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5G技术领域,陈万士(Wanshi Chen)是一个焦点人物;担任3GPP RAN1工作小组主席的他,得在今年底之前完成新一代蜂窝无线电规格草案,该规格将会是芯片产业实现第一个标准5G连结所遵循的蓝图。 Wanshi Chen w cap_1506526378 在某方面,电信业者以及设备供应商呼吁尽快完成5G规格,好让他们能在明年初尽早展开5G服务的测试与启动;在另一方面,陈万士主持的工作小组有800位工程师成员,每次会议会提出高达3,000份提案,期望能把某个功能纳入新规格中。

“有些会议最晚开到半夜1点…通常一天都是得开12个小时;”陈万士是高通(Qualcomm)的首席工程师,今年8月当选RAN1主席,而他已经参与9年3GPP RAN1会议,其中有四年担任该工作小组副主席:“我们只有两次(全体)会议,而且有非常多工作要做,很难预测会议程序会延迟多久…我希望我们能完成任务。在上一次会议,人们都试图强调急迫感。”

陈万士透露,为了提高及时完成规格的机会,工程师们在两个星期前于日本札幌(Sapporo)举行的会议中,同意将原本列于规格草案中的至少10项功能推迟至6月:“我预期能更进一步把(审查)范围缩小…目前还没有达到我想看到的程度…这使得(规模仍然庞大的待审查功能项目)情况对我来说很难把事情做完。”

(编按:完整的提案以及将延迟审查的功能项目,请点击此连结查看3GPP官网的编号RP-172108文件)

目前的想法是在12月公布的草案中纳入所有硬件的需求规格;陈万士表示:“在12月之后所有待审查的功能都是可选的…对硬件不会有影响,但很难百分之百确定我们已经做到尽职调查…不同的功能对不同的营运商与供应商来说有不同的利益水平,很难聚合。”

有鉴于未来的不确定性,Verizon与KT (先前的Korea Telecom)各自公布了发展自家规格的成果;KT在2016年6月定义了“Pyeongchang”(平昌;2018年冬季奥运举行地)规格,目标是在明年2月冬季奥运举行期间提供5G服务。

Verizon则是在2015年底连手Cisco、Ericsson、Intel、Samsung与其他厂商发表5GTF规格;该规格的目标是做为预计明年提供客户之“最后一哩”无线服务的基础;负责规划5G生态系统的Verizon执行总监Sanyogita Shamsunder在本月稍早的世界行动通讯大会美洲场(MWC Americas)接受简短采访时表示:“我们得有东西能进行测试…3GPP的时程仍悬而未决。”

“我们会追踪3GPP的进度并与产业生态系统合作,但我们不想拖太久,所以也会继续发展5GTF;”她表示她们仍有一个选项,是在规划明年推出的5G固定式无线接入服务(fixed-wireless access services)采用两者之中的一种做为基础。

Verizon与KT的各自发展,在今年稍早激发了加速3GPP规格订定的共识;当时大多数利益相关厂商都同意将完成第一版无线电规格草案的时程,从2018年6月提前到2017年12月。Verizon的第一大设备供货商,Nokia北美分公司总裁Rick Corker表示:「我们认为我们将在2019年看到真正的5G技术流通…但在一年前左右,预计的时程是2020或2021年。

几家5G芯片主要开发商,包括Ericsson、Intel、Nokia与Qualcomm,都已经展开芯片研发;他们需要在确定功能组合以及进行设计实作之前看到最终规格。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厂商只能用FPGA提供电信系统业者进行测试。

“为开发芯片而需要规格的压力非常大,”Nokia北美分公司首席技术官Michael Murphy表示:“有那么多的意见以及修改的要求,对于负责管理的工作小组主席来说,是非常非常大的挑战。”

截止日期迫在眉睫,工程师必须在3GPP会议之间的空档在实验室进行模拟,这些工作有时就会产生新的提案。“身为工程师,我们要得到正确的结果;”在Qualcomm Research开发5G技术的John Smee表示:“这些日子以来,所有东西都要经过模拟与评估。”

“如果只是以一个工程师的观点,我会希望截止时间能更宽裕一点;”但陈万士还是得采取实际的方法来因应挑战。举例来说,他要求来自多家不同公司的小组会议参与者将提案编组,期望能激励策略性妥协;此外他也开始指派工程师担任功能项目的主要代表:“负责管理并总结需要着重的需求,并主导线下讨论,因此在线的讨论就能更集中焦点。”

“讨论可能会失控,上次会议是我第一次担任主席,所以我提供了很多想法,关于应该如何管理RAN1、在线与线下讨论该如何进行,以及提案稿件该如何撰写;”陈万士指出,关键在于让会议进行更有效率,并让提案文件内容背景说明更充实、符合优良提案的需求:“人们都想要坚持自己的提案,但遇到需要妥协的时候,保持弹性是一种很好的精神。”

而陈万士排解工作压力的方法,是开始尝试每天起床晨跑约6英哩距离。“我是一个很优秀的跑者;”他表示曾经在今年4月参加波士顿马拉松(Boston Marathon),以3小时8分钟跑完全程,与5G规格时程决定提前差不多时候:“工作压力有削减我的里程数,但这种运动仍是抒压的有效方法。”

编译:Judith Che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