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的世界移动通讯大会(MWC 2018)上,几家电信运营商展示将其网络从专有系统转移至开放来源软件的最新进展。开放网络基金会(ONF)将展示其基于P4编程语言的最新程序代码,执行于采用来自Barefoot Networks、Cavium与Mellanox等公司芯片的系统。

这项展示象征着ONF的一项重大策略转型——该组织起初的工作计划主要根据其OpenFlow协议,然而在供应商遭遇到采用OpenFlow的限制(协议、芯片等)后,从去年开始转向由Barefoot发起的P4开放来源架构。

如今,该组织的目标是在几家网络领导厂商之间宣传对于P4的支持。主要的商用交换机芯片供应商博通(Broadcom)据称已表达对P4感兴趣。

不过,截至目前为止,主要的ASIC-based网络系统供应商——思科(Cisco)尚未透露是否对于P4感兴趣。ONF着眼于利用新的开放来源软件,打造所谓“白盒网络”OEM——如广达(Quanta)和台达(Delta)——的生态系统。

对于电信运营商期望部署的“边缘—云端”(edge-cloud)网络形式,ONF的开放源程序码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所谓的“边缘—云端”目标就在于更开放且更低成本的局端(CO)连接方案,以取代运营商目前主要以ASIC与专有协议等复杂组合执行的系统。

随着发展趋势朝P4转移,ONF目前用于接取网络的程序代码已可用于现场测试,但针对移动核心网络的软件仍然在实验室阶段,大约还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进行测试。

ONF营销与生态系统副总裁Timon Sloane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有趣的转折点上。”他并将最新的展示称为第二代软件定义网络(SDN 2.0)。

他说,最新的技术展示是“未来边缘—云端网络的缩影”,它融合了ETSI网络功能虚拟化(NFV)等SDN标准。 ONFedgecloudx800 以电信运营商为主导的组织提出了多项开放来源计划,期望满足分布式边缘云端网络的需求(来源:ONF)

告别OpenFlow SDN找到“第二春”?

Sloane说:“我们从OpenFlow中获益良多,但由于它存在一定的局限,因而必须策略性地转移到P4和P4执行,以更全面的方式解决问题。”他并补充说,ONF未来将不再主动开发协议。

Google、中国移动(China Mobile)等业者持续使用OpenFlow,以存取网络ASIC的数据前馈管线(pipeline)。然而,它无法存取所有的功能,而且与P4不同的是,它也无法编程管线。

他说:“OpenFlow结果是不确定的,系统之间存在细微差别,因此需要对不同的ASIC进行微幅调整。而且这阻碍了吸引多家供应商参与的能力。P4则较为确定,而且能够完整定义前馈管线。”

P4程序代码已能以开放源程序码的形式提供了,并已于去年9月首次展示。在MWC的最新展示则是第一次使用来自多家供应商的系统。ONF计划在今年底进行另一场技术展示,邀请至少两家芯片商参与。

新创公司Barefoot与P4开放来源计划共同打造其芯片。Cavium和Mellanox则修改了现有的固件以支持P4。

Broadcom至今一直致力于使其交换机的编程界面更易于存取,上周还为其发布开放来源的Table API。Sloane表示这一举措可说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了一步,开放其前馈平台,但尚未使其可完全重新配置。

编译:Susan Ho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