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美国的上班族们头一回能够获知,美国最大的一些公司里,收入中等的员工挣多少钱,以及他们与CEO们的薪酬相差几何。

医疗保险公司哈门那(Humana Inc.)在一份股东委托书中透露,公司的员工收入中位数为57,385美元,CEO的收入是这个数字的344倍:1,980万美元。惠而浦(Whirlpool Corp.)称,公司的中位数收入者是一名在巴西工作的全职员工,年薪19,906美元;惠而浦CEO年薪是其356倍,达780万美元。医疗器械制造公司 Intuitive Surgical Inc.中位数收入员工的薪酬略高于15.7万美元,CEO的薪酬是这个数字的32倍,也就是510万美元。 20180413-salary-1 共有50多家大公司披露了员工薪酬中位数与CEO年薪之间的差距。今年,美国政府首次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员工薪酬中位数与CEO的薪酬,以及两者之比。

金融危机结束后,美国于2010年颁布了《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要求企业披露员工薪酬,从而帮助股东深入了解、质询美国各大公司的高管薪酬实践。经历了本世纪初和金融危机期间的一系列企业丑闻之后,投资者开始仔细审查CEO们不断上涨的薪酬,并敦促董事会更合理地将薪酬与业绩挂钩。 20180413-salary-ceo-1 拥护者表示,是时候让各大公司公布劳动力构成与薪酬水平了。

“大多数公司都说,员工是他们最大的资产——那投资者为何会对如此重要的因素,比如付给员工的工资,一无所知呢?”美国劳联-产联(AFL-CIO)投资办公室副主任Brandon Rees说。他认为,了解CEO薪酬与员工中位数薪酬之比有助于投资者评估该公司是否在创造高薪工作。

批评人士则称,美国不同公司的运营结构千差万别,所以薪酬比是一种低效工具,提供不了多少有意义的信息。举例来说,将低工资工作外包就能提高员工的工资中位数水平,让薪酬比降低。另一方面,很多公司在低工资国家经营业务,若把员工派到这些地方工作能使中位数工资员工的薪酬水平下降,从而导致这一比率大大提高。

此外,政府的披露规则在确定工资中位数上给企业留出了很大的余地,让直接横向比较变得更加困难。

一些薪酬专家表示,这些数字只反映了全球市场对于各级人才的激烈竞争。“我不认为CEO的薪酬过高,我也不认为员工中位数薪酬过低。”薪酬顾问 Ira Kay表示,他负责帮助这些公司披露薪酬数字。

首次披露出来的数字颇令人吃惊。一些中小型银行的员工薪酬高于规模较大的银行,而一些劳动力和商业模式大相径庭的公司,其CEO薪酬与员工薪酬之比几乎一模一样。 20180413-salary-ceo-2 员工还可以了解自己与同行薪酬的差距。

Willis Towers Watson高级监管顾问 Steven Seelig一直在为这些公司提供披露规则方面的咨询服务,他估计部分公司的员工刚看到这些数据时“大概会经历一个‘哀伤的全过程’。先是震惊,然后愤怒,最后接受。”他说。

迄今为止最大的差距出现在马拉松石油公司(Marathon Petroleum Corp.)。这家炼油企业去年的员工薪酬中位数是21,034美元,而CEO Gary Heminger的薪酬是这个数字的935倍,即1,970万美元。

位于俄亥俄州芬德利市的马拉松石油公司在披露文件中指出,公司的44,000名员工中有32,000人在高速公路部门的便利店和加油站工作,其中有许多是兼职人员。如果排除这部分员工,那么公司的薪酬中位数将接近126,000美元,薪酬比则会降至156比1。

这次披露凸显出了部门内部的差距。加工食品巨头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 Co.)CEO去年的年薪是420万美元,约为员工薪酬中位数46,000美元的91倍。规模较小的食品制造商凯洛格公司(Kellogg Co.)CEO年薪730万美元,是员工薪酬中位数(4万美元左右)的183倍。卡夫亨氏公司拒绝置评;凯洛格公司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美国银行(U.S. Bancorp)的员工薪酬中位数为58,269美元,低于两家规模较小的银行——辛辛那提金融公司(Cincinnati Financial Corp.)与BB&T公司(BB&T Corp),后面两者分别为91,647美元和84,5500美元。三家银行在股东委托书中均拒绝给出详细说明。 20180413-salary-ceo-3 统计时,公司必须把兼职人员、临时工和季节工算进去,但如果没有设定过独立承包人的薪酬,就不必把这类工作者计算在内。各公司还可以排除最多5%的员工,但仅限于非美国员工。

霍尼韦尔国际公司(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就根据规则灵活计算了薪酬比:这家工业集团排除了位于巴西、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和斯洛伐克等国的7,000多名员工。其员工薪酬中位数约为5万美元,而4月份就任公司CEO的Darius Adamczyk年薪则是前者的333倍,即1,675万美元。

David Jahn是纽约州布法罗市(Buffalo)霍尼韦尔研究实验室的一名电气技师,同时也是当地工会的领袖,他表示,薪酬披露使得霍尼韦尔的CEO与普通员工之间的差别更加清晰可见,而在明年的劳动合同谈判中,他们很有可能会提到这一事实。

“如果CEO的工资和我们一样越来越少则另当别论,但实际上并没有——他的工资还越来越高了。”Jahn说,他指的是过去十年来员工的医疗保险保费和自负额不断上升的事实。

霍尼韦尔发言人表示,Adamczyk的薪酬源于他2017年的出色表现,其中还包括35 %的股东回报率。 20180413-salary-ceo-4 在某些情况下,公司会公布SEC相关要求以外的薪酬细节。薪酬咨询公司Steven Hall & Partners常务董事Steven Hall表示,这些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员工,而非投资者。

“你必须用每个人都能明白的方式讲清楚你的故事。”Hall说,“怎样才能说服员工,免得他们对自己的薪酬感到不快?”

企业确定中位数收入员工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的只算现金收入、单独的薪金,或者把权益以及其他薪金形式也计算在内,他们必须披露所选择的计算方法。不过,一旦要将中位数收入员工的总薪水与CEO的收入作比较,那这两个数据都必须采用当前CEO年薪总额的确定规则计算。

CEO-员工薪酬比本身也会掩盖薪酬实践中的鲜明差距。

投资公司KKR & Co.与热水装置制造商艾欧史密斯(A.O. Smith Corp.)的薪酬比几乎一样,分别为429比1和428比1。KKR的联席CEO Henry Kravi与George Roberts的年薪都在1.13亿美元以上,员工薪酬中位数为26.5万美元。

相比之下,艾欧史密斯指出,他们的收入中位数员工是中国南京工厂的一名时薪制工人,工资相当于17,687美元,而该公司CEO Ajita Rajendra的薪酬为约760万美元。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