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公主号的真面目!美国的公司,英国的国籍,日本的锅…

嵌入式资讯精选 2020-02-22 00:00

灾难面前,日本的应对总是让人肃然起敬。像是地震的时候,他们的临危不乱,他们的淡定自若,正是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是那样的多灾多难,才让他们从小就有意识的去面对这一些吧。


听起来有些小小的心疼,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就是那样,只能“认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他们这个听天由命的态度放在这次邮轮上面,有些人看不太下去了,一种放置的态度让部分人心生不满。


钻石公主号

美国的公司,英国的船籍,日本的锅



让我们把时间线推到1月20日。这一天,一艘名为“钻石公主号”的邮轮从日本的横滨港出发。这艘船上有一名香港的乘客,于1月25日,在中国香港下船,2月1日被确诊为新型肺炎患者。


这艘船原定是2月5日到达横滨港并且下船,但由于曾乘坐这艘船的乘客确诊了新型肺炎,包括乘客、船员在内整艘船近3700人都必须要进行健康寻问和体温测定。


检疫人员对船上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的和密切接触者共273人做了病毒检查,有31人的检查结果已出,31人中确诊10人感染新型肺炎。


日本宣布,全船3700人从此时到未来的14天内不得下船,在船内待机。这之后,我们看到了各种日本对于这艘船“救援不利”的新闻爆出。



有乘客在船上挂起了各国的国旗求救,写着“药物不足”。挂出这个求救信号的,是一些有基础病的乘客,他们原先带的药只够到2月5日(下船日),他们没有准备多余的药,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不安。


不停地有乘客在船上发布推特,表示便当是冷的;船上待着很难受;无法自由的活动。


每天的新闻,船上新增的确诊人数都在增加。船上各国的乘客向自己国家的政府求救,但没有得到回应。


舆论对这艘船的评价变成了:“恐怖游轮”、“病毒器皿”、“高级监狱”。


有关船的新闻,看着网上的求救声,看着确诊人数不断上升,部分人认为日本这次的处理实在是“没有人道”。



一位日本神户大学传染病内科的教授,岩田健太郎曾登上这艘船,之后立刻发布视频质疑这艘船的对应,主要是这三个点:

1、船上没有区分红色区域(危险区域)和绿色区域(安全区域)

2、船上没有常驻的应对感染的专家

3、出现症状的日期与时间的数据没有记录


日本厚劳省副大臣桥本岳为证明船上有划分区域,专门登船拍了照片,给大家展示左手为清洁区,右手为不洁区。


被网友扒出这两个门走过去后是连在一起的,更是对日本政府的作为不能理解。


那么,日本在这艘船被封闭的14天究竟做了什么呢?



许多人没有明白其中一点,在旗国主义的制约下,日本能够对钻石公主号做的事情是有限的。钻石公主号的船籍是英国,船上插着英国的旗子,船上是英属海外领地,船的运营公司是美国,也因此存在无法适用日本法律和行政权的情况。而日本,如果是拒绝钻石公主号入港也是没有问题的。


说实在话,这艘船,日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不接,会被舆论淹没,接了,就是烫手山芋。美国和英国压根没有考虑让船停靠到他们的港口,结局便是...日本接手了。


这艘船上有1100位日本人,出于人道主义,日本让船靠在了横滨港。


公主号客房之一

并不是船停靠在日本就没事了,这之后,对于邮轮上需要做什么的,给乘客们怎样的服务,采取怎样的防疫措施,这些其实应该是由邮轮的拥有者和归属国主要负责的,但从这次宣布隔离到下船,作为邮轮的拥有者和邮轮的归属国,并没有看到采取什么实际的措施,日本这之后还要承担乘务员以及乘客的检查,并且提供生活支持。


日本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对钻石公主号展开一系列的“救援措施”。这其中牵扯到旗国主义原则,也限制了日本的活动,这其中包括了医疗救助的活动。


船上每天都会有确诊的人,而日本全国的针对感染症的床只有1800张左右,青年君查了一下资料,一家有感染症床位的医院,也就只有2-6张床,东京某医院有26张左右,就是这样的状态,将被确诊的人送往相应的医院当中。


为确保3700人能够安稳的度过这被隔离的14天,先是每个乘客都派发了口罩,和消毒用品。



抗疫最重要的是免疫力,每天送到房间的食物都是尽可能的保持新鲜,尽管还是有乘客会吐槽,食物是凉的。



民间也有很多企业伸出援手,像是酸奶、乳酸菌、泡面、运动饮料,以及被丢弃的4000份烧卖便当。



因为要在封闭的空间隔离,服务员还给每个房间发放了娱乐用品打发时间,像是扑克牌和数独游戏。



船上开放了免费的wifi,还给乘客发放了2000台iphone手机,更方便接受讯息,虽然下船的时候手机需要归还。


大家最担心的便是有基础病的乘客,由于无法下船,药面临着不够用的现实局面。


日本开放了咨询窗口——厚生劳动省,向专门的医生咨询,并申请药物,虽然药想要短时间快速的到达乘客的手中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只能说是尽力了。


各国的乘客发视频到SNS上希望自己国家的政府能够采取一些措施,展开援助,直到2月15日,美国、韩国、加拿大、英国等国家才有所动作,决定接回自己的侨胞。


最应该接受这艘船的英国,更是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在各国都接走自己的侨胞后,18日英外交部姗姗来迟,接走了74位同胞,一位船上的英国男子对这次英国政府的做法表示:“我曾以身为英国人而感到骄傲自豪,但我从未想过自己的国家会如此的冷漠。


当然,我们亲爱的英国在19日还是刷了一下存在感,表示日本如果因为新型肺炎感染扩大导致无法开奥运,伦敦还是很愿意替日本举行的,并且也做好了准备。(开奥运你倒是积极举手,停船靠港的时候人呢?


对此,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十分的不满,并回应:“别忘了扩大感染的钻石公主号游轮是船籍是英国的。”、“为争取市长选举发表这种言论,十分不当。”


日本“佛系”防疫措施



2月13日、14日这两天,日本国内突然增加了新型肺炎的确诊人数,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网上的舆论开始导向了“日本的开卷考试考得一塌糊涂。


日本的首例因新型肺炎死亡的患者,是在死后才被确诊为是新型肺炎,日本的首例因新型肺炎死亡的患者的女婿,也被确诊为是新型肺炎,和歌山也突然新增了多例患者。



日本像极了1个月前的WH,日本政府对新型肺炎还是如同流感一样对待,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官网在当时还是写着“大家不要过度恐慌,勤洗手,勤消毒,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这一系列“佛系”的防疫措施,让中国网友很着急。


“为什么在日本街头还有那么多人不戴口罩?

除了部分人是因为没有意识到戴口罩,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这个答案应该大家心里都有数。


前段时间日本给中国捐了不少口罩,这其中有不少,是日本民间自发的力量,通过扫日本各大药妆店的方式,搜集到的各种口罩,寄到国内。寄到EMS动弹不得,寄到日本大街小巷的药妆店口罩处都是售罄的状态,什么时候上货都不清楚,寄到日本老龄人戴着发毛的口罩,他们不敢换,也没得换。到现在,日本的药妆店还能看到有人高价雇人排队买口罩的人,现在的口罩市价可观,不少人指着卖口罩发一笔横财。说人家日本民众不安,那是肯定的,但是有什么办法,前有新型肺炎,后有花粉,买不到口罩的绝望,逛了几家店都是空空的货架,这滋味,请细品。


“日本为什么不封城?


有中国前面一个例子在那,封城能见到实质性的效果,为什么日本不那么做呢?在日本想要限制人生自由的措施,需要有复杂的法律程序的大前提,从这一点上来看,封城便不太可能实现。


而这一点,也能从日本的包机从武汉接回同胞的时候,有两人拒绝接受检查,日本的做法,并没有强制两人进行检查上可以看出。


但日本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像是为了控制住病情,日本决定提早实施「指定感染症」政策,实施这项政策,相关部门就可以勒令疑似患者接受检查并强制入院,有效减少民众不愿配合的情况出现。


而日本国民也属于高度自律,对疾病也好,灾难也好,都有自己的一套防护措施,平时就注意消毒、勤洗手、戴口罩的他们,也难怪对待新型肺炎就像普通流感一样。


只是限制出门这件事对于他们本身来说就是不太实际的,日本只能做的是“呼吁”而不是“强制”。不过能够在家办公的企业,也都有陆续采取在家办公的措施。


像是大型活动的举办,日本也无法下达“命令”的措施,而是委婉的告诉大家,在以“防止新型肺炎病毒成为流行病毒”的大前提下,大家自觉的决定是否要去参加活动。


也不知是不是怕有些人听不懂这样委婉的表达方式,天皇率先取消了自己的庆生活动。


几万人参加的马拉松也变成了200人参加的专业马拉松。


虽然没有像“封城”一样快很准,斩立决,只能说日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做些什么吧。


只能说这样佛系的防疫措施,真的很“日本”。


凡事以“人”为本




面对疾病,他们也是以“人”为本。


在新型肺炎刚刚爆发的时候,日本用自己的言行举止,告诉了我们,我们要防的是“病毒”,不是“人”。


新型肺炎的爆发,有一段时间舆论把中国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而日本的政府官方,在宣布日本确诊的新型肺炎患者时,不会公开国籍,和患者的个人隐私。


日本的学校给家长一封信,信上写着,“随着新闻和网络的情报传播,我们很担心那些与武汉有关的人接收到不正当的歧视言论。希望家长在和孩子说话时,要在言传身教间培养他们正确的人权意识。


在中国与疫情做斗争的时候,日本的街头,能够看到各种加油的话语。


日本的一些企业禁止歧视中国籍的员工,并且鼓励中国籍的员工举报这种不良风气。


对于入境日本的人,限制持有湖北省、浙江省签发的护照或14天之内有滞留过湖北省、浙江省的人”,对于后者,要求“自主申告”。


日本的某家酒店接受了近200名从武汉回来的日本同胞,那附近的居民,为他们在酒店旁做了应援活动。一句“欢迎下次再来”,打破了病毒建造的隔阂。


像是口罩的购买,日本商家难道就不知道会有黑心的商贩利用口罩发横财吗?但还是以人为本一视同仁,没有区别对待的贩卖。虽然这样的方式让最需要的人买不到了,虽然这样的方式在常人眼里看是那么的“愚蠢”。


当然,日本在这次疫情的处理上面,肯定也有做得不完美的地方。


就像是钻石公主号,日本做得不好的地方的确是有的。所谓的隔离措施做得很好官方辟谣,漏洞百出,无法让很多人信服;像是厚劳省的加藤大臣对于为什么就这么放乘客下船,原因是“因为对新型肺炎不了解,反正我负责任决定放回去了。”像是下船后,各个国家还是要求下船的乘客再隔离14天,而日本的乘客在下船后跑去吃寿司,坐公共交通回家。


就像是新型肺炎的检测方式,一定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才能够进行检查,繁琐的规章制度,也很有可能措施良好的治疗时机。


像是东京的奥组委会长再三强调日本不会取消奥运,表示自己每天都会向神明祈祷新型肺炎就此消失,并且会坚持不戴口罩到最后。


如今,日本的疫情控制得如何,我们并不能够得到什么确定的答案,但就现状来看,还是多少让人不安的吧。


目前,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汤加、萨摩亚、以色列、基里巴斯、所罗门群岛、韩国、泰国和不丹9个国家限制飞往日本,美国和台湾地区也对前往日本发出警告。


如果日本想要顺利举办奥运,可能还有许多需要做的...


来源:东京新青年



1.嵌入式就业的那些事~

2.FreeRTOS 10.3.0正式发布,源代码迁到Github!

3.2020年第2期《单片机与嵌入式系统应用》电子刊新鲜出炉!

4.简单快捷又可靠!一起来体验KE系列MCU的电容式触摸方案

5.Arm宣布推出Cortex-M55核心和Ethos-U55 microNPU,瞄准低功耗Edge AI

6.ANSI C、ISO C、Standard 是什么关系?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根据您提供的版权证明材料确认版权并支付稿酬或者删除内容。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我要评论
0
11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