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到底是谁说美国硅谷没有足够的女性工程师?上周五有700位科技领域女性从业人员齐聚圣克拉拉会议中心(Santa Clara Convention Center)参与一场名为VerveCon的大会,让这样的传闻不攻自破,而这也是第一次有“科技女力”主导举办技术研讨会。

身为科技媒体记者,我二十年前住在旧金山湾区(Bay Area)时跑遍大大小小的技术研讨会,而这一次我被数百位热情洋溢的女性朋友(以及少数勇敢的男性朋友)所震撼。

这场研讨会的讲师包括数据科学家、用户接口(UI)设计师、架构师以及工程总监,来自Amazon、LinkedIn、Intel、Uber、Facebook、SurveyMonkey、Juniper Network、Netflix与IBM;与会者探讨了从人工智能(AI)、物联网(IoT)、搜索引擎、使用者体验(UX)、大数据(big data)以及安全技术等题目,而且这场会议与我已往曾经历过的完全不同。

包括VerveCon创办人Sudha Kasamsetty在内的众多与会女性朋友,都认为催生这场“科技女力”研讨会的主要动力,是因为去年夏天某位前Google男性工程师公开发表的一篇“备忘录”,主张不应该在工作职场上太过强调性别多元化,也引发了一场硅谷文化战争。 SudhaKasamsettyfounderofVerveCon_200 Sudha Kasamsetty

上述事件对许多科技业女性朋友来说是一记警钟,包括女性工程主管,她们可能错误地以为职场上的两性不平等问题是早在几十年前就解决的问题;但其实女性在工程领域仍是相对少数,而且许多女性在职场上薪资较低、表现较不容易被看见的情况仍然存在,女性朋友在科学、工程与写程序方面的能力也被贬低。

曾在IBM担任资深软件工程经理超过十年、现任LinkedIn工程总监Suja Viswesan表示:“我们不应该再沉默,因为我们已经得到教训;”而这种“应该要为工程领域姊妹们做些什么”的急迫感,或许是让VerveCon获得热烈回响的主要原因。

当然也有男性朋友对这场会议感到尴尬,发出例如“男性朋友不被邀请?或是不受欢迎?妳们如何排除男性参加者?”但这场主要由女性朋友发起、也为女性朋友设计的研讨会,在正面意义上,正好为男性朋友提供了一个从不同角度看到职场两性不平等的机会;如果有男性朋友们感觉有点受伤,你们应该可以了解许多女性朋友们遭受的待遇。

而VerveCon当然也是对所有男性朋友开放的,欢迎男性听众以及男性讲师们参加;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财经顾问Steven Lease就是少数参加了这场会议的男性听众,他对我说,他是因为协助担任女童军的队长,才意识到社会并没有给予女孩子们充分训练。2019年的VerveCon已经在筹备中,期望明年有更多男性朋友一起加入! vervecon_keynotepanel 数百位女性工程师齐聚VerveCon,点击查看大图 (来源:VerveCon)

这场会议聚集了来自不同技术领域的女性工程师,包括Dainippon Screen的半导体制程工程师,以及EDA供应商Synopsys与Cadence的项目经理,还有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研究科学家、多家新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而对这些女性工程师来说,共同的主题是渴望学习、跟上潮流,以及持续关注广泛的议题。

在一场由我共同主持的座谈会上,创业家Selina Tobaccowala (曾创办Evite、为SurveyMonkey前任首席技术官以及现任Gixo首席执行官)指出不间断慎重学习的重要性:“我一直非常清楚我的目标,以及每一年需要学习的新东西。” Selina Tobaccowala Selina Tobaccowala

而工程师该学习的不仅限于工程技术,Thoughtworks首席技术官Rebecca Parsons就认为,工程师也需要学习商业经济学:“你应该要能与商业领域的那些人沟通,”跳出技术思考框架很重要;她回忆她曾参与一场公司内部的大型会议,听到商务部门的同事谈论远大的来年营收目标,而她询问业务同事是否可能实现,回答都是否定的。 Rebecca Parsons Rebecca Parsons

不过会议继续进行、没有人质疑那些不切实际的目标;“虽然我觉得有点奇怪,”Parsons表示:“但因为我是团队的新人,而且想说我是技术人员,所以也保持了沉默。”结果在六个月之后,业务团队果然未能达成目标,而她学到的教训是,工程师不能总是躲在技术人员的头衔之后:“在开会的时候应该要全心投入。”

LinkedIn资深工程总监Kamini Dandapani则提醒听众要更加努力表现自己,她说她因为比较内向、在会议时很少表达意见:“但我喜欢书写,于是找到一种方法在会议之后总结自己的相法,透过电子邮件传送给相关的人、或是写成部落格文章;”无论如何,她认为将自己的想法与意见公诸于众很重要。 Kamini Dandapani Kamini Dandapani

Tobaccowala同意以上说法:“女性朋友往往在会议中保留自己的想法,但妳应该要说些什么,不然会被打上标签,被认为是没有意见的人;”她还提到了在职场上发起的“#metoo”反性别歧视运动,表示职场上有很多对女性有偏见但不自知的男性,例如有些男性朋友习惯在会议中打断女性同事的发言,必须要让男女双方都了解,这样的行为不会带来任何正面帮助。

而Parson则认为,指出某些特定行为是有性别偏见,比指责某人有性别歧视更重要:“焦点应该要放在他们刚刚有过的行为上;”人拥有偏见并不邪恶,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见:“邪恶的是不承认自己有偏见,或者是拒绝收敛这样的偏见。”

上周五出席VerveCon的听众们,点击查看大图(来源:VerveCon)

摘译:Judith Cheng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