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半导体产业链双重周期叠加,中芯国际喜忧参半

时间:2022-08-12 19:59:23 作者:观察者网 阅读:
随着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半导体行业进入下行周期,中芯国际也难免受到双周期叠加的影响。二季度,中芯国际库存水平持续走高,晶圆价格上涨也基本停滞,净利润同比下滑25%。“在过去几个季度加速消费、制造环节产能不断扩充后,行业整体进入供需平衡,部分环节进入去库存阶段。”中芯国际管理层提示风险称,这一轮周期调整至少要持续到明年上半年。
广告
【文/观察者网 吕栋】
受疫情影响,中芯国际部分工厂每年定期的停工检修没有在今年二季度进行,同时疫情对产出的影响也低于预期,帮助该公司二季度营收继续创下历史新高,毛利率也超过之前预期的上限。但随着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半导体行业进入下行周期,中芯国际也难免受到双周期叠加的影响。二季度,中芯国际库存水平持续走高,晶圆价格上涨也基本停滞,净利润同比下滑25%。

“在过去几个季度加速消费、制造环节产能不断扩充后,行业整体进入供需平衡,部分环节进入去库存阶段。”中芯国际管理层提示风险称,这一轮周期调整至少要持续到明年上半年。

告别本轮繁荣周期之际,中芯国际再度出现高层变动:联合CEO赵海军辞去执行董事职务,担任过ARM公司总裁的Tudor Brown辞去独立非执行董事一职。同时,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微纳电子学院院长吴汉明被委任为第一类独立非执行董事。

受多重因素影响,中芯国际AH股今天(8月12日)开盘后震荡下跌。截至收盘,该公司A股收跌1.8%,目前市值3375亿元;H股收跌3.6%,目前市值1350亿港元。重仓半导体的基金诺安成长混合下跌2.6%。

中芯国际A股股价走势
中芯国际A股股价走势

“双周期”叠加下增收不增利

“集成电路产业链进入被双重周期叠加的影响阶段。”

8月12日上午,中芯国际联合CEO赵海军在业绩会上表示,第一重是在疫情冲击、高通胀、国际局部冲突等多因素影响下,全球经济总量增速放缓的周期;第二重是半导体市场本身进入下行周期。双重周期的交互,给市场带来了一些恐慌情绪和不确定性。

财报显示,2022年二季度,中芯国际净利润为5.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4亿元),同比下滑25.2%;营收为19.0亿美元,同比增长41.6%,环比增长3.3%,超过之前3%的预期。

从量价层面来分析,中芯国际的收入增长应该主要归功于出货量的提升。根据财报计算,二季度中芯国际晶圆付运量(等效8寸)环比增长2.5%,而晶圆单价(等效8寸)环比增长0.8%。

据财报披露,今年上半年中芯国际资本开支达到25亿美元,新增折合8英寸晶圆5.3万片的产能。部分工厂没有停工检修以及新产能的扩充,为中芯国际增加出货量提供了支撑。

但从价格涨幅来看,中芯国际晶圆单价与上季度基本持平,也反映出行业上行周期见顶的迹象。

另一个反映行业景气度的指标是存货。二季度,中芯国际存货/收入和应收账款/收入分别为76.1%和63.6%。该公司存货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有明显提升,年初至今已经增长21.36%。

图源:长桥海豚投研
图源:长桥海豚投研

盈利能力方面,二季度中芯国际毛利率为39.4%(预期为39%),环比下滑1.3个百分点;单片毛利(等效8寸)为398美元,环比减少10美元/片。有机构通过成本分拆发现,中芯国际毛利率/单片毛利是七个季度以来首次下滑,主要是由于该公司单片可变成本和单片固定成本的增加。其中,可变成本提升主要来自于制造成本端,固定成本提升主要由于二季度一部分产能的扩充带来的资本开支提升。

产能利用率指标,不仅可以反映中芯国际季度的经营情况,也能从中折射出整个晶圆制造行业的景气度趋势。过去两年半导体行业的繁荣,带动中芯国际及同行多家厂商持续出现满产的现象。而今随着下行周期的到来,下游厂商的订单调整将直接影响晶圆厂的产能利用率。

财报披露,中芯国际二季度的产能利用率为97.1%,同比环比均下滑3.3个百分点。但有机构分析指出,考虑到二季度中芯国际并没减缓扩产的节奏,该公司产能利用率下滑可能不是因为订单需求减少,而是由于二季度上海疫情等不稳定因素对生产造成一定影响。

大陆营收占比再创新高

再来看下细分指标。

自从近些年美国对中国企业打压加剧后,中芯国际来自中国大陆的营收占比持续提升。最新数据显示,二季度中芯国际来自内地及香港地区客户的收入占比提升至69.4%,再次创下纪录。

在第一大客户华为遭美国禁令限制后,中芯国际来自中国大陆的营收占比一度下跌至55%,而如今提升至七成左右。在部分市场观点看来,这一方面表明中芯国际目前客户结构上相对稳定,以国内客户为主;另一方面也表明,国内其他客户目前已经填补了华为的缺口,占比在不断提升。

中芯国际2022年二季度财报截图
中芯国际2022年二季度财报截图

机构分析认为,由于中国半导体市场需求占全球3成以上,而中国大陆本土企业的芯片产能占比不到10%。随着美国《芯片法案》等事件的发酵,加剧国内半导体厂商把订单优先调整至国内本土制造厂,以保证供应链的安全。受此影响,中芯国际来自大陆的收入可能会继续提升。

在下游应用上,二季度中芯国际智能手机业务收入占比继续下滑,至25.4%。而在各板块中,“其他”业务收入仍是该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占比继续提升至34.6%。这些“其他”业务,主要包括汽车、工业等应用领域,反映出新能源车等产业带动下的旺盛需求。

上期财报发布时,中芯国际高管透露,消费电子疲软的同时,新能源汽车、显示面板和工业领域的需求增长,导致半导体制造产能结构性紧缺在短期内的加剧,“总体上终端硅含量的需求和增量尚未得到满足”。

由于中芯国际从今年开始不再披露各制程的收入占比,外界也无法观察该公司各制程的营收情况。不过,该公司披露了晶圆尺寸方面的数据,二季度中芯国际12英寸晶圆收入占比提升至68.3%,主要得益于新产能的扩充基本以12英寸为主。

展望三季度,中芯国际给出了收入环比增长0-2%的季度指引,意味着该公司有望实现营收19.03-19.41亿美元,略低于市场一致预期(19.55亿美元);毛利率38-40%,优于市场一致预期(36.31%)。

结合台湾联电法说会对下季度“价格端不增长”的预期,机构分析认为中芯国际三季度的增长仍然主要来自于产能端扩充。考虑到中芯国际今年还有25亿美元的资本开支没有使用,下半年该公司仍将保持扩产的节奏。但由于周期反转,其扩产节奏可能低于市场预期。

不过,赵海军等中芯国际管理层透露,晶圆代工行业的供过于求并不明显,很多(工艺)节点和领域的产能并没有增加,这是因为整个供应链成长的很慢。比如设备供应商交货不快,产能就建不起来,或者建起来发现硅片等上游产业没有增加太多。

“集成电路行业需求增长和全球区域化趋势不变,虽短期有调整,但本土制造长期逻辑不变。”财报称。

高层再现人事变动

自2020年中期在科创板上市以来,中芯国际在享受半导体繁荣周期的同时,也频繁受到高层人事变动的困扰。8月11日晚间的一份公告,再次引发外界对该公司管理层变动的关注。

据中芯国际公告披露,该公司联合CEO赵海军为专注履行联合CEO的职责,辞任该公司执行董事职务,自8月11日起生效。辞去前述职务后,赵海军将继续担任中芯国际联合CEO。

“赵博士已确认其与董事会并无意见分歧。”中芯国际公告称。

据中芯国际2020年透露,赵海军于1963年10月出生,为新加坡国籍,拥有20多年半导体运营及技术研发经验。2010年,赵海军加入中芯国际,历任中芯国际首席运营官兼执行副总裁等职务,2017年10月起担任联合CEO兼执行董事。

中芯国际公告截图
中芯国际公告截图

2019年3月,市场上曾传出赵海军将跳槽紫光集团的消息,但该消息迅速被中芯国际否认。

本次赵海军辞任执行董事,也意味着中芯国际两大联合CEO全部退出董事会。2021年11月,中芯国际联合CEO梁孟松、副董事长蒋尚义等4人辞去相关董事职务,此事曾引发上交所向中芯国际下发监管工作函。

与赵海军一同退出董事会的还有一名英国人。据中芯国际披露,William Tudor Brown由于其他工作安排,辞任该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董事会薪酬委员会主席、审计委员会成员、提名委员会成员及战略委员会成员职务,自8月11日起生效。

“Brown先生已确认其与董事会并无意见分歧。”中芯国际称。

履历显示,1958年7月出生的Tudor Brown是英国ARM公司联合创始人,曾担任ARM首席技术官、全球发展的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及总裁等职务。2013年起,他开始担任中芯国际独立非执行董事,同时兼任联想集团独立非执行董事等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芯国际公告前,Tudor Brown已在个人社交媒体宣布辞职的消息。他在领英页面上写道,“今日悲喜交集,加入中芯国际董事会九年后辞任,国际分化进一步扩大。”

图源:中芯国际
图源:中芯国际

有人辞职,也有人履新。据中芯国际披露,该公司委任吴汉明担任第一类独立非执行董事、董事会提名委员会成员及战略委员会成员,自8月11日起生效。

履历显示,吴汉明现年70岁,为微电子技术专家。2019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浙江大学微纳电子学院院长等职务,同时是睿力集成电路、比亚迪半导体、拓荆科技、北方华创等公司的独立董事,还曾担任过英特尔公司高级工程师、中芯国际研发部技术总监等职务。

高层的频繁变动之外,中芯国际整体人才储备也备受关注。

最近三个自然年度末,中芯国际的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2530人、2335人和1758人,占总人数的比例分比为16.0%、13.5%和9.9%。与此相关,中芯国际近三年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1.5%、17.0%和11.6%。

2018年-2020年的数据显示,中芯国际整体员工流失率分别为22.0%、17.5%和17.0%。作为对比,全球行业龙头台积电在这一时期的员工离职率分别为4.5%、4.9%和5.3%。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