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HAS 2021华为徐直军:五大战略、鸿蒙、子品牌HUAWEI Inside、海思芯片、5G

时间:2021-04-13 00:02:23 阅读:
华为分析师大会上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谈到了这些:公布五大战略、鸿蒙操作系统、透露子品牌HUAWEI Inside、谈及海思芯片、定义5.5G,华为的2021年还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去年我们主要时间在应对多轮制裁,今年要着力研究未来往何处去。我们的目标还是活下来,今年会有时间思考,如何更好地活下来。
广告

华为分析师大会上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谈到了这些:公布五大战略、鸿蒙操作系统、透露子品牌HUAWEI Inside、谈及海思芯片、定义5.5G,华为的2021年还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去年我们主要时间在应对多轮制裁,今年要着力研究未来往何处去。我们的目标还是活下来,今年会有时间思考,如何更好地活下来。

2021年4月12日,华为在深圳举办华为分析师大会HAS 2021,本届大会以“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为主题,邀请了400多名行业分析师、财经分析师、各行业意见领袖及媒体现场参会。

首日活动中,华为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出席就集团整理战略等做了发言并回到了媒体、分析师们的问题。

公布未来五项关键战略举措

  1,优化产业组合,增强产业韧性,尤其是增强软件能力、加强先进工艺弱相关产业投资和智能汽车部件产业投资;

  2、推动5G价值全面发挥,定义5.5G,牵引5G持续演进;

  3、以用户为中心打造全场景无缝的智慧体验;

  4、通过技术创新降低能源消耗、实现低碳社会;

5、努力解决供应连续。

预计2021年将有

  1亿台设备体验鸿蒙操作系统

  徐直军表示,2021年华为将持续打造全场景体验,提高硬件与软件服务能力。鸿蒙系统方面,预计2021年将有1亿台设备体验鸿蒙操作系统。

徐直军谈小米造车:华为坚持不造车 打造汽车子品牌

“大家都觉得华为就应该造车,华为有这个品牌,有这个技术能力,应该造车。你为什么不跟大家一样造车呢?小米都造车了。”

徐直军表示,但是我告诉大家,华为做这个决策,是经过了多年的讨论,慎重地来决策的。

他强调,产业界不是需要华为这个品牌的车,更需要华为ICT的能力,来帮助他们造面向未来的车。

所以,华为选择一些伙伴进行深度合作,用华为inside的方式,跟车企共同打造一些子品牌的车,赋能车企,真正把我们的车面向未来。

徐直军透露,华为选了三个伙伴,共同在打造三个子品牌。

一是北汽新能源,打造ARCFOX极狐品牌,今年第四季度开始,未来有一系列车推出市场另外分别是重庆长安,以及广汽。但两个品牌的名称还未确定。

“我们还设计了‘华为inside’的品牌,以后大家看到这个车上有这个logo,就知道是华为参与了。不是所有合作汽车都会有这个logo,只有使用了华为自动驾驶技术的汽车才会有这个logo。”徐直军表示。

徐直军:现在海思芯片没有地方加工、团队只要养得起会一直养

在被问及海思未来的营运模式时,徐直军坦言,海思的任何芯片现在没有地方加工,作为华为的芯片设计部分,它并非追求盈利公司,华为也对其没有盈利诉求。

徐直军表示,现在我们就是养着这支队伍,继续向前,只要我们养得起。

他最后补充,这支队伍可以不断做研究,继续开发、继续积累,为未来做些准备。

此前,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在3月底的2020年业绩发布会上谈及海思时表示,目前团队稳定,还有很多长期工作要做。

HAS 2021华为徐直军:五大战略、鸿蒙、子品牌HUAWEI Inside、海思芯片、5G

云业务频繁调整,集中精力做软件

华为云在近段时间迎来密集的组织人员调动。4月9日,华为内部发布公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被任命华为云董事长,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被任命为华为云CEO。

而就在几天前,华为还任命张平安为Cloud BU总裁,同时撤销云与计算BG( Cloud&AI BG),原服务器、存储等划归到“网络产品与解决方案”。这意味着,华为云与计算BG在成立仅一年多的时间后,即被拆除,且迎来剧烈人事变动。

一种解读是,华为有意将云业务单独打包上市,原因是云业务仍需要大量投入,但由于加紧零部件备货,华为目前的现金流已然不够。

徐直军回应称,成立云与计算BG的目的是服务器、存储、云业务能够协同运作,但后来发现这样反而消耗了云团队的经历。现在服务器、存储独立,云BU可以集中精力来发展云,核心目的是强化在软件领域的投资,增加未来软件服务收入占比,因为“云的核心就是软件”。

这个逻辑并不难理解。在芯片告急的当下,华为寄希望于软件业务增长,以减少对芯片的依赖。正如任正非所说,“未来是云时代,华为也要转向云战略”。

在未来五大关键战略中,华为也明确了软件业务的重要性,包括增强软件能力、加强先进工艺弱相关产业投资和智能汽车部件产业投资。

徐直军:5G的能力被夸大了

在交流中,徐直军坦言,5G的能力被夸大了。他自曝“我有次参加一个5G会议,我这个搞了10年5G的人也听不懂他们讲的5G。后来发现,大家谈的是5G时代,而不是5G。”

徐直军认为,4G向5G的演进,与3G向4G的演进,没有太多的区别。5G当然会比4G好,但没有现在大家想象的那么强大。

比如没有5G和5.5G,汽车能不能实现自动驾驶?徐直军就认为,汽车要实现自动驾驶,就要实现自主的自动驾驶。就像正常人,可以不依赖外界自己操控。如果车必须依赖5G和5.5G才能自动驾驶,那么网络断掉之后怎么办,对运营商的要求也非常高,不太现实。

“当然有了5G和5.5G对于实现自动驾驶更好,但更多是辅助。”他说。

所谓5.5G也是华为早先首次提出的概念,从场景角度,华为指出新增UCBC(上行超宽带)、RTBC(宽带实时交互)和HCS(通信感知融合)三大场景,与传统的eMBB、mMTC和URLLC,共同组成5.5G六边形。

 

责编:editorAlice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广告
热门推荐
广告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在线研讨会
广告
广告
广告
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