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研究暨顾问机构Gartner表示,亚太地区数字业者对全球性企业来说既是威胁也是契机,忽视这一点的首席信息官必须自负风险,特别是在打造或扩建数字企业时,首席信息官(CIO)应尽快找出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突破性创新业者,并与策略规划团队合作,决定到底该与这些数字巨擘合作还是竞争。

Gartner预测,2021年前将有80%的传统企业因突破性创新造成的竞争或无力达成突破性创新,而流失10%市占率。

Gartner研究总监吕俊宽表示,全球性企业的首席信息官与IT主管都熟知Google、脸书(Facebook)、亚马逊(Amazon)和苹果(Apple)等美国出身的数字巨擘,但却鲜少人了解亚太业者如何在数字商业领域达到突破性创新。

吕俊宽指出:“如果没有按照明确的商机分类来彻底研究亚太地区的突破性创新数字业者,就无法确实将全球性IT投资列为首要任务。亚太地区的GDP成长率是全球市场的1.6倍,像行动支付等技术的采用率就比其他地区高出许多,且此市场能触及17亿网络用户。在中国大陆与美国数字巨擘于全球市场进行的突破性创新竞争下,没有厂商能置身事外。”

亚太地区十大数位突破性创新企业

数字突破性创新业者能支持或提供数字方面的突破性创新。Gartner将数字突破性创新业者定义为“任何足以造成某个文化、市场、产业或流程中,因数字功能、通路或资产所产生或藉此传达之基本期望与行为产生偏移的实体。”

为了选出亚太地区顶尖的数字突破性创新业者,Gartner采用的模型考虑了三种因素(规模、触及率与丰富性),来测量企业对突破性创新四大元素(科技、商业、产业与社会)的影响力。从这些观点所衍生的投资优先考虑因素,可替未来创新提供清晰的方向。 20171107-digital-innovation 表1:亚太地区十大数位突破性创新企业

面对亚太数字巨擘的崛起,Gartner认为首席信息官有三种选择来因应:

借力使力:在亚太地区有业务运作的企业,若还利用美国或欧洲的供货商与合作伙伴,则可能会处于劣势。如果在营收、顾客或客户方面以亚太市场为主,就该借力使力,利用亚太数字企业重新设计IT基础架构。举例来说,首席信息官应考虑改用中国大陆的云端服务,这样在中国大陆营运时,就不致因为使用全球性服务而面临法规或在地化的限制。

竞争:到目前为止,亚太地区大部分的数字突破性创新业者已积极攻占家用与运输等消费性领域,然而现在数字巨擘们已开始从B2C转向B2B、政府机构和企业领域,例如工业与医疗产业,这为企业开启了打造数字平台或引领数字生态系统的机会。具备强大品牌优势,或者已与顾客及合作伙伴建立起良好关系的企业,可以重新评估旧日敌手,并与之联合打造生态系统,和数字突破性创新业者一较长短。

合作:全球性企业具备某些优势,可用来和亚太地区的数字突破性创新业者建立合作关系。这些优势包括珍贵的内部数据、全球性的专业技术,还有超越亚太范围的业务触角。企业应建立特别团队来推动数字转型,以便和亚太巨擘进行合作。首席信息官必须了解文化与职场模式的差异,因为亚太区的这些公司通常反应更为敏捷— 营运时业务规模也缩小很多。

吕俊宽表示:“每一家数字突破性创新业者,都在亚太数字商业生态系统中占有独特的一席之地,而且只会越来越强大。首席信息官与IT主管必须检视自家企业到底适合合作还是竞争,而绝对不能忽视亚太数字巨擘的发展。”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