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创公司Ampere Computing发布其基于Arm的服务器SoC,并承诺会“加速超大规模云计算创新”。 20180305-Renée-James *图1:Ampere Computing首席执行官Renée James。 *

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正是前英特尔(Intel)总裁Renée James,她将带领来自半导体与云端计算领域的多位架构师与专家,瞄准目前由英特尔主导,且快速成长的数据中心服务器市场。如此看来,这可说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然而,这对于James来说,最后能否实现公平正义还不得而知。另一方面,对于Ampere的Arm服务器SoC是否可能在几乎被英特尔垄断的情况下取得进展,行业观察家也抱持怀疑态度。

Ampere的简短发展史

事实上,Ampere推出的“新”服务器SoC芯片并不完全是新的。

据Linley集团首席分析师Linley Gwennap和其他密切追踪的市场分析观点显示, Ampere基于Arm的服务器SoC最初是由Applied Micro Circuits Corp.(AMCC)于2015年设计的。该款被称为X-Gene 3的产品是AMCC第三代基于Arm的服务器SoC,运行频率为3GHz,采用台积电的16nm FinFET工艺制造。

然而,AMCC的X-Gene 3却从未投入生产。AMCC从其上一代服务器SoC时开始遭遇亏损,加上X-Gene 3的开发成本不断上涨,最后在2016年底卖给了Macom。然而,Macom从一开始就把注意力集中在AMCC的通信部分,而不是其X-Gene Arm服务器业务。因此,X-Gene难逃被交易的命运,最终被私募股权公司Carlyle集团收购。

同时,James自2015年夏天离开英特尔后,于2016年初加入Carlyle,担任运营主管。Carlyle集团将X-Gene ARM服务器SoC业务更名为Ampere。James去年秋天成为Ampere的CEO。

简而言之,Gwennap说,Ampere的“新”服务器SoC正是“已经在市场上辗转反复一段时间了的同一个处理器”。

平心而论,Carlyle集团在重启AMCC第三代Arm服务器SoC业务的过程中,已经为Ampere现有的250名员工注入了新鲜血液。

Carlyle在Ampere安插的几位前英特尔工程师还包括:有30年工作经验的英特尔老将,担任Ampere首席架构师的Atiq Bajwa和新任硬件工程执行副总裁Rohit Vadwans。Bajwa是一位有着30年工作经验的英特尔老将,他曾经负责英特尔所有产品的X86架构,而Vadwans曾在英特尔担任平台工程负责人。AMCC X-Gene SoC首席架构师Greg Favor现在则是Ampere的资深研究员。

Ampere的发展蓝图

Ampere软件和平台工程副总裁Kumar Sankaran告诉我们,Ampere的第一款产品将在2018年年中之前推出。

该SoC的亮点包括内建大量内核(多达32个ARM V8 64位内核),性能高达3.3GHz,功耗低至125W,每插槽1TB的内存容量,以及高带宽PCIe—42个通道的PCIe Gen3,加上外部附加组件。Ampere宣称其首次亮相的X-Gene 3提供的内存容量和带宽比竞争对手的SoC高出33%。 20180305-Ampere 图2:Ampere首款产品的规格(来源:Ampere)

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市的Ampere公司认为,该公司将受益于最初由AMCC购买的64位ARM V8-A架构授权。Ampere将这项授权视为该公司有能力进一步定制芯片设计的关键。Sankaran解释说:“我们甚至可以根据应用需要来控制芯片的功耗。”

IDC计算机半导体研究副总裁Shane Rau告诉EE Times记者:“取得一项架构授权,能够让你取得长期的设计选择和差异化服务。”

他补充道:“如果你是一个认真的服务器处理器供应商,正在争夺这个领域的平均销售价格和利润率,那么你必须选择你的目标客户和市场,并为其设计一个能够实现差异化的价格,性能,功耗和特性的组合,并且长期保持这种差异化。” 简单说,取得架构授权就能拥有这些条件,而标准的Arm内核则不然。

但考虑到其他芯片供应商,如Cavium,华为(拥有海思),Broadcom,Qualcomm等也都拥有Arm的架构授权,所以目前还不清楚Ampere有多大的优势。

Arm生态系统准备好了?

Ampere的Sankaran指出,当今的市场渴望的是一个指令集架构产品,那便是X86的替代方案。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英特尔持续主导服务器SoC市场,暗示着市场需求似乎不利于基于Arm的服务器处理器。

IDC的Rau指出:“显然,由于缺乏硬件和软件生态系统,以及处理器设计无法在性能上扩展到足以与X86服务器处理器供应商竞争的程度,严重地打击了之前的Arm服务器处理器供应商努力的积极性。”

然而,Rau认为,由OEM,云服务提供商,ODM,OS供应商,应用程序供应商组成的Arm生态系统,目前已经“足以形成一个强大的数据中心系统”。

至于有关的处理器设计,Rau说:“我无法具体说明Ampere设计的技术优点。” 但他指出:“我只能说,包括Ampere,高通和Cavium等最新一代服务器处理器设计都具有上一代所没有的特性,比如更多的处理器内核,更高性能的内核和更大的缓存等属性,这些都是性能可扩展的属性”。

不断演变的需求

Ampere针对的是云端超级计算机执行的工作负载。 20180305-Ampere-1 *图3:Ampere瞄准云端处理器市场(来源:IDC) *

Gwennap观察到数据中心需求在不断演变中。几年前,整个市场全是关于Web层的应用程序,“只能做一些无聊的东西,比如网页和电子邮件,”Gwennap说,“今天,更多的是关于大数据和数据分析,包括深度学习。” 每当“Alexa”命令连接到云端时,数据中心服务器都必须识别语音,并准备好进行处理和分析。

最后,对于Ampere来说,为了在这一市场胜出,Gwennap说,“他们需要提供更多价值,包括提供每瓦最佳性能,每一分钱都物有所值。例如,高通公司在这方面就设定了很高的标准。”

Rau说:“云端超级计算机需要价格、性能、功耗和特性的灵活组合。”至于服务器SoC的具体设计,他认为英特尔拥有最广泛的X86服务器处理器产品组合,主要针对“双插座系统以及更高端系统”。

相形之下,AMD和Arm供应商的目标是双插座系统及更低端,特别是单插座的系统。Rau说:“这也许有一定的道理。” 他认为客户更喜欢单个处理器,通过自己的内部设计或配置系统至特定于服务器的工作负载,比如存储或网络,以实现最优化设计。

未来

当被问及Ampere的未来时,Rau似乎对Renée James和Carlyle集团的支持很有信心。他认为James的角色就是“与主要潜在客户建立关系”。Carlyle的支持也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它将有助于延续Ampere看好的产品长期发展蓝图。

Gwenapp则仍然保持怀疑态度。他进一步解释,对于Ampere来说,第一款基于前AMCCX-Gene 3的产品必须能在云服务器市场上大放异彩,不然就得靠下一代产品击出本垒打。

本文来自《电子工程专辑》2018年3月刊,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