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9日消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员,“墨子号”科学应用系统总师彭承志发表公开信《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称,遭到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等人的侮辱、恐吓,被威胁要锤杀其子女,并精准报出彭承志的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其团队人人自危、无心工作,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现实名写出公开信,提醒广大投资者慎重判断。 20170929-quantum-1 彭承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身家过亿的人,亲自坐在家里用秘书买来的电话卡给我发威胁短信,想想都觉得不真实。”他还向记者透露:“他们不只是威胁了我一个人。”记者从中科大体系内多方了解到,还有科学家自称确曾受到威胁。

被威胁也要说真话:此乃正义之言

公开信中称2017年7月初,多个网站上出现了以“九州量子成行业探路者 揭开量子通信产业化帷幕”为题的新闻报道文章。2017年7月10日,郑某实际控制并担任董事长的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九州量子”中发布文章,宣称“‘沪杭干线’利用已有的光纤管道资源,铺设量子光纤,中间设置彭埠、桐乡、嘉兴、大港、漕河泾、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六个中继站,上海端的接入位于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枢纽点”。2017年7月18日,为避免误导和以正视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研究院发布声明进行了澄清:“从未设置所谓‘沪杭干线’的中继站”,从未与所谓“沪杭干线”发生业务往来与合作,对此郑某等人将矛头指向彭承志及其所在的研究团队。 20170929-quantum-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声明

公开信在短短数小时内,阅读量就超过了10万,一夜间阅读量接近百万。原文链接,以及彭承志个人简介:《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20170929-quantum-2 公开信中,彭承志提醒广大投资者在投资量子通信产业过程中,要选择真正拥有核心技术、守法诚信的企业,谨防陷入“庞氏骗局”,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20170929-quantum-1 网易科技联系到了彭承志,他透露已经收到对方律师函。即使如此他也重申确保公开信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对公开信负全部责任。

九州量子是家什么公司?郑某何许人也?

涉事公司九州量子,号称“新三板量子通信第一股”,成立于2012年,2016年6月正式挂牌新三板。虽说公开信并未指明“郑某”到底是谁?但是,作为一家公众公司董事长,真实身份一查便知。自2015年11以来,九州量子董事长一直由郑韶辉担任。

公开信息显示,郑韶辉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学历。曾任职吉利控股集团董事会秘书兼人事行政总监、德邦证券副总裁等职务。目前,郑韶辉毅卓资管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浙江国贸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浙江浙商厚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上海燕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等职。郑韶辉的这些公开履历,不难看出此人在资本运作方面的造诣。

九州量子主要从事量子通信相关业务,包括量子通信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量子通信干线及网络的建设运营。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增长611.97%;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32.42万元,而2016年度,该公司亏损424.49万元。

第一财经、网易科技记者就此事联系了九州量子,对方表示,稍晚公司会有公告,暂时不想做出回应是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九州量子通信不想也不愿意公开骂战,希望一切维稳;第二,如果公开骂战,无论谁输谁赢都是不好的,不想影响量子通信行业的发展;第三,公司正处于发展的特别阶段,尤其在关键项目推进和规模扩大方面。因此,不想公开骂战。

举报人身份特殊

除了任职中科大教授外,举报人彭承志,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目前,科大国盾正在接受IPO辅导,保荐机构为国元证券。9月29日,e公司联系了科大国盾相关人士。对于网上流传的彭承志举报信,科大国盾方面称,彭承志确实以个人名义实名举报,由于量子通信涉及重大,公司暂时不接受采访。

据悉,科大国盾发源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前身为创办于2009年5月的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2015年9月完成整体改制。目前,其产品涵盖量子通信网络设备、终端设备、核心器件、科学仪器,以及系统性的管控和应用软件等,尤其为国防、政务、金融、能源等行业领域信息业务提供量子安全保障。

工商资料显示,科大国盾股东包括潘建伟、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安徽润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彭承志等31名。其中,彭承志持股2.82%。

科大国盾及其股东潘建伟、彭承志等人,在国内的量子通信领域颇具影响力,特别是持股13.68%的潘建伟。公开资料显示,潘建伟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2017年9月9日,第二届“未来科学大奖”中,量子通信卫星“墨子号”首席科学家潘建伟,荣获“物质科学奖”和100万美元。

据悉,早在1996年,潘建伟赴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量子实验研究的世界级大师蔡林格。2001年,潘建伟入选“中科院引进国外杰出人才”,并获得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重要方向性项目的支持,在中科大组建了量子物理与量子信息实验室。

2015年7月,潘建伟团队和阿里巴巴合作,成立了“中科院-阿里巴巴量子计算联合实验室”,共同开展在量子信息科学领域的前瞻性研究,研制量子计算机。

导火索:沪杭干线VS京沪干线

同样从事量子通信产业,缘何九州量子遭到实名举报?公开信的内容,直指九州量子董事长郑韶辉等人的侵权行为。

今年9月6日,新华网报道称,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项目近日通过技术验收,这意味着世界首条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已经具备开通条件。在该项目的建设中,潘建伟任首席科学家。

据了解,“京沪干线”项目2013年7月由国家发改委批复立项,由中国科大作为项目建设主体,由安徽省、山东省投资建设并得到上海市、北京市的大力支持。项目突破了高速量子密钥分发、高速高效率单光子探测、可信中继传输和大规模量子网络管控等关键技术,于2016年底完成全线贯通,搭建了连接北京、济南、合肥、上海的全长2000余公里的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线路。

不过,在“京沪干线”在正式开通前,另一条颇受关注的量子通信工程——“沪杭干线”,与前者牵上了关系。

今年7月10日,微信公众号“九州量子”,发布了“国内首个商用量通专网完成测试量子通信产业化浪潮来袭”为题发表了文章。

文章中提到“‘沪杭干线’利用已有的光纤管道资源,铺设量子光纤,中间设置彭埠、桐乡、嘉兴、大港、漕河泾、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六个中继站,上海端的接入位于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枢纽点”。

“沪杭干线”的建设方,正是九州量子。“沪杭干线”号称“全球第一条量子保密通信商用干线”,这条干线建成之时,承建者九州量子董事长郑韶辉,当时还接受了相关媒体的采访。

公开报道显示,郑韶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沪杭干线”建成后,从杭州到上海沿线的政府、银行、企业等对数据保密传输有较高要求的主体,能获得安全性强、保密度高的专线数据服务。目前,九州量子正在与杭州九十余家银行展开相关项目合作的洽谈。

不过7月18日,关于九州量子对“沪杭干线”的说法,遭到涉事企业中科大上海研究院一方否认,后者还专门就此发表了“声明”。

网友热议:

@风雨无阻732:没有王法了,太恐怖了,科学家的安全都遭到威胁,以后还有顶尖科学家愿意回来做科研吗?国家一定要严查严打这些流氓,保证人才的安全,中央国家才有希望啊

@蛇口老井:报警,警察介入全面侦查,能定罪的定罪,不定罪的就写保证。往后团队有人被飘落的树叶砸中,也可怀疑故意伤害。传唤24小时调查。

@历史的进城:浮夸的概念炒作、业绩包装下的资本运作、各种侵权、甚至是黑社会般的人身威胁,都只会破坏量子通信产业的发展,最终受损的将不仅仅是投资者,还有国家的战略需求。doge科学家戳穿老千做局,就搞人身恐吓,还有没有王法了?

@91五元: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好了,大家记住这家公司了。造假不说,还威胁科学家不能揭穿,这世界真是没王法了吗?新三板挂牌的企业了不起?现在有本事转主板,算郑某某厉害

@老的帅爸:彭教授及同事们用量子通信技术可以保证国家信息通讯的安全,而自己及家人的身份等信息安全谁来保证?我想无疑应该是国家。

本文综合自新浪科技、证券时报、第一财经、网易科技报道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