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发下豪语要让法国成为一个“新创公司国度”(Startup Nation),让当地的工程师、科学研究人员以及创业者们摩拳擦掌、准备闯出一番天地。

在一个劳动法规僵化、对聘用与解雇人员有诸多限制的国家,做“正确”的选择很重要;因此法国人倾向于规避风险,能任职于法国邮政总局(La Post)或是法国燃气公司(Gaz de France,GDF)、法国电力公司(Electricite de France,EDF)等公家机构或大型公用事业单位,是很多法国人的志向。

也就是说,“新创公司”这个概念与近代(至少在20世纪)的法国社会风气是完全相反;笔者于21世纪前十年旅居巴黎时亲眼见证了法国人的食古不化,当时认为就算再过一百年他们也不会改变、甚至不想改变。

但这个国家真的已经不同,我最近几年频繁造访法国,特别是在上个星期我于新总统马克龙上任后首次前往,都让我对它改观──现在有无可争议的证据表明,法国对于“新创公司”不只是说说而已,当地的研究人员以及创业者之间已经开始出现“网络效应”。

法国研究机构CEA-Leti近日于Grenoble总部庆祝50周年,执行长Marie-Noelle Semeria邀请了数百位科技研发伙伴齐聚一堂;在同一周,马克龙则于巴黎为号称能容纳1,000家新创公司、世界规模最大的育成中心Station F揭幕(最上图),其幕后支持者包括Facebook、Microsoft与Amazon等跨国大型企业,其中Microsoft还将在该中心推动最新的AI新创公司计划。

CEA-Leti的50岁生日与Station F的成立这两件事在表面上看来没有直接联系,但传达的讯息是相同的:Semeria所代表的是一个累积半世纪经验的微电子技术领域坚实科研、工程基础,马克龙则是以Station F告诉法国人,将这个国家的科技实力发挥于大大小小各种应用的时候到了,而且现在就可以行动。

Semeria在CEA-Leti周年庆时表示,该研究机构自从成立以来,一直都将“挑战既有想法”视为信条:“我们一直关注新点子,我们也必须一直保持行动力。”马克龙则在Station F揭幕仪式上对现场创业者说:“复制成功模式的时代结束了,你们的存在证明了规则已经被打破。”

马克龙对法国人的激励显而易见,笔者在Grenoble听到的每场演讲或是技术简报,几乎都有人提到他的名字;曾任NXP与IMEC工程师、目前服务于市场研究机构Yole Development的Thibault Buisson跟我说,马克龙为法国的学生、新创公司与科技产业社群带来了信心与勇气:“就像是美国前总统欧巴马(Obama)那时候对美国人说“是的,我们可以(Yes, We Can.)”。”

而且不只是学生以及创业者,50岁的CEA-Leti也被马克龙的冒险精神感染,宣布与德国研究机构Fraunhofer Group签署合作协议,将连手推动欧洲的微电子技术创新。

笔者认为,以上的合作讯息听起来更像是法国、德国与欧洲,宣示与美国硅谷分庭抗礼──欧洲产业界已经比美国硅谷更快接受了摩尔定律(Moore’s Law)式微的现实,也迅速地确定该发展那些对欧洲来说很重要的技术。

在马克龙上任之前,法国已经吹起推动技术创新、鼓励创业的风潮,因此无论他有没有当选,法国的新创公司都已经开始萌芽;而现在身为法国总统的马克龙则是鼓励创新的最重要推手,除了公布一系列吸引海外人才与投资的措施,包括提供居留期四年的技术签证,也透露政府将设置一笔100亿欧元基金,为法国的技术创新与新创公司打造更具吸引力的环境。

France170705001 法国科技产业的投资案数量与金额规模在2016年创新高(来源:CB Insights)

CEA-Leti的Semeria在接受EE Times专访时则表示,在马克龙担任法国总统之前,该研究机构在过去50年也催生了64家法国新创公司;尽管与Station F的上千家新创公司目标比起来是微不足道,但Leti很早就意识到鼓励新创公司的重要性,因为这些新创公司是让创新技术走出实验室、迈向商业化的关键。

鼓励创业是为了扭转社会文化

笔者是在一场去年10月于巴黎举行的研讨会Hello Tomorrow Summit上首次看到马克龙本人,他与曾任美国纽约市长的彭博(Michael Bloomberg)同台对谈,并发表了一些关于新创公司的想法,让我一直铭记于心。

他当时以英文表示:“事实上,当我担任经济部长的时候,我真的很爱那些创业者;创业者不会要求任何东西,反而是那些大企业会一直游说,让政府的政策对他们有利…政府无法为新创公司提供创业处方签、也无法代替他们创业,但可以创造一个对新创公司友善的环境。”

马克宏其实知道,光只有新创公司无助于法国的经济发展;无论在世界任何地方,新创公司的失败率都很高,这是一个无可避免的现实。但透过让年轻一代的法国人以及科技产业社群支持新创,马克龙正在为法国的社会文化转型播种,促使人们对于职业、未来发展以及对国家的责任有不同思考。

而到目前为止,马克龙已经成功地激励了法国的科技产业社群──尽管他们只占据法国总人口的很小一部份。他们呼应马克龙的热情或许证明是有感染力的,让更多的法国人对创业文化有所认知,包括其风险、报酬以及价值。

有多位与笔者交谈过的工程师,也都对于这种“马克龙效应”抱持希望,表示他们现在的总统似乎是肯定并验证了他们的工作──研究、工程与设计──成果;而对于创业者来说,马克龙的鼓励正是他们需要的助力,如以下他在社交网站Tweeter针对Station F揭幕的贴文:

France170705003 马克龙的Tweeter贴文翻译:创业者正在写他们自己的故事;你不想要别人或是你的国家来帮你写人生故事,那就成为一个创业者

编译:Judith Che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