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长尾效应”(long tail)的产品通常被认为是理想且稳定赚钱的“印钞机”。毕竟,一旦你的产品开发与工具成本摊销后(通常约一年左右),这些产品的利润才真的开始增加。其想法是当你推出产品后,它就会尽快并加速量产、取得设计订下单或成为畅销商品——取决于它是一款OEM或零售的产品,最终并开始获利。

然后,再经过几年,销售逐渐减少,但仍然会有一些订单出现。由于已经涵盖了所有的成本,加上制造成本也会因为经验累积等其他因素而逐渐降低,高利润率的收入源源不绝。我们甚至还看到了一些芯片在过了10年、20年或更多年后,仍然由其原始供货商提供(不过显然不建议新设计使用),以及来自像Rochester Electronics等专精于制造“过时”组件的供应来源,他们采用向原始供应来源购买的工具进行制造。

这是好消息。但不利的一面是,重要产品的寿命长可能会导致一种两难的局面?因为产品仍在使用中,或者换人接手,但却无法提供支持了。这正是《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的新老板所学习到的一课。在收购了这家报社后不久,《波士顿环球报》从其具有历史代表性的总部撤走了记者、编辑、销售、营销、艺术和版面设计人员,以及一台60多岁的旧式机电印刷机(如下图)。印刷业务移至新的设施中,并以仅20-25年的较新机器取代这台古老的印刷机。

EELLife17120802 这台古老的报纸印刷机约有四层楼高、重达542吨,每周印制400吨报纸,每卷重达1,400磅。(来源:The Boston Globe)

对于较新的印刷机需求很简单:虽然报纸印刷业务持续下滑,但仍然是需要的收入来源。不过,这些印刷机并不需要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地全天候运作。因此,《波士顿环球报》打算也承包印刷一些其他的地区报纸,包括来自最大的竞争对手以及广告、传单和小册子的标准商业印刷。原则上,这一切都很合理,而且负责这个新设施的公司也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但这其间出现了一个问题:他们购买这些较新的二手印刷机很难再重新配置用于其他不同的商用印刷任务。相较于非电子版的“恐龙”级印刷机,这些较新的印刷机可经由软件控制或用户编程,但要找到人员去编写这些古老的程序代码以及可用的工具并不简单。德国的原始供货商正在寻找仍然记得这些程序代码与工具使用的“资深前辈”——而且他们也刚好想工作赚一点钱的话(毕竟对于The Boston Globe来说,在这方面的升级投资并没什么长远的未来)。长话短说,《波士顿环球报》将会面临亏损,因为这些机器不但不能可靠且准时地印刷自家的日报,而且也无法承接外包工作。

这种情况有点类似于我们在20世纪末面临的Y2K危机。一些专家预测,一切将会停摆,而另一些人则表示这种影响微不足道且可加以控制。最终的现实则是介于二者之间,尤其是因为已经出现足够的老派FORTRAN和COBOL程序人员来处理这些问题了。此外,Y2K的问题有许多不同的应用,因此具有更广泛的知识基础,它并不像《波士顿环球报》的印刷机那么独特。

因此,我们学习到的一课是:在许多应用中,产品的寿命和效用往往比我们所想象的更长得多。相较于以智能型手机为中心的消费世界及其仅二或三年的产品生命周期,在工业、医疗、仪器仪表和军事领域中,一款好的产品不仅要能使用寿命长,备件和软件维护也是必须考虑的重要问题。

至少,一些可靠的评论文件至关重要——请把它写出来!因为你所使用的软件或在线文件规格在20+年后不一定还存在。至少,你可以这样说,你已经完成负责且专业的工程事务了——也就是说,管理团队将会支持你。

在你曾经维护或升级过的产品中,最古老的产品是什么?在你曾经参与设计的产品中,哪些产品最长寿?

编译:Susan Ho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