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沙东新冠口服药国内申报上市,但我们可能不需要

原创 芯锂话 2022-06-29 20:38


默沙东中国总裁田安娜近日表示,新冠口服药莫努匹韦(Molnupiravir)已经在国内递交了上市。


如果放在半年前,这一消息或许会引得不少人欢呼看到了“人民的希望”,甚至还有可能重创国内其他新冠概念股的股价。但如今情况发生了变化。


目前国内疫情稳定,辉瑞的新冠口服药已经在国内获批上市,国内不少玩家的新冠口服药处在撞线前夕。在这种情况下,默沙东的莫努匹韦就显得没那么诱人了。


毕竟,你说引入莫努匹韦图什么呢?图它效果不够好?安全性存疑?还是价格高?


/ 01 /

疗效不高价格高


作为全球第一个问世的新冠口服药,莫努匹韦在问世之初曾被看做是拯救世界的存在。


当时,默沙东的全球研发主管表示,Molnupiravir是以雷神之锤Mjollnir来命名的。寓意是希望Molnupiravir如电影中雷神之锤给予灭霸致命一击一样,也给予新冠病毒致命一击。


可惜的是,这把锤子没能给予病毒致命打击,反倒是节节败退。


去年10月初,默沙东公布莫努匹韦针对轻症患者的三期临床数据,29天后与安慰剂相比,莫努匹韦将非住院患者的住院或死亡风险降低了50%,降低了100%的死亡风险。


在没有其他口服药问世的情况下,这一数据也算惊艳。虽然效果不及中和抗体好,但胜在服用方便,价格也相对较低。


但在后来的临床数据中,50%的保护率也没能保住。


11月底,默沙东更新了莫努匹韦针对轻症患者三期临床的完整数据,与安慰剂相比,莫努匹韦降低了所有受试者30%的住院或死亡风险,降低了89%的死亡风险。


从50%下降到30%,保护率大跳水,可以说莫努匹韦的效果已经到了可接受的最低点。


与此同时,紧随其后上市的辉瑞也公布了新冠口服药PAXLOVID的临床数据,对轻型和普通型患者的保护率达89%。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PAXLOVID的对比下,莫努匹韦的效果更加遭受质疑。


二者入组人群情况不完全相同,在莫努匹韦试验里,安慰剂组重症死亡比例达到了14%,在PAXLOVID中则在7%左右。虽然不能直接比较,但仅从数据来看,PAXLOVID的效果要强得多。


因为疗效的下降,国外一些国家开始对默沙东的莫努匹韦“say no”。2021年年末,法国卫生部长就表示,由于默沙东新冠口服药的试验数据令人失望,已经取消与默沙东签订的订单。


今年2月,《金融时报》也曾报道,由于数据问题,默沙东的新冠口服药可能不会被欧盟批准。即便在美国,不少医生也将其当作“备胎”,只会开具给那些不能使用Paxlovid的患者。


“人民的希望”光环不再。不过,别看莫努匹韦的效果不好,但它的价格可不算便宜。


莫努匹韦在欧美发达国家的价格为700美元一个疗程,折合人民币约4700元。作为对比,PAXLOVID在欧美发达国家的价格为500美元一个疗程,折合人民币3350元,价格要稍低一些。


那么,如此昂贵的价格,却只能为轻症患者带来30%的保护率,对患者而言莫努匹韦是否真正具有临床效益还有待商榷。


除此之外,莫努匹韦还深陷药物安全漩涡。


/ 02 /

致癌、致畸、增加病毒突变?


致畸、致癌、增加新冠病毒的突变......从获批上市至今,市场对莫努匹韦安全性的质疑从来没有停止过。


莫努匹韦安全性被质疑的原因在于其作用机制。


莫努匹韦是一种RNA聚合酶抑制剂。我们都知道,新冠病毒是一种RNA病毒,其复制的关键在于RNA聚合酶。


我们可以把RNA聚合酶看作是新冠病毒发展的引擎。而RNA聚合酶抑制剂的作用就在于,捣毁这个引擎。


莫努匹韦在人体内经代谢后得到NHC(核糖核苷类似物β-d-N4-羟基胞苷),NHC能在新冠病毒RNA中掺杂大量的碱基A与G,造成RNA复制过程中出现大量的错误,从而诱导病毒突变,最终合成的是一些不具备感染性的假病毒。



你可以简单将病毒视作一个流水线工厂,而在病毒的流水线上,一个个错误的零件被安装在病毒的关键部位上,以至于后续产生出的病毒都无法正常工作。


但问题也随之出现。人类细胞中的DNA在复制时也会抓取核苷酸,错误的核苷酸同样可能被提供给正常的DNA。


一项发表在《传染病》杂志上的研究发现,莫努匹韦的代谢物NHC可以整合到人类的DNA 中并在其中发生突变。这也就意味着,莫努匹韦不仅可能会导致癌性肿瘤的生长,而且还可能导致婴儿出现畸形。



另一项动物生殖研究发现,在器官形成给怀孕的兔子口服莫努匹拉韦会导致胎儿体重减轻。而在另一款类似莫努匹韦的药物研究中则发现,经治疗后的动物其后代出生出现了牙齿及头骨的缺失。


为了应对潜在的致畸性,莫努匹韦被禁止用于孕妇。同时,服用这种药物的人也需要避孕,以避免孩子出现畸形。


如果说致畸问题可以通过限制孕妇的使用来避免,但致癌的作用却很难避免。


虽然莫努匹韦已经在动物身体中进行了导致突变的测试,但这并不能说明莫努匹韦不存在导致突变的风险。毕竟临床试验时间较短,而癌症的发生可能需要数月乃至数年时间才能被观察到。


此外,莫努匹韦还有一项隐忧在于,会增强新冠病毒的突变导致释放出更具毒性的变体。


虽然在最规定的药物浓度下,莫努匹韦能够阻止新冠病毒的复制和传播。但是,如果患者在用药过程中随意减少了药量,在药物浓度较低的情况下,可能会导致莫努匹韦在病毒中引入突变,却没能杀死突变株。


总的来说,安全性疑云始终笼罩着莫努匹韦。


/ 03 /

新冠口服药,疗效、安全性都需要


在上市之初,Molnupiravir的确卖到脱销。


默沙东一季度报显示,Molnupiravir一季度收入32亿美元,是Paxlovid销售额的两倍多。


此前,默沙东预计Molnupiravir全年收入50到55亿美元。如今仅一季度销售收入,就已经达到了全年预期的64%。


不过,事情正在发生逆转,自5月以来辉瑞Paxlovid的销售正在激增,而Molnupiravir的销售额则开始下降。


回到国内来说,我们会需要这样一款价高但效不优的新冠口服药吗?答案或许也是,不需要。


一方面,当下国内对于新冠口服药的需求量并不大。


在动态清零政策下,国内的疫情整体控制的较为平稳。根据卫健委数据,不含港澳台地区,国内本土现有病例仅为159人。


并且,国内目前也并非无口服药可用。2月11日,Paxlovid已经被药监局附条件批准进口注册,并被临时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售价为2300元/盒。


在有药可用且感染者数量不会激增的情况下,目前国内对于新冠口服药的需求并不算大。


另一方面,国产新冠口服药玩家众多。


目前来看,国内自研新冠口服药应该能够满足未来新冠口服药的储备需求。截至目前,国产在研新冠小分子药物包括先声药业的SIM0417、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君实生物/旺山旺水的VV116、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科兴制药的SHEN26、众生药业的RAY1216等十余款,涉及3CL蛋白酶、RNA聚合酶等多种技术路线。其中,有几款新冠口服药距离问世仅有一步之遥。


综合考虑当前疫情防控形势,我们对于新冠口服药的要求,早已不仅是解决有与无的问题,而是既要量又要质。


那么,一款疗效、经济价值都不高的口服药又有何优势,等一波国产口服药不香吗?


文/方涛之


PS:「氨基观察」搭建了投资者交流平台,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氨基君微信号进群交流。

免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信息撰写,但氨基观察及文章作者不保证该等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准确性。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芯锂话 硬科技行业及上市公司观察,专注集成电路、新能源和新材料产业链条
评论 (0)
我要评论
0
1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