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6年12月签署股权收购意向协议,兆易创新对北京矽成的收购事宜已筹划了近8个月,最终却因交易对方的主要供应商阻挠而“劳燕分飞”。

8月9日,兆易创新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终止重组的原由千千万,供应商反对您还是独一份。”一位投资者在兆易创新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投资者说明会上表示。

哪家供应商这么大能耐?

8月9日,兆易创新公告称,经交易各方审慎研究及友好协商,一致同意终止对北京矽成的交易,并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撤回本次重组相关文件。

根据公告披露的信息,兆易创新、交易对方及中介机构于近日收到北京矽成下属主要经营实体Integrated Silicon Solution,Inc(以下简称ISSI)管理团队发出的供应商风险提示:ISSI某主要供应商认为兆易创新与ISSI重组后将成为其潜在的有力竞争对手,要求ISSI与其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在本次交易完成时,其有权终止相关供应合同。

兆易创新表示,收到上述风险提示后,公司与交易对方及ISSI管理团队随即进行了大量分析、沟通及论证工作,评估后认为该事项将在重组完成后对北京矽成未来经营业绩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有投资者在8月9日下午召开的投资者说明会上提出供应商反对的消息早已被业内人士知晓,但兆易创新却迟迟未披露。经多位投资者追问,兆易创新披露,其是于7月下旬收到供应商的反对消息,近日才完成论证影响。

为何一个供应商就能搅黄交易?这一供应商是谁?有投资者在投资者说明会上提到,“收购ISSI失败,公开资料说是受到供应商南亚科的阻挠”,兆易创新并未反驳,同时解释称,ISSI的主要产品及主要业绩来源为DRAM产品,目前中国大陆没有可以进行DRAM产品代工的代工厂,同时ISSI的产品认证周期较长,不能在其他代工厂代工,即使是同样生产DRAM的代工厂,也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才能通过客户认证,逐步切换。

预案显示,南亚科一直位列兆易创新前五大供应商之列,2016年1-9月采购规模为1.1亿元。

与国产存储芯片“第三大势力”失之交臂

作为国内NOR Flash存储器芯片龙头,兆易创新原计划通过收购ISSI,扩充DRAM和SRAM等易失性存储芯片,升级成为国内首个全品类存储芯片自主研发设计、技术支持和销售平台,也有望成为国内继“武汉新芯和紫光国芯”、“福建晋华集成”之后的国内发展存储芯片的第三股势力。

北京矽成估价几乎是兆易创新净资产5倍。根据业绩承诺,北京矽成2017年至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99亿元、4.42亿元和5.72亿元。而对于终止交易的影响,兆易创新表示不会对现有的经营和财务状况产生影响。

芯谋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向证券时报记者感叹“收购不易”,表示这笔收购引人深思,被其供应商一个表态就“劳燕双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产业链的脆弱。顾文军还呼吁在国际并购中对收购标的的供应链和国际客户进行分析,争取理解,赢得支持。 20170810-gigadevice-issi 顾文军连发多条微博为兆易创新收购失败一事惋惜(source:weibo)

兆易创新在收购预案中也有所提及产业风险,但供应商“反水”却始料未及。据介绍,收购标的主要采用无晶圆生产线集成电路设计模式,这意味着在行业生产旺季来临时,晶圆代工厂和封装测试厂的产能就可能不能保障采购需求。同时随着产业链在不同产品中产能的切换,以及产线的升级等,就会对标的公司毛利率产生不利影响。

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统计,DRAM价格从去年下半年起涨至2017年上半年,依然维持强劲上涨,今年第一季的PC DRAM合约均价来到24美元,涨幅逼近四成;第二季均价上涨到27美元,预估下半年价格将会维持小幅上涨态势。产业链上游代工厂也频频传出产能偏紧消息。

本文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证券时报报道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