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家成立于1981年的硅谷公司,在电源、模拟芯片领域中做到最优,在同行看来很多产品都已经在集成度、功率密度、可靠性都已经到了极致的公司,还是会被另外一家更有经济实力的公司收购?这背后除了投资人的决策外,还有什么样的技术或市场因素,促使了两家模拟巨头公司走到了一起?《电子工程专辑》主分析师在硅谷拜访了凌力尔特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司Bob Dobkin。他的分享对于我们了解模拟半导体产业正在的变化,会有更全面的认识。

《电子工程专辑》:在过去几年中,多家硅谷模拟芯片公司都被收购。作为模拟芯片的品牌领导者,凌力尔特最终还是被ADI收购。在很多人眼中,这是非常难理解的。因为凌力尔特的模拟技术和产品都非常的优秀。您能告诉我模拟设计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Bob Dobkin:很多变化都在发生。但是凌力尔特一直很专注。在过去的历史上,一直在做Components。过去大多数的研发项目,都是一个人做一个产品。一些较复杂的产品,可能会三四个人做。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

现在,越来越多的业务由产品线整合起来的,我们有稳压器事业部、运算放大器事业部、Dust Network事业部等,这些事业部在公司内都是由总经理来负责的。模拟产品线的总经理们现在方向上作了一些改变。多个事业部联手合作,将产品应用到医疗、汽车等领域。这些不同的产品线事业部整合到一起,去做一些更大的项目。新的项目团队可能会多达三十人。大的项目团队才能做出更有竞争力的芯片,或是板卡级的产品。今后凌力尔特与ADI的研发团队一起,可以研发出越来越多的模组,主要还是应用在电源(Power)领域。我们研发的目标是提升电源芯片的密度,提高产品的效率,同时减小产品的体积。

半导体行业发生了很多的并购,但是我们仍然是很赚钱。我们的业绩还在增长,只是我们正好满足被资本收购的条件。在硅谷,有一些公司迷失了方向,也有一些公司失去了创新能力,这样的公司只能自谋生路。而我们一直在做我们自己的事,刚好ADI公司很有钱,他们给凌力尔特开了一个价,这个价格正好被董事会接受,所以我们被收购了。

《电子工程专辑》:两家公司合并后将来的产品线会有什么样的调整?

Bob Dobkin:我们还有很多的component要做。我们肯定要向能够更好地增长我们的component的其它方向去尝试去发展。例如我们要设计出系统,并将这些系统放到PC板上,或者是一块芯片里,这肯定是将来的趋势。因为这样做,可以更加接近消费者,或是接近产业终端。

另外,如果你可以在板子上设计更复杂的功能,你就很难被其他公司复制,你就可以赚更多的钱。我想这也是ADI的想法,通过研发出更多的完整的子系统,销售给汽车、工业、网络应用的客户,让公司获得更快的增长。当然,研发上也有很大的风险,因为这样的项目需要30至50人的团队,花上几年的时间去做。只有公司足够大,有足够的资金,才能承受这样的风险,而(不至于因为项目失败)带来伤害。我不认为以前的凌力尔特公司能够承受这样的风险。

我们需要向那个方向发展,我们现有一些5人组的项目团队。在进入ADI公司之前,我就看到了很多的成长空间。所有的系统都需要电源,因此ADI找到凌力尔特的电源事业部,为他们的系统设计电源。

所以如果你研究一下两家公司的研发部门,我们并没有什么重叠的部门,反而大家是在做很多不同的事情,两家公司看起来非常互补。你再看看销售部门,ADI有不少产品都卖给了苹果公司,而我们在苹果这个客户中并不与ADI竞争。消费类产品的价格很低,做得很辛苦,我们在这一块做得并不很好。我们会远离这类销量大的市场,我们专注于电脑、工业、汽车等能够给客户带来更大价值的领域。我们仍然还在追求小规模的业务领域。我们的销售人员在市场上的重复度也不高。

《电子工程专辑》:模拟设计看上去成长没有数字设计那么快,表面上我们很难看到一些飞跃性的变化。您有什么话可以对愿意继续从事模拟的工程师朋友们说吗?

Bob Dobkin:有很多模拟设计的工作,都可以在电脑的自动化软件中完成。但是仿真并不能真正地代表电路电流的真实情况,你必须要做出电路板,了解它的散热,才能理解一颗工作性能好的芯片。模拟设计的仿真不好做,而很多数字芯片你只要做好逻辑设计,写好源代码,做好合成(synthesis),你就可以拥有一颗可以实现预计功能的数字芯片。

在模拟设计领域,我们没有这样的自动化工具,所以我们要变得“聪明”,就不得不努力工作,为芯片de-bug。有时在一种封装中可以很好地工作的芯片,换一个封装它就不工作了,你又要去想办法de-bug,去找到问题的原因所在,并解决它。

模拟设计永远都不会被电脑取代,这份职务将来仍然很好。所以你看,我还在这里工作。

本文为《电子工程专辑》原创,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