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驾驶「投资」加速内卷:挑选与反挑选|青桐资本x雷锋网

青桐资本 2022-01-25 17:56

本篇是【媒体采访】系列第109

探讨“智能驾驶”



2021年,智能驾驶赛道企业融资新闻接踵而至,行业热度急速升温。然而矛盾在于,国内创投机构多如繁星,具备想象力的可投企业如今虽有,但属实紧俏,能投进去的机会稍纵即逝。什么类型的企业会更受到资本青睐?另外,智能驾驶企业又究竟需要怎么样的资方?


近日,《雷锋网》新智驾智能驾驶投资发布文章。智能驾驶是青桐资本重点关注的方向,我们一直关注该领域的前沿技术和趋势动态,并有丰富融资经验。在本次采访中,青桐资本投资总监霍婷洁发表如下观点:


青桐资本投资总监 霍婷洁
 
 

仅有3成的智能驾驶企业能够获得战略投资、B轮或者更靠后的融资,能运营到中后期的企业并不多。实际上其他赛道也呈现出类似的情况,但这一特点在智能驾驶等硬科技行业尤为凸显。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智能驾驶赛道技术落地周期更长、需要大量资金持续投入、早中期回血能力较弱、研发难度大、涉及产业链较长、落地时对企业资源整合能力要求较高。

而从创投机构的角度看,对于这样的赛道,机构选择在早期估值较低的时候进行投资,相对成本较低,也能对冲赛道的不确定性风险。但在企业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估值增长速度较快,就降低了机构对后续投资的积极性。

从企业角度来看,在企业不同阶段,所需的资金背后的资源也会有所不同。早期企业,更需要的是能够长期支持的投资机构。这个赛道本身周期较长、研发难度大,核心团队需要在早期快速拿到资金进行研发投入、团队组建,同时逐步积累行业资源(当然一部分团队在创业初始已经具备了其中的部分条件)。这个时期的股东最好是本身基金周期较长、能够在企业发展的整体方向和未来融资过程中为企业提供帮助和支持的机构。
发展中期,企业的产品和技术已具雏形,需要开始逐步市场验证。这个时候更适合的是有一定行业资源的投资机构,能够为企业在业务上带来帮助和支持,协助产品的落地和研发推进。

到了中后期,企业自身的研发、团队、市场相对都比较成熟。此时需要的投资机构则是能够为企业在发展和上市规范化的路上提供帮助,或者能在企业未来上市中起到站台作用,帮助企业快速做大做强的机构。

此外,考虑到数据安全和未来政策风险,企业融资过程中选择美元基金还是人民币基金也是需要根据各个企业具体情况慎重考虑的要素之一。


 


以下内容转载自:雷锋网新智驾

作者:洁萍





2021年,为狩猎而生的创投机构们再次围猎智能驾驶赛道,企业融资新闻接踵而至,行业热度急速升温。


归国创业的技术大拿、离职不久正在筹备新公司的高管、商业模式逐渐清晰的垂直场景玩家......创投机构们犹如久饿的鲸鲨,一点点的血腥就能将他们快速吸引。


前不久,前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负责人王刚官宣离职的当天,就有至少三家资方希望通过新智驾与王刚取得联系。


再譬如,此前小马智卡相关高管离职后,也有不少资方向新智驾打听相关人员的去向及联系方式,并明确告知想要寻求机会投进去。


然而矛盾在于,国内创投机构多如繁星,具备想象力的可投企业如今虽有,但属实紧俏,能投进去的机会稍纵即逝。


供不应求局面下,本就内卷的创投企业,在智能驾驶行业,更卷了。


但问题是,这种现象是否只出现在智能驾驶行业?还是资方内卷的现象在智能驾驶圈更为凸显?


什么类型的企业会更受到资本青睐?另外,智能驾驶企业又究竟需要怎么样的资方?



僧多粥少:投资凶猛

2019年,资本寒潮席卷自动驾驶行业,叠加技术商业化落地前景黯淡,除了抗风险能力更强的头部企业能获得大额融资外,彼时一众创业者们都深陷焦虑的融资战中,忙着为接下来的发展争取过冬余粮。


由于估值与量产进度不匹配,在自动驾驶圈子中,当时还出现过一个月内三单投资跳票事件,甚至还有跟投方已经交付,领投方却临时跳票的尴尬局面。
风水轮流转。

在2021年,智能驾驶行业迎来投资数量和总金额最高的一个年份。

(图片来源:桔子IT)

桔子IT数据显示,2021年,智能驾驶领域产业链企业共完成153笔融资,总金额超千亿元人民币。


如果仅看主业在智能驾驶技术领域的企业,据新智驾不完全统计,2021年创投机构对相关企业的投资也超过100笔,远超往年水平。


而从2022年刚开年截至发稿,行业又披露超10笔融资完成消息,融资热度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另一方面,从智能驾驶领域的整体融资轮次看,目前创投资金多集中在种子天使轮至B轮。


这意味着,整体上在智能驾驶领域,有实力走到后期,商业模式具有可持续性,且对创投机构产生吸引力的项目相对并不多。


(图片来源:桔子IT)

2021年11月,南方都市报曾统计了近15年来,393 笔创投机构在国内自动驾驶领域投资的相关事件。


根据南都统计,在这393笔投资事件中,B轮之前的融资事件共有278笔,占比为70.74%,而在上市前来到了E轮的智能驾驶企业,仅有图森未来一家,金额为3.5亿美元。


换言之,仅有3成的智能驾驶企业能够获得战略投资、B轮或者更靠后的融资,能运营到中后期的企业并不多。


实际上其他赛道也呈现出类似的情况,但这一特点在智能驾驶等硬科技行业尤为凸显。


究其原因,在青桐资本投资总监霍婷洁看来,这主要还是因为智能驾驶赛道技术落地周期更长、需要大量资金持续投入、早中期回血能力较弱、研发难度大、涉及产业链较长、落地时对企业资源整合能力要求较高。


而从创投机构的角度看,对于这样的赛道,霍婷洁认为,机构选择在早期估值较低的时候进行投资,相对成本较低,也能对冲赛道的不确定性风险,“但在企业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估值增长速度较快,就降低了机构对后续投资的积极性”。


比如IDG资本作为自动驾驶圈颇为活跃的创投机构,就更偏向于投资处于成长期的初创企业,其投资轮次多集中于C轮之前。


头部VC的积极动作使得一些中小VC倍感压力。


但一专注于早期投资的腰部VC投资经理对新智驾表示,大机构也会错过很多好项目,“这时候小机构就要额外勤奋地去研究去抓”。


当然,当企业融资走到C轮及以后,此时企业早期的创业风险已被规避,确定性更高,再加上赛道火热、优质项目减少,资方的进入门槛也就水涨船高,竞争同样激烈。


某国家队基金自动驾驶项目负责人刘怡然对新智驾表示,企业估值迅速上翻,甚至产生泡沫,资方抢项目也会更难,“这时除了牌子大、名声响、口袋深以外,具备整合产业链资源能力的投资机构在企业眼里,就会更有吸引力”。



更卷,却也更审慎

但这并不意味着,创投机构们抓住钱袋子的手就更松。


智能驾驶行业在2015年左右开始受到大量资方关注,在2018年之前,所有自动驾驶企业都在讲技术的先进性,创投机构的热情也随之被点燃。


不过到了2018年下半年左右,无人驾驶技术仍不成熟,时有事故发生,且商业化落地也不及预期。


Gartner发布的“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显示,当时国内自动驾驶技术还处于技术触发期,离成熟和普及还需要至少10年,创投机构也就放缓了在自动驾驶领域投资布局的速度。


而现在,虽然全面拥抱电动化、智能化又给资方对这个行业的投资打了新的强心针,但在刘怡然看来,自动驾驶行业在经历了行业的周期轮动后,都在更深刻地思考如何活下去、走得更远。


投资机构也在判断,这个产业的实现周期到底有多长,开始以更审慎的眼光挑选企业。


技术能否快速落地,就自然而然成了投资机构当下关注的重点。


“我在跟一些产业资本的交流中,也更深刻地感受到,大家更务实了,已经不想要fancy的故事和好看的demo了。大家都在看企业的落地能力,看在贴近需求的场景里能不能做出商业壁垒。”

 

刘怡然认为,这也是为什么,在2021年,一些面向车厂提供前装量产辅助驾驶技术的L2级公司、提供车规级算法芯片、传感器的公司能屡屡获得融资。


投资机构的本质在于发现价值并适时退出,犹如牧民养奶牛,陪牛成长不是最终目的,在此期间得到牛奶供应,才是真正意义所在。


但在当下的智能驾驶行业,各企业成长阶段不同,形态也各异。


有的小而肌肉精瘦,会先选择就近的草地进食,偏安一隅,解决温饱和自我造血问题优选,但成长空间不大;


有的则骨架大而毛亮脂肥,一出生就直奔高地,但往往会步子奔得太大太急,有把自己耗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风险;


还有的则是现阶段看上去体型小,没有成长底蕴且抗风险能力弱,但实际上只要给足耐心和资源,就有潜力成长,踏上山顶。


这就十分考验创投机构们的分辨能力,有的会选择先看创业团队,有的则会直接在看好的细分赛道或者场景中挑选企业,比如百度风投更为关注感知环节、东方新能源汽车混合基金更关注决策层、辰韬资本就一直关注着矿山、港口、无人物流商用场景等。


“投资最核心的还是投人,所以团队是第一位的,尤其是创始人本人,所以肯定要考察创始人的一些背景能力、想法、格局等。”


新鼎资本投资了小鹏汽车、威马汽车、希迪智驾等企业,据其创始人张驰透露,投资希迪智驾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其创始人和董事长是李泽湘,“李泽湘是大疆的董事长,也是大疆第一大股东。他又干了一个自动驾驶项目,我们就投了,实际上这些人更容易成功”。


陆加(化名)所在的产业资本也投资了多家智能驾驶企业,她看好的创业团队,则分为两种:

一是创始人自身在智能驾驶技术或资源等方面有深厚积累,有融资能力、能带来客户资源或技术具有独特性,还有着执行力强的团队;


另一种可能创始人自身并不具备突出的上述能力,但是有很强的利他精神且迭代进步能力强,有互补的合作伙伴,在销售、技术、产品等方面,团队的综合能力过硬等。


实际上长于技术、产品或者业务的创始人很多,复星锐正投资了元戎启行、速腾聚创、一径科技等多家自动驾驶系统技术及产业链企业,其合伙人刘思齐在这过程中则发现,做得出色的创始人,大多都有着这些共性:对自己所从事的领域有信仰,能聚人会用人,还能不断迭代进步。


“新出来的公司要有明确定位,要么对于某些赛道有更深入的理解和洞察,要么更聚焦更能整合调动资源。”刘思齐表示,当(智能驾驶行业中的)新公司还在早期,投资人不会在这个阶段将退出路径作为考虑判断的主要点,关键还是大的逻辑思路对、人要对。



“钱也只是资源的一种而已”

那智能驾驶企业又需要怎么样的资方呢?


毕竟由于新进股东与自身经营理念不符,而导致企业正常发展节奏被扰乱的故事,在各行各业都很常见。


而在自动驾驶行业,最受关注的例子之一,则发生在明星自动驾驶创业公司Zoox联合创始人Tim Kentley-Klay身上。


Zoox由Tim Kentley-Klay和Levinson在2014年成立,因风格激进备受关注,但在2018年8月,Tim Kentley-Klay称,董事会在“没有任何警告、原因或答辩权”的前提下解雇了他。


而据当时彭博社报道,Tim Kentley-Klay的出局,可能就与最新的5亿元融资有关,“最新入局的投资者拿到了一些特殊的财务保护权,使他们在谈判时有足够的筹码”。


这实际上也是硅谷的“传统”之一,当创始人带领公司完成从0到1、从技术到产品的开拓,需要走向量产商业化的阶段时,职业经理人就被认为是管理企业的更适合角色。


同理,在企业的不同阶段,所需的资金背后的资源也会有所不同,正如一投资经理对新智驾所言,“钱也只是资源的一种而已”。


在霍婷洁看来,对于早期企业来说,更需要的是能够长期支持的投资机构。


自动驾驶赛道本身周期较长、研发难度大,因此核心团队就需要在早期快速拿到资金进行研发投入、团队组建,同时逐步积累行业资源(当然一部分团队在创业初始已经具备了其中的部分条件)。


“这个时期的股东,最好是本身基金周期较长、能够在企业发展的整体方向和未来融资过程中,为企业提供帮助和支持的机构。”霍婷洁表示。


因此也就有越来越多的创投机构,开始强调投后服务和投后管理的重要性,比如帮助企业直接联系媒体做宣发、提供创始人培训、进行公司结构管理等。


“另外,如果是一家优秀的公司,融资两、三轮了,那股东里都至少应该有三、四家投资机构,要注意去差异化对待每个投资机构的每个投资人。”


经纬中国的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同样认为,企业创始人要在这些投资人里提炼对自己真正有帮助的人,把自己的时间、精力聚焦在这些少数人身上。


而到了发展中期,企业的产品和技术已具雏形,需要开始逐步接受市场验证,这时就更适合有一定行业资源的投资机构,能够为企业在业务上带来帮助和支持,协助产品的落地和研发推进。


这也是为什么如今产业资本备受智能驾驶企业青睐的原因之一。


“CVC对行业会有一定的认知,知道大概会遇到什么问题、需要解决什么问题、需要帮什么忙,另外双方会有一些共同的客户,就能在产品上节约一些成本。”陆加认为,当下汽车行业已经从原先的简单上下游买卖关系,转变成了共建生态、你中有我的竞合关系。


“合作过程中,很多时候都会涉及到一些数据的回传、算法的迭代、硬件的适配。”因此从产业资本的角度看,他们本身也希望通过投资产业链企业,和企业建立更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


而到了中后期,此时企业自身的研发、团队、市场相对都比较成熟。


霍婷洁就表示,在中后期,企业需要的投资机构,则是能够为企业在发展和上市规范化的路上提供帮助,或者能在企业未来上市中起到站台作用,帮助企业快速做大做强的机构。


此外,还需要考虑到数据安全和未来政策风险,企业融资过程中选择美元基金还是人民币基金,也是需要根据各个企业具体情况慎重考虑的要素之一。


“到了后期,企业会有上市的预期,这时候就需要投资人对企业的上市规则、二级市场都要有所了解。”


还有投资人则认为,当美股IPO收紧后,这时候在国内能打通一二级联动的投资机构,对企业也会更有帮助和竞争力。



One more thing

“从我看自动驾驶赛道以来,去年是投资热度最疯狂的一年。”一投资人如此对新智驾感慨。


对于资方来说,好的一面是,这逼得每一个从业者都开始真正扎下去研究行业,或者从更深的维度去看待一家公司,“最好的投资人应该是懂产业和技术的投资人”。


坏的一面则是,由于VC巨头以及互联网大厂的入场,资金纷纷向头部公司聚集,推高了行业整体的估值,有时候甚至出现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难堪场面,对资方的判断和抗风险能力提出进一步挑战。


那资方对智能驾驶行业的热情还能持续多久?


“耐心”“长坡厚雪”“务实”——则是当下几乎所有新智驾接触到的投资人,都曾提到的几个关键词。



-END-


青桐资本·媒体采访】精彩回顾




青桐资本 青桐资本,助你专注创业!
评论 (0)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