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7日,日本光学巨头奥林巴斯突然宣布公司正在关闭其在中国的所有相机工厂,同时考虑将未来奥林巴斯数码相机产品的生产工作从中国转移到越南。奥林巴斯(深圳)工业有限公司最高负责人小松享,通过广播向全体员工正式宣布:深圳工厂5月7日起停产停工。

虽然此前《日本经济新闻》曾报道,奥林巴斯可能将数码相机制造工厂进行业务调整,收缩在中国的生产线,但宣布这一计划依然让外界感到突然。

当做相机不如卖地赚钱时……

深圳奥林巴斯位于南山科技园北区,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是整个深圳科技企业最密集的一个区域,周边名企林立,有多家上市公司,与腾讯大厦仅相距3公里,周边房价在8万元/平左右,地块价值惊人。 20180509-olympus-1 此前,许多原深圳特区内的工业厂房都变身成为了商业综合体之后“身价”大涨,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企业用工成本、土地成本的不断提升,这也正是促使不少企业被迫撤离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20180509-olympus-3 深圳奥林巴斯工业园区位置优越,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曾被誉为“花园式工场”。

业务量萎缩至2008年巅峰期的20%

奥林巴斯发布的消息称,此次奥林巴斯关闭的中国工厂包括了奥林巴斯亚太区总部的深圳工厂。资料显示,成立于1991年12月的深圳奥林巴斯公司是日本奥林巴斯株式会社在深圳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传统相机、数码相机及其他相关产品的开发、设计和制造,是其全球最大的相机及零部件生产基地之一。

深圳奥林巴斯鼎盛时期曾有约1.5万名员工,不仅是奥林巴斯亚太区的总部,也是集团内最大的相机及零部件生产基地之一,目前在编员工1400人左右。

其实,虽然在中国摄照市场算不上最知名的品牌,但奥林巴斯在全球市场的地位不可小视。至今奥林巴斯还在数码相机巨头林立的日本市场占据老大位置。尽管如此,拍照手机对数码相机的冲击仍是拖垮整个行业的重要力量。 20180509-olympus-2 深圳奥林巴斯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小松享在宣布关闭工厂的同时发布《告部分员工书》,其中表示,“2008年之后,随着智能手机普及,数码相机市场迅速萎靡,2016年公司数码相机市场已经萎缩至2008年巅峰时期的20%,即2400万台,2017年诸多机型停止了生产。此外,深圳工厂投产至今已有24年,设备老化、外销业务也无发展空间,难以维持自身竞争力,因而不得不做出停产停工的决定。”

此前曝出财务丑闻

不过,对于奥林巴斯来说,除了数码相机行业的大势已去之外,自身原因也是困扰企业发展的重要问题。2011年11月8日,奥林巴斯突然发布公告,承认在过去20多年中,公司通过在系列收购案中向咨询公司支付高额费用掩盖其亏损。时任奥林巴斯总裁高山修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前总裁菊川刚、森久司以及审计员山田秀雄三人都牵涉其中。奥林巴斯的丑闻是被公司前CEO迈克尔·伍德福特曝出的,而这一丑闻曝光前,迈克尔·伍德福特因质疑公司账目造假被解雇。

已成立善后团队,曾说下半年会涨薪

其实此次关门消息并非毫无征兆。公司的所有“特殊人员”:即孕妇、产妇、工伤、病假等人员,在听闻公司可能关门的消息后,已递交诉求书,对于结业关门,对公司有何诉求。与此同时,善后处理团队已建立。

公司关门,对深圳奥林巴斯人来说,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指的是消息来得太突然,大家以为至少要后年才会搬。情理之中,则是近年随着奥林巴斯集团战略调整,工厂重心都要迁往东南亚,对于深圳公司最终将关闭,大家都有心理预期,甚至有不少人就是在等着关闭以获得经济赔偿。

“太意外了,我们前几天才收到下半年的涨薪通知。”一位在深圳奥林巴斯工作多年的员工告诉记者。

“没有想到,过年前还告知我们,今年9月份会有新产品放在深圳公司来做。”另一位员工表示。

深圳奥林巴斯工会已发布紧急倡议书,反对公司在未与公司工会平等协商确定且员工可以认同的补偿方案的情况下停工停产。 20180509-olympus-5 离职补偿未敲定

在深圳奥林巴斯公司发布的公告中,未给出具体的离职补偿方案,据悉,双方仍在协商当中。

近几年公司内部陆续有开放人员退出通道,可以按工作年限领对应月薪的“就业补助”离职,比如说工作5年可领5个月的“就业补助”,但仅限公司限定的部门,限定部门以外的职员离职则不予补助。因此这些年来离职的人员很多,目前在编的只有1400人左右,仅为鼎盛时期的不到1/10,留下来的很多都是没有开放过“就业补助”部门的老员工。

“50%以上是工作15年以上的老员工。”有资深员工表示。

日本相机制造业全面受挫

奥林巴斯停工停产的举动,将削减普通消费级数码相机产量,以便提升高端数码相机及无反可换镜相机产能,从而整体上逐渐淡出普通消费级数码相机产品线。

其实,近年来不仅是奥林巴斯,日本相机产业全面受挫已是大趋势。去年10月底,尼康中国宣布停止主要从事数码相机、数码相机用组件制造的尼康光学仪器(中国)有限公司的经营。而就在上月底,另一家日本相机品牌卡西欧也宣布退出消费类卡片机市场,转而专注高附加值相机领域。

有分析指出,目前的数码相机市场,手机已经基本取代了中低端相机,高端单反相机对普通用户并非刚需,只有小众的发烧级摄影爱好者选择购买。当数码相机、卡片机的市场份额被鲸吞后,剩下的专业相机板块的窄众消费很难支撑尼康等品牌的销售规模。有数据显示,全球的数码相机销量近五年来缩水近七成,去年全球单反机身和镜头的供货量不及2010年的1/5。

奥林巴斯整体运营不会有太大问题

成立于1919年的奥林巴斯明年将过百岁生日。尽管数码相机业务正在压缩,但事实上,相对于消费电子领域,奥林巴斯一直是以光学技术见长。

早在1920年,奥林巴斯就将显微镜成功实现商品化,在医疗领域作用重大的内窥镜也是奥林巴斯公司最先开发出来的。目前,奥林巴斯依然是全球精密光学技术的领军企业,在全球拥有108家集团公司,在其医疗、影像、生命科学三大产业中,医疗领域在净销售额中占比最大,超过70%。影像方面,在2016年日本统计的品牌份额方面,奥林巴斯的无反相机位居第一,超越佳能和索尼。 20180509-olympus-4 (source:快科技)

早在2012年时,另一日资消费电子巨头索尼还曾宣布以6.45亿美元收购奥林巴斯11.46%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并成立一家合资公司进军医疗设备市场。此举其实正是索尼看中了奥林巴斯利润颇丰的医疗影像业务。不过2015年时,索尼又出售了部分奥林巴斯股票,退居第二大股东。但这也足见奥林巴斯在医疗领域的强势地位。从这个角度看,尽管逐步淡化以数码相机为主体的业务,奥林巴斯整体的运营发展依然不会有太大问题。

目前深圳奥林巴斯主要有三大块业务,分别是相机、车载和显微镜。据公司内部人士透露,相机业务将转移至越南;车载业务不确定,有可能不做了;显微镜业务,高端的迁回日本,其余业务转至奥林巴斯(广州)工业有限公司。

本文综合自北京青年报、北京商报、证券时报报道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