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啥要干掉戈恩

传感器技术 2020-01-09 18:04



来源/制造界 

作者/张蓝翼

封面/图虫创意



藏身乐器盒、假护照出境、私人飞机转运......戈恩从日本胜利大逃亡的这一幕,堪比电影大片,震撼了全球汽车行业。


“大逃亡”后,日本媒体非常愤慨,《读卖新闻》称这是胆小鬼行为,是对日本司法制度的公然嘲笑,戈恩跑了也失去了证明清白的机会。日本检方则宣布没收戈恩此前缴纳的1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700万元)保释金


处于保释状态、3本护照都在律师手中的戈恩,究竟是如何“逃离”日本的?一个曾拯救了日本国宝级汽车企业的人,一个曾被日本全国上下尊敬有加的人,缘何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1/ 日产是日本人的骄傲


“日产”,顾名思义,日本的国产汽车,这个成立于1933年的品牌在日本人心里分量太重,被视为“日本人的骄傲”。


“二战”期间,日产是日本军方最大的军车供应商。1952年日产跟英国的奥斯汀公司开始技术合作,借助外力后,发展势头更是一路高歌,不仅开发出 “DATSUN” 210型轿车,还在1959年开发出了名声大噪的蓝鸟1000和蓝鸟5000两款车型。


在上世纪70年代,日产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出口商,业务范围覆盖五大洲。然而在此之后,日产慢慢开始膨胀,甚至在90年代提出“901计划”——“90年代,世界第一”


1990年,全球原油价格再次上涨,从每桶14美元直接暴涨到40美元。油价上涨,使得市场对于汽车的需求也从追求高新技术、动力强劲转成空间大、省油。同年,日本国土交通省又规定在日本销售的量产车最高功率不得超过280马力,这对热衷于开发高性能、大马力的日产无疑是当头一棒。


环境萧条,日本的各个汽车商都在求变。丰田依靠海外市场和良好的口碑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势头。本田则大力推广物美价廉的轻型自动车,一举超过日产成为业界第二。然而,此时的日产却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继续当技术宅,不顺应市场需求,不搞改款车型研发,反而减少产量。于是乎,其高端路线最终被泡沫经济崩溃冲击得一败涂地。


到了90年代末期,日产在日本国内销售的46款车型,只有3款盈利连续亏损7年,负债将近200亿美元。日产的主要合作银行——富士银行,也在金融危机中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钱帮忙。虽然日本政府也曾经给日产提供过850亿日元的贷款,希望帮日产走出困境,但依然是杯水车薪。


一系列的失败让日产在日本三大汽车厂商排到最末尾,濒临破产。其国内市场占有率从最高时的74%跌至1998年的不足20%,海外市场占有率不到5%,银行和通产省都已准备“放弃治疗”。


没办法,日产只好卖身自救。但烫手的山芋哪有那么容易甩出去。找老伙伴福特,福特说刚买了马自达,没有闲钱。找克莱斯勒,没有下文。就在这时,“救世主”雷诺来了。


作为雷诺汽车的最大股东的法国政府认为,和日产合作有助于推动国家经济的发展,而日本通产省也找不到合适的处理日产的方法,一旦日产破产带来的损失也不可估量。所以在两个国家政府的推动下,雷诺和日产达成了收购协议。


不过,这笔收购案中雷诺只对日产进行股份收购,并不收购日产的债务。这也使两家公司在业务运作和财务管理上保留了相对独立性


在雷诺看来,之所以愿意收购萎靡不振的日产,除了国家推动,还有以下三点考量:


一是日产具备完善的全球产业布局,其在世界17个国家拥有21个制造中心,年产总量达到240万辆汽车,并在全球191个国家和地区销售汽车。日产还拥有堪称世界一流的技术和研发中心,当时被车界称作“技术日产”。


二是两家公司的优势市场不同,雷诺主攻欧洲(85%)、南美、北非和中东市场,而日产则在亚洲、澳洲、中北美和非洲占据相当地位。


三是雷诺有高人,那就是戈恩。



2/ 戈恩奇迹


卡洛斯·戈恩,汽车业的神级人物。是出生在巴西的黎巴嫩裔,同时拥有法国和黎巴嫩国籍。


戈恩的传奇,在于企业经营成功。24岁入职米其林轮胎公司,赢得“成本杀手”声誉。此后戈恩又拯救了成立于1898年的雷诺。雷诺公司由法国政府掌握其44%股权,属于半国营。长期的官办性质让雷诺的产品和市场份额都很羸弱。1997年雷诺刚刚遭遇破产危机,戈恩进入后成为执行副总裁,负责企业内最重要的采购、生产和研发。他通过削减开支,关闭出现巨额赤字的比利时工厂,积极扩展欧洲市场。在砍掉15亿美元的成本后,“成本杀手”戈恩又一次众人皆知。


1999年,雷诺汽车以5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日产汽车36.8%的股权,以交叉持股的方式正式成立了雷诺-日产战略联盟。时任雷诺汽车副总裁的戈恩临危受命,担任日产的首席运营官。


面对日产,戈恩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降低两个公司的融合“成本”。他强调雷诺和日产携手,是结盟而非收购,这让日产内部和日本民众的品牌尊严和爱国情结得到了安抚,减少了不必要的对立情绪。


此后,戈恩重操拿手好戏,提出日产复兴计划——整合资源,削减成本,重新盈利,最终消灭债务。


日产当时各种零件材料供应商加起来有1145家,采购成本已高达汽车制造厂60%的成本。而戈恩从价格、质量、物流等多方面比较雷诺和日产各自的供应商资源,最终每个端口都选择成本最低的那家,对原来臃肿的供应商体系,进行了大幅度的缩减,这一个举措就将供应商数量砍掉一半,减到600家。


日产工厂的年产量为240万辆,但由于生产水平参差不齐出厂时只有128万辆,产能使用率竟只有53%。戈恩大刀阔斧地关闭工厂的同时,推进双方共享产品设计、产品零部件和生产平台。


传统日本企业讲究“年功序列”,大致相当于中国的论资排辈以及终身雇佣,不少员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新的任用标准则是能力至上。日产原来全球共有148000名员工,到2002年裁掉21000个职位,相当于原先数量的14%。


最终,日产奇迹般地提前完成了预定目标——2000年盈利27亿美元;2001年盈利29.7亿美元,债务缩小至30亿美元,工厂运转率提高到75%。2002年赢利提升至32亿美元。2003赢利突破49亿美元。雷诺和日产在全球销量达到535万辆,占有国际市场9.3%的份额,跃居世界汽车制造集团第五位、日本汽车制造集团第二位。


也就是在这一年,日产偿还完了所有负债。


戈恩在短短的两年内让日产一举扭亏为盈,成为了全球获利率最高的汽车公司;并且只用了4年时间,就帮助日产还清了公司全部2万亿日元的债务。这一令日产起死回生的管理案例,被日本人称为“戈恩奇迹”


2005年5月,戈恩出任雷诺汽车第九任CEO。自此,戈恩成为全球第一个主掌两家重要跨国汽车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同时执掌横跨8个时区、相隔近万公里的两大国际汽车巨头的双CEO,并自此执掌了雷诺-日产联盟。


2010年4月7日,戈恩一手又促成了雷诺-日产和戴姆勒的结盟,二者交叉持股,合组为全球第三大汽车联盟 。戴姆勒是全球第一大商用车和第二大卡车制造商,以生产梅赛德斯-奔驰闻名。


2016年,日产作为三菱多年的合作伙伴,偶然发现了三菱汽车油耗量造假,立马通过媒体曝光了这一消息,导致三菱汽车股价狂跌。戈恩看准时机收购三菱34%的股权,雷诺-日产联盟再添一员,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由此诞生。戈恩也有了新身份——三菱汽车董事长


虽然在2017年戈恩卸任了日产汽车CEO的职位但他始终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也是联盟的灵魂人物。组成该联盟的雷诺、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在全球几乎无任何单一竞争对手可匹敌



3/ 倒台内幕


成为全球汽车领域最耀眼的明星后,戈恩与日本企业的矛盾也开始加深。


一直以来,戈恩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那就是,将雷诺、日产、三菱三家企业进行合并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2017年,雷诺-日产联盟发布 “Alliance 2022”规划,在这一规划里,戈恩有意让雷诺与日产完全合并


关于雷诺日产合并的方式曾经有过多种猜测。包括双方重新组建一家控股公司,或者调整二者的交叉持股方式,改为单向持股。


但日产汽车无法接受将自己的企业拱手相让,来自日产内部的这些反对派人士担心这家日本企业落入法国的控制之下


日产汽车虽然销量更高,但在联盟关系中的话语权较低。雷诺拥有日产汽车43.4%的股份,日产汽车则持有雷诺15%的无投票权股份。两家公司的人士都认为,如果没有日产汽车股份的股息,以及分享汽车零部件和设计带来的规模效应,雷诺将难以独立生存。


法国政府将该国汽车厂商视为国家制造业的关键组成部分。法国政府希望维持雷诺与日产汽车之间的牢固联盟,但也认为,雷诺在日产汽车的控股权赋予了雷诺在决策方面的强硬话语权。


显然,作为整合两家车企的关键人物,戈恩被逮捕背后的原因并不简单。这无疑与联盟内部的争斗有关,日产要夺回主导权,但是戈恩背后有法国政府支持,日方必须发出有力度的攻击。



4/ 干掉戈恩


2017年,日产汽车被爆出不当检查丑闻。2018年7月9日,日产又曝出油耗和尾气数据造假事件。一年不到,日产连续出现两起质检丑闻,令视荣誉如命的日本人自尊心大受打击。


但这只是开始,火紧接着就烧到了戈恩的身上他被指控存在财务不当行为。戈恩在2010年到2014年的5年间,实际收入为99亿98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45亿元),但对外宣称只有49亿87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22亿元),平均每年1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450万元)。


检方称,戈恩的收入中大约有50亿日元未公开,未纳税。这属于“虚伪记载有价证券报告书”,违反了日本的《金融商品交易法》。在日本人看来,这不仅违法,更是企业家道德低下的表现。


此外,戈恩的第二任妻子卡罗尔在法国、东京、黎巴嫩、巴西都有私宅,其中黎巴嫩的住宅由日产的子公司代为支付购买费用。戈恩大致挪用了日产5亿日元。还有就是从2002年开始,戈恩每年为自己的姐姐支付10万美元的咨询费;戈恩个人炒股损失的40亿日元,也由日产公司代为填补,等等。


总之,2018年11月19日,卡洛斯•戈恩刚从专机下来,就被来自东京地方检察院控制并带走。雷诺汽车公司随即宣布,首席运营官蒂埃里·博洛尔将接替戈恩。紧接着,戈恩被解除了三菱汽车集团老板的职务。


就在戈恩被逮捕当晚,日产时任CEO西川广人在位于横滨市的日产公司总部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招待会上不仅没有日本企业面对丑闻时“鞠躬谢罪一分钟”的常见桥段,取而代之的是西川广人怒斥戈恩的种种卑劣行径。其神情之激愤,言辞之激烈,仿佛戈恩是全民公敌。


干掉戈恩,似乎是人心所向,势在必行。


身为外来者,戈恩与日本的文化格格不入,他本人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过对日本文化无感。他更不懂得含蓄。戈恩爱好摆阔,为庆祝与第二任妻子的婚姻在凡尔赛宫举行豪华派对,这与日本文化完全相悖。


戈恩无视日本的商业传统,上台就减少一半的零件供应商,卖掉了所有非汽车相关产业。为快速实现盈利,接管日产汽车后的戈恩果断裁员2.1万人这样的手段大大违背了日本“终身雇佣制”的潜规则。日媒就称,“戈恩的成功是上万个日本普通家庭的破碎堆出来的。”



5/ 跨海逃亡


据黎巴嫩MTV新闻报道,一手策划了这场“千里逃亡”计划的人,正是戈恩的太太卡洛。


她安排一群前特种部队士兵乔装为Gregorian乐队成员,假装于新年晚宴时受雇到戈恩的东京豪华公寓表演,实为协助65岁的戈恩逃离东京住宅。


在表演结束后,167公分身高的戈恩藏进182公分的低音大提琴琴盒里,从日本检警眼皮底下离开。



消息显示,戈恩一伙人未选择东京机场,而是直驱大阪关西机场,在那里,戈恩使用一本非本人的假护照骗过了日本海关。然后搭乘一架庞巴迪挑战者私人飞机先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堡,随后换机飞往黎巴嫩。



根据航班资讯,戈恩乘坐的班机于30日清晨4时许降落黎巴嫩首都贝鲁特。黎巴嫩总统府消息人士透露,戈恩持法国护照和黎巴嫩身份证,从土耳其入境黎巴嫩。


上述说法并未经过证实。关于他如何通过日本海关并成功飞往黎巴嫩的细节,目前仍不清楚。日本出入境管理厅相关人员表示,没有人以“戈恩”的名义离境,这意味着戈恩很有可能在他人帮助下使用假名和伪造证件离境日本


但显然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营救计划。黎巴嫩媒体报道,戈恩现在与妻子卡洛团圆,待在贝鲁特的家中,他非常高兴,重获自由。



6/ 逃离之后


12月31日,戈恩通过在纽约的代理人发布声明,确认已抵达贝鲁特。被困日本近400天之后,这位全球车坛的传奇人物在声明中指出,自己并非逃避法律制裁,而是“逃离日本的司法不公及政治迫害”。


“不会再被日本有罪推定、无视人权的司法体系当做人质……我终于能够自由地与媒体沟通,并期待开始下一周的生活。”


黎巴嫩和日本并未签署引渡协议,这也意味着戈恩将很难再被引渡回日本受审。戈恩少年时代生活在黎巴嫩,除具有黎巴嫩国籍外,还拥有法国和巴西国籍。当天,黎巴嫩外交部发表声明表示,戈恩是合法入境,至于戈恩是怎样从日本出境的“完全是他个人问题”。 黎巴嫩安全部门也发表声明证实戈恩在黎巴嫩境内不会面临任何法律诉讼。


戈恩出逃后,也让对此毫无察觉的日本执法机关颜面尽失。东京地方法院没收了其所缴纳的15亿日元保证金。多家日本媒体怒骂戈恩为“懦夫”。


日本东京法院表示,目前尚未取消对戈恩出境的禁令。而负责戈恩刑事案件的日本检察官对媒体称,不知道戈恩严格的保释条件有任何变化,并表示将与黎巴嫩当局展开司法协作,使戈恩能够尽快回到日本受审。


自2018年11月19日因涉嫌经济、金融犯罪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逮捕之后,不到400天的时间里,戈恩的故事从一出“反腐剧”演变成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内部“宫斗剧”,再到戈恩在保释期间逃离日本上演“越狱”,这场时间跨度三年的“大戏”还在继续。


当地时间1月1日,戈恩通过律师对外表示,将于8日在贝鲁特举行记者会。届时,相信诸多未解之谜会最终揭开。


 

为您发布产品,请点击“阅读原文”

传感器技术 制造业的未来是智能化,智能化的基础就是传感器; 互联网的方向是物联网,物联网的基石也是传感器; 关注传感器技术,获得技术资讯、产品应用、市场机会,掌握最黑科技,为中国工业导航。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