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知道,数学是工程的重要基础;而确实,数学往往会是把可能成为工程师的人们吓跑的原因。其实数学在我们的周遭无所不在,只是我们不常看到它。日本的折纸艺术就是一个例子,只要依循几个数学规则,你就可以透过训练、劳作以及耐心创造出美丽的作品。

Andrew Anselmo就是一个把工程与折纸在日常生活中结合的人,他在白天是Clipboard Engineering的机械工程师,负责为波士顿(Boston)区域客户开发数据撷取以及控制系统;而在晚上他成为折纸专家,通常会在罗得岛Providence的Waterfire (编按:一个类似文创场地的公共艺术表演/展示空间)户外表演场地展示他的手艺。

我在这几年时常去Waterfire,看到过Anselmo在罗得岛设计学校(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附近的摊位上表演折纸;而最近我则是在一场捐赠示波器给创客空间Artisan's Asylum的活动上正式认识Anselmo,因为他的办公室就在那里。于是在8月我特别去采访他,然后又在9月初去Waterfire看他表演折纸。 Anselmo_in_office_1600x936_1504725105 Andrew Anselmo在他位于麻州Somerville的Artisan's Asylum 办公室

Anselmo表示,他会成为一位工程师,是因为他叔叔有一辆1967年份的Jaguar XKE跑车,让他观察到汽车是如何运作;然后他开始拆解脚踏车,并因此学到了一些机械原理。他毕业于柯柏联盟学院(Cooper Union),接着又就读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研究所,主修运算流体力学(computational fluid mechanics)。

在学生时代的暑期实习期间,他得到了一份在麻州(Massachusetts)机场Hanscom Field的研发工作,参与了一个有关晶体生长(crystal growth)的项目;当时注意到同事记录温度与电流量测数字都是用纸张手写纪录,于是协助将数据收集自动化。

后来Anselmo还曾经到华尔街(Wall Street)工作了两年,不太适应那个环境;他还在纽约州北部做了一段短时间的代数教学工作,仍想回到工程领域。于是他与Evergreen Solar联系,在那家公司工作了十年后离职,自己创办了Clipboard Engineering。

会把办公室设在创客空间里,是因为Anselmo认为这里不但有各种工具与设备可以使用,还能与不同领域、不只是工程方面的专家一起工作;在Artisan's Asylum也有艺术家进驻。他表示:“举例来说,如果我有一个关于使用电压参考值的问题,这里就能找得到人请教;我有一次还问了一个跟某个零件有关的问题,有人就告诉我“那早就过时了、改用这种新的”。”

不过他说,在开放性的办公空间有时会让人有点分心;正规的办公室都是安静带着文件走过的同事,但在这里还会看到有人拿着电子玩具枪。而他也学到该如何有效利用他自己的办公空间,把各种零件、线材妥善放置:“但别忘了一定要留个空架子,不要填满所有的可用空间,因为就是会派上用场。” Anselmo_office_wires_Hanging_1800x898_1504725388 用磁铁跟长尾夹能打造很好用的收线器

至于为何会投入折纸艺术?表示他在小时候就对折纸很着迷,特别是在机械与几何学的角度上;而他曾经折出1美元钞票的美元符号,还折过NI (National Instruments)的公司Logo,因此让人注意到他的好手艺。

“有一个朋友邀请我到她的派对上表演,她是Waterfire的街头艺人;然后我也开始在街头表演折纸,就这么过了很多年。”在Waterfire的街头艺人折纸表演变成Anselmo的副业(请看下方的YouTube视讯),观众会给小费;他也受邀到婚礼或是派对上表演,甚至还去过St. Louis、Austin等比较远的城市。

Anselmo说,有人问他玩折纸最怕发生什么事?他当时即兴的回答是:“被纸割到手;”然后他就接到了芝加哥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到美国血友病基金会(Hemophilia Federation of America)去表演:“真的是有点超现实的经历。”

youtube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o3seQx6ETY

那,折纸跟工程到底有什么关系?Anselmo的回答是:“表演折纸更多是为了付出,而不是要赚钱;我很高兴看到小朋友因为我的表演开心,而且在机械工程方面也让我乐在其中。”他表示:“想象如果你要尝试以最少数量的零组件来打造电路,这就是折纸,你的空间与材料都是有限制的,就像是进行尺寸有限制的PCB设计,得使用通孔零组件。”

Anselmo表示:“折纸艺术领域有一位大师Robert Lang曾撰写关于折纸设计以及折纸与工程之间关联性的书籍,他曾经造访我的博士后研究实验室,注意到我在公告板上贴的折纸,然后给我他的名片,我才知道他是Robert Lang;数学家Thomas Hull也曾将数学原理运用于折纸,还有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教授Erik Demaine。”(上方大图就是Robert Lang的折纸作品)

“折纸以及背后的数学原理,在你需要折迭任何东西的时候都能派上用场;”Anselmo指出,例如要把太阳能数组放进狭小的空间,或是汽车安全气囊的收纳、甚至零售商店提供的购物纸袋设计,都可以运用:“如果你是用金属材料来设计折纸,会非常坚固。” Anselmo_metal_bird_1329x1174_1504724947 Anselmo 的办公室有一只用金属折成的纸鸟

编译:Judith Che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