专辑:泰克将这次创新论坛的主题定为“Measuring the 6th Wave”,那么在您看来,第6波科技革命中包含了哪些创新的技术?与前5次科技革命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Pat Byrne:第六波科技革命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智能性和互联互通性。2020年,全球将会有500亿台设备实现互联互通,其复杂性相当于之前的10倍甚至更多。当所有这些相互联系的东西开始感知、思考和行动时,它创造出一个被称为“智能”的全新经济/市场,也就是刚才所说的“第六波科技革命”。

以无人值守巡逻电动汽车为例,汽车中有许多传感器用来感测速度、方向、轮胎压力、温度、湿度、阳光强度等,确保运行与操作顺畅。作为警察巡逻,它还安装了监控摄像机,不仅可以记录,而且可以将所有这些多媒体实时传输回中央运营中心。所有这些传感器能够通过人工智能思考和学习,并自主或指导人类采取行动,包括自主驾驶、自动定位充电站,以及自主寻求附近警察的现场协助等等,并实时保持人机间的互动。

在这个案例中,所有这些“智能”创新和智慧都是以“零排放,零事故和零犯罪”为目标的“创新到零”。想象一下,如果你需要设计这样一个无人驾驶的电动汽车,你需要知道多少领域的知识?所有这些创新驱动着智能互联带给我们的无限机会。但是,随着技术从一个领域跨越到另一个领域,比如汽车设计师要了解智能能源、无线网络等,未来科技创新使每个人越来越多的面临未知的、不熟悉的领域。

电子工程专辑:当人们在谈论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互联这些最热门话题的时候,总是会首先想起苹果、谷歌、Amazon、阿里巴巴这样类型的企业,一家测试测量企业似乎离这些话题有些远。您对此是怎么看的?泰克在这一波浪潮中将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Pat Byrne:Amazon、Google在这个浪潮中被更多人提起,是因为它们更偏向于消费者。但是对泰克这样的测试测量公司来说,最主要的使命就是如何确保这个互联互通世界的可靠性,以及怎样通过我们的产品与方案去帮助客户尽早实现产品面世,因为客户需要在质量与上市时间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

泰克现在正从一家以产品为中心的硬件公司转变为一家以应用为重点的科技公司,我们将把更多的重点放在满足客户需求的创新应用和解决方案上。在今年的TIF 2017上,我们展示了最新的5系混合信号示波器、BSX系列BERTScope误码率测试仪、AWG5200任意波形发生器等一系列创新的产品,核心目的就在于能够在互联网+ 2.0时代、人工智能、智能互联时代,帮助用户驾驭海量数据,实现人工智能从感知到行动的发展。

电子工程专辑:一旦测试测量厂商进入这个角色,他可能会发现自己其实还是面临不少挑战的。从您的角度来看,智能互联时代带给泰克的挑战究竟有哪些?

Pat Byrne:我认为应该来自以下四个方面:一是“数据中心”越来越接近用户(决策)端。服务器、存储、网络互联、计算甚至是无线电都面临着日益增长的带宽和测试需求;第二点是半导体、新材料为核心的技术创新给测试测量所带来的挑战。随着封装技术的升级(例如3D封装),集成电路设计的复杂度越来越大,针对低功耗、低电压、新型逻辑及存储器件的先进材料也都有了新的研究需求;第三点是IoT设备的技术汇聚所带来的挑战。一个IoT设备中可能继承了传感器、射频、电池、电源管理等,这种日益增长的集成设计复杂度,再加上日趋紧迫的上市时间,要求测试测量厂商提供一站式的测试方案;第四点就是无处不在的功耗需求。从材料到最终产品乃至最终系统,功耗的要求始终贯穿其中。如何最大化设备续航,这是整个产业链上从始至终都需要测试测量厂商参与的问题。

电子工程专辑:现在是一个“数据洪流”的时代,很多科技企业都纷纷转型,开始将“数据”变为公司的核心业务,并希望由此带来新的商业价值。作为生来就与数据有着密不可分关系的泰克,如何牢牢把握住这一新的变化?或者说,是否不再满足于“数据获取者”这一单一角色?

Pat Byrne:非常同意您的说法。二十几年前,示波器只能对几千个数据进行存储分析,而现在示波器所处理的数据量已经达到了指数级的增长。作为一家测试测量厂商,我们不但要把结果呈现给用户,更要把最终的数据分析和对行业的洞察传递给他们。

事实上,用户的测量场景也正在发生着变化。以前他们只是将示波器作为一台独立仪器使用,通过三四个小时的调试得到想要的数据。但现在用户更多的是将数据输出到分析环境中,实现对整个系统测试的验证,而不再只是简单地做一些单纯的场景应用。下一步,我们将进入人工智能的时代,更多的判断将由机器通过对数据和模型的学习加以完成。因此,提供怎样的数据供设备进行机器学习非常关键,我相信对数据的支持将会成为测试测量公司一个非常重要的利润增长点。

电子工程专辑:随着科技越来越先进,测试测量方案也正变得也来越复杂,客户似乎都更倾向于“用最简单、最智能的方法,实现最复杂的测量。”泰克在这些方面有哪些创新性的产品与方案?

Pat Byrne:最新推出的5系列混合信号示波器(MSO)就是个很好的例证。我们在其中融入了大量创新技术,比如业内第一个FlexChannel技术,可以实现4、6或8条模拟通道及最多64条数字通道;集成了协议分析和信号发生器,以及真正12位硬件模数转换器;大型高清电容触控显示器和高度直观的直接用户访问界面,为复杂的嵌入式系统提供了极高的灵活性和可视性。

除此之外,泰克最新的BERTScope误码率测试仪也很具代表性。它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测试套件,通过提供现成的测试模板,能够帮助用户解决高速互联测试中95%以上的问题;还有吉时利4200A参数分析仪,可以很好的帮助客户在封装检测中进行芯片参数分析,而不需要在产品本身上花费更多精力。所以您说的完全正确,我们的确需要向用户提供越来越简便的一站式解决方案,以帮助他们减少测试的复杂度。

电子工程专辑:我们还清晰的记得在2016年,泰克对自身的战略做出了重大调整,宣布将从“产品中心型硬件公司转型为应用中心型技术公司”。尽管这是条漫长的道路,但我们还是想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是否发生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变化?有没有实际的案例值得分享?

Pat Byrne:关于这个转变我想提两点:第一,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发布了更多的解决方案,可以说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From Box to total solution”的转型。虽然从外观上看起来似乎变化不大,但当用户真正使用过之后就会发现,它们内置了更多的软件和套件,更方便用户去使用;第二,在这一年中我们更多的去接触客户和合作伙伴,去倾听他们对于系统的要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我们为什么会在5系列混合信号示波器中采用FlexChannel技术的原因。

因为在我们与用户的实际接触中,发现随着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调试问题正变得越来越困难,4条模拟通道对很多工程师来说根本不够用,而这正是当今大多数中档示波器上提供的模拟通道数量。为解决这个问题,工程师有时不得已会同时运行两台示波器,这不仅增加了测试时间和投入成本,还很容易发生混乱。

另外必须要提到的一点是,直到现在,示波器一直采用固定配置:用户必须提前确定有多少条模拟通道,数字通道数量为零还是某个固定数量。某些示波器可以选择在购买后增加数字通道,但即使如此,数字通道数量仍是固定的,在测试需求变化时不能更改。在许多仪器中,模拟通道和数字通道以不同的采样率采样信号,使用不同的硬件触发,存储在不同大小的内存中,因此不可能进行精确比较。但凭借FlexChannel技术,用户可以根据需要增加多个逻辑探头,实现8-64条数字通道同时采集。而这些数字信号的采样、触发和存储方式与模拟信号一样是在一块ASIC上实现,从而大大提高了精度并简化了混合信号比较的过程。

**电子工程专辑:这次TIF 2017在中国大陆依次设立了北京、上海和深圳三站,可以说是整个路演过程中最为重要的地区,这也与当前中国大力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国家战略相吻合。但另一方面,测试测量又是一个“高度稳定”的行业,泰克要想在中国市场取得更大的作为,您认为哪些应用领域会有相当大的发展潜力?公司自身还有哪些不做之处尚待改进? **

Pat Byrne:下一代数据中心、IoT设备、先进半导体技术、功率电子和汽车电子是泰克目前在中国市场最为看重的几大应用领域。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有两点希望我们能在中国做得更好:第一,就是希望能更好地和我们的系统合作伙伴合作,因为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帮助我们把解决方案传递给用户的人;第二,是强化泰克的本地研发团队,根据中国市场的实际需求研发相应的产品,改变美国设计,中国销售的传统模式。

本文为《电子工程专辑》原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链接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