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1日,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共青城赛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共青赛龙”)创始人代小权一案。该院当庭宣判:原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撤销江西省共青城市人民法院(2017)赣0482刑初2号刑事判决,代小权偷税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 20180211-sailong-gongqingcheng 该案二审还宣布共青赛龙公司的偷税罪名不成立。导致改判的根本原因是,二审法院邀请了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到庭,就上诉方与公诉方争议的焦点,应税总额中是否包含出口退税额,做出了专业解释。

原公诉机关指控赛龙公司2011年至2013年逃避纳税税款分别为1052626.7元、1405603.27元、933090元。该江西省国税局的专业人士称,出口退税额应该计入应税总额,这就意味着,此前代小权在2011年、2012年、2013年的偷税占总应税总额,一下由12%左右剧降至1.14%、1.59%和3.56%,远远达不到相关法律条款规定的,偷税总额超过应税总额的10%才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

赛龙死因争议

2017年10月30日,一家自媒体以《创始人离奇被捕,深圳赛龙突死之谜》一文,称因共青城政府抽贷,手机代工企业共青城赛龙通信资金链断裂,陷入困境,代小权因逃税339万被逮捕。 20180211-sailong-gongqingcheng-1 赛龙创始人代小权

代小权案的二审开庭原定于2017年11月2日在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后因故延期。在代小权案件引发广泛关注后,江西省有关部门曾派员进驻共青城调查赛龙事件。

在这桩发生在2013年-2015年的旧案中,当地的明星企业、政府部门、地方官员、上市公司被裹挟其中。至今仍有诸多疑团待解,比如,作为当地明星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代小权为何会因为300多万元的“逃税款”而获罪?时任共青城副市长的詹政,有没有向赛龙方面索要股权?后期重组的参与方同洲电子投入的1.5亿元真金白银去了哪里?

不过,到2月11日止,江西省有关部门并未公布此调查结果。

2017年10月31日,共青城市政府发表声明称,由于谷歌收购摩托罗拉公司,赛龙失去市场;赛龙2013年初,其生产经营急转直下,财务状况极度恶化,陷入经营困境,并于2013年10月全面停产。

一些媒体则援引代小权代理律师谢民的观点称,共青城政府声明并不符合实际,赛龙危机系由当地银行抽贷引发。

有关共青赛龙事件的另一大争议焦点,是共青城赛龙公司的1.2亿元人民币出口退税款,本应由国家税务总局退给共青城赛龙公司,中间经由共青城地方财政局转交,但是这笔钱并未拨付给共青城赛龙公司。当地财税部门为何要扣押这笔钱?扣押理由是否合法?此前,本报记者曾向共青城市财政局及国税局就上述问题进行询问,当时这两个部门表示,应向该市新闻发言人问询。

当时,共青城市新闻发言人对此询问的回复是:“赛龙公司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出口,有没有这笔退税都还说不清楚。

此外,作为当时文章的关键人物之一,前共青城副市长、现任江西财经大学深圳研究院院长的詹政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问心无愧,敢作敢当,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詹政还表示:我没有如报道中所说的担任过“经济顾问”的职务,我是被江西省委派过去的,去的第一天就是挂职的副市长。此外,也没有要求银行突然断贷。赛龙借了 4.8亿元,不包括利息。政府拿出了一个亿,帮他还贷款,然后钱再还到政府的基金里。这样来维持他的银行信用。本来他说要付利息,最后也没有付。

本文综合自雪花新闻、澎湃新闻报道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