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中旬,位在美国加州圣地牙哥的高通(Qualcomm)总部,气候温暖宜人依旧,但气氛却和以往大不相同。

记者走进高通总部的那天,高通集团总裁艾伯利(Derek Aberle)没有按照原订计划出现,和来访媒体打招呼。不到 10 天,高通就发布新闻稿,宣布艾伯利将在年底离开高通。

艾伯利拥有 17 年资历,从律师起家,曾任高通技术授权部门主管,负责技术专利谈判等重要工作,形同高通营运的二把手,仅次于CEO莫伦柯夫(Steve Mollenkopf)。

“很难想像有比这更糟的时机,基于高通和苹果及其他被授权商的关系,市场可能将其视为负面讯息,”Berstein Research 分析师罗斯根(Stacy Rasgon)对《巴伦周刊》说。

高通对上苹果的诉讼战才刚开打,艾伯利的离开,格外突显高通的困境。

高通单挑苹果 限制 iPhone 进口美国

说起和苹果的官司,10 年前从苹果跳槽,转任高通执行副总裁暨总法律顾问罗森柏格(Don Rosenberg)说,高通已经“被逼到角落”。他自信满满地说,自己不喜欢“恶霸”,而高通一定会赢。

高通究竟是什么样的企业?为什么会自信能告赢苹果?这场高通和苹果之间的高手对决,要从今年 1 月说起。

年初,高通指控苹果,尚未归还 10 亿美元授权金,做为报复苹果配合韩国政府反垄断调查的惩罚。

由此,苹果展开反击,一连串的法律攻势反击,控告高通“利用排挤性的策略和过度的授权金,巩固其主导地位”。

4 月,苹果宣布暂停所有给高通的授权金给付,并在两个月后追加诉讼,指称高通以“重复收费及二次奖励”,收取过多授权金。苹果支付的授权金,大约是每支 iPhone 10 美元。

“透过谈判来降低成本很正常,但我们无法接受的是,直接采取自助式的措施,因为不喜欢你的价格,所以就不付钱,”罗森柏格说。

苹果接连出招,高通也不甘示弱,展开反击。除了指控苹果做出错误指控,高通更状告鸿海、和硕、纬创、仁宝违反合约,未能给付授权金,再告苹果侵权,要求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禁止部分 iPhone 进口美国。

罗森柏格的自信,不是没有原因。围绕授权金争议展开的诉讼攻防,对于创立超过 30 年的高通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高通非首次打授权金诉讼

1985 年,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的雅各布(Irwin Jacob)放下教职,和维特比(Andrew Viterbi)等 6 位创办人,合力把军用的 CDMA(分码多重存取)通讯技术商用化,为高通在全球通讯产业开创一席之地。

只是,当时欧洲通讯标准协会正在推动 GSM(全球移动通讯系统)的技术标准制定,而美国通讯工业协会也将 TDMA(分时多工)列为 2G 的标准。CDMA 的容量大、通话品质好,但技术也较复杂,让许多电信商无法买单。

为了突破困境,高通不只深耕 CDMA 的研发专利,也透过购并、专利诉讼等管道,逐步将其专利技术埋入通讯标准,建构技术优势。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端主管回忆,进入高通工作这二十多年来,不管告人还是被告,专利诉讼都时常发生。

为授权金状告高通的大客户,苹果不是第一个。

2005 年,当时的手机霸主,诺基亚(Nokia)就和五大企业一起告上欧盟执委会,指称高通过度收取授权金等操作,形同垄断。隔年,高通同样对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告,禁止诺基亚旗下 GSM 手机进口美国。诺基亚也在 2007 年同样提告,要求禁止高通部分芯片和使用其产品的手机进口美国。

直到 2008 年,高通就和诺基亚(Nokia)才同意和解,签订为期 15 年的新协议,诺基亚支付所有该付的授权费用,也持续在手机中采用高通的技术。

庭外和解,似乎也是高通等待的选项之一。今年 7 月,《Fortune》主办的“脑力激荡科技大会”(Brainstorm Tech Conference)上,莫伦柯夫被问及和苹果的官司问题时,就曾语带玄机地说:“这些事情很常庭外解决,我没有理由不期待这次的事件也是如此。” 20170904-Qualcomm-1 ▲ 高通CEO莫伦柯夫表示,先前的授权金诉讼经常在庭外解决,这是和苹果的官司说不定也可能如此。

只是,高通眼前的挑战,苹果不是最后一个。

除了苹果,三星也不付钱?

今年 4 月,艾伯利在法说会中透露,除了苹果,还有另外一间企业没有缴纳 1.5 亿美元的授权金。

“我们正在尝试解决争议。这个被授权商无关苹果与 iPhone 供应链,但我们认为争议解决之前,可能都是授权金短付的状态,”艾伯利说。

罗斯根认为,艾伯利说的可能是三星,而拒付授权金的暴风半径,可能还在扩大。年初以来,高通的股价已经从 65.4 美元降到 52 美元,跌幅将近两成。

为什么高通的授权金模式,会接连引发争议?

授权金模式错了吗?

高通的获利来源主要分为两块,一个是贩卖通讯芯片,另一个则是向手机业者收取专利授权费。手机业者都要根据手机售价的一定比例来支付授权金,也就是俗称的“高通税”,也是高通重要的获利来源。

以今年第二季为例,专利授权收入占高通整体税前净利的 73%,较前年同期的 86% 大幅衰退。高通芯片事业营收 40.5 亿美元,较前年同期成长 5%,而授权事业的营收 11.7 亿美元,大跌 42%。

高通第二季整体营收较去年同期缩减 11%,而减少的 7 亿美元之中,就有 5 亿美元是苹果未支付的授权金。

苹果的背后,还有延烧中的反垄断调查。

今年 1 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在递交法院的诉讼文件中提到,高通采取“不同意授权条件,就没有芯片”的政策,让手机制造商接受较高的授权金或是限制性的合作条件。在韩国,高通也面临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KFTC)罚款 1 兆韩元的判决结果。

反垄断调查和苹果的诉讼攻防,会不会促使高通改变授权模式,还是未知数。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悲观可能还太早,因为两年前高通才经历过更大的风浪。 当时,高通在中国也碰上反垄断争议,最后罚款 9.75 亿美元。高通调降中国的授权费率,改变专利授权和芯片搭配出售的模式,一度考虑分拆芯片和授权事业,还裁员 15%。

走过最黑暗的日子,现在的高通全力备战,而且要从宣传做起,要重塑品牌形象。

高通重塑品牌形象

两个月前,高通的全新宣传广告开始上线。30 秒的影片里,没有对白,只有 Beatbox 和街舞的男子,搭配字幕强调“高通,是你爱上智能手机的原因”。

不同于以往主打旗下芯片骁龙(snapdragon)性能表现的主轴,现在的高通改打企业形象,就是要让美国民众更认识自己,不是和苹果互告的芯片公司,而是专注研发,只为“提供系统解决方案”的研究型企业。

只是,艾伯利的离开,也为高通未来走向投下变数。美国投顾公司 William Blair 的分析师多拉德拉(Anil Doradla)揣测,艾伯利的离开有 3 种可能。除了个人因素,也有可能是他在授权诉讼上的成效不彰,下台以示负责,或是高通的授权事业将踏入新方向。

对高通而言,2017 年也许是多事之秋。但危机会不会化为转机,让高通就此迈入全新局面,就看剩下的 4 个月有何发展。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