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之策来了!美国拟扩大半导体出口限制

芯世相 2020-04-29 00:00



据外媒报道,美国周一宣布将对中国实施新的出口限制,防止中国通过民用商业等途径获取美国半导体生产设备和其他先进技术,然后转为军用。美国商务部的新规定要求,如果美国公司要向中国出售军事相关产品,即使是为民用而购买,需要先获得商务部的许可证。



商务部还取消了对某些集成电路、电信设备、雷达和高端电脑在内的民用产品的豁免。这项豁免规定,如果是用于非军事实体和用途,则可以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出口某些美国技术。


特朗普政府还公布了另一项拟议的修改,要求向中国出口某些美国产品的外国公司不仅要取得本国政府的批准,还要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新规将于6月28日生效。



新规有哪些变化?



华盛顿贸易律师凯文•沃尔夫(Kevin Wolf)认为,这些规定是对中国军民融合发展政策的回应。他举例说,如果中国的一家汽车公司修理一辆军用车辆,那么这家汽车公司现在就是一个军用终端用户,即使出口的产品是用于其业务的其它部分。而一个军事终端用户并不局限于军事组织,军事终端用户同时也可以是一个民用企业,但其业务旨在支持某个军事项目的运作。


Wolf指出,新规可能会损害半导体行业和民航设备的对华销售,如果美国认定这些产品将被用于军事用途。与此同时,新规的落地意味着企业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申请获得更多的产品出口许可证,但受影响最大的将是美国和中国的贸易。



具体来说,规则的变化包括:


  • 扩展军事终端使用/用户控制(MEU)

    扩展对中国、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MEU许可证要求控制,覆盖三个国家所有的军事终端用户,以及为军事终端使用或由这些国家的军事终端用户寻求的半导体设备、传感器和其他技术。


  • 移除CIV许可(民用最终用户(第三部分重点讲)


    移除出口、再出口或(在国内)转让给国家安全关注国家安全的民用最终用户受控项目的许可证例外。


  • 附加许可再出口(APR)条款


    建议取消对伙伴国家涉及将受国家安全管制的物项再出口到有国家安全顾虑的国家的许可证例外规定,以确保对美国物项的出口和再出口进行一致的审查。


综合分析人士观点,此项新规主要传递了两点信号:


  1. 产品出口的范围扩大,进口难度加大,美国放宽了对军事用途和采购者的定义,任何可能被军方使用的产品都将受到审查;


  2. 审查流程严密,即使是第三方国家出口美国产品需要通过第三方国家以及美国的批准;


半导体行业协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约翰·诺伊弗(John Neuffer)表示,该行业担心新的规定“将在全球经济动荡时期不必要地扩大半导体的出口管制,并给我们的行业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毫无疑问,美国新规将更多的决策权回到美国手中,影响中国对半导体元件的贸易进口,贸易出口的合规性更加严格。前有中兴、华为已经深受其害,目前我们能做且做的是了解新规的变化及寻找应对措施,将损失降低到最低



出口管制解读



在《美国出口管理条例》中,对高科技的出口管制有明文要求,具体可以官网查看:https://www.bis.doc.gov/



所有从美国出口到国外的产品(包括软件,技术等),都可以分为以下三大类:


  1. 无需许可证(NLR)

  2. 许可证例外

  3. 许可证或VEU(经过验证的最终用户)


判定方法如下:


出口许可流程


1.首先要判断它是否受EAR管制。


哪些是不受EAR管制的呢,大致有以下几类:


  1. 公开可用的技术和软件(除了加密,总是受EAR影响),注意是公开发行的。这里面包括基础研究,教育信息,专利信息等。


  2. 艺术性或非技术性的出版物。比如书籍,手册,地图,报纸杂志,胶片,有声资料等,一般就是印刷品之类。


  3. 受另一联邦部门或代理商专属管辖的物品。一些受美国其他政府部门监管的产品,例如一些药品,金融交易,核资料,能源,渔业等。这些由相应的政府部门管理。


如果是属于以上类别的产品是不受EAR管制的,不需要出口许可证可以直接出口。如果不是这个范围的,都属于EAR管制产品,是否需要出口许可证要继续进行下面判断。


2.对于所有受EAR管制的产品,这里进行二次分类,即判断是否在CCL上拥有相应的ECCN号码。


什么是ECCN呢?就是产品出厂的专有属性编码,ECCN码是一个通过五位基码和后缀码的代码,基码的编织规则是:


第一位是数字,为商品控制类别号,共分十类,对元器件来说主要是:


0.核材料,设施和设备及杂项

1.材料,化学品,微生物和毒素

2.材料加工

3.电子设计,开发和生产

4.电脑

5.电信和信息安全

6.传感器和激光器

7.导航和航空电子设备

8.海洋

9.推进系统,航天器和相关设备


第二位是字母:


A.设备,组件和部件

B.测试,检验和生产设备

C.材料

D.软件

E.技术


第三、四、五位为数字,具体说明出口控制理由:


000-009为国家安全(军品两用控制)

100-199为导弹技术;

200-299为核不扩散;

300-399为生化武器;

900-999为海外政策(包括980-989为短缺和犯罪控制、990-999为反恐和联合国制裁等)


以“3A001”为例,3就是属于电子设计,开发和生产类别,A是相关设备,组件和部件,001是属于国家安全(军品两用控制)中的第一个序列。


如果出口的产品和技术属于EAR范畴,却在CCL列表(CCL列表在BIS官网查看)中无具体对应,则为EAR99型号(绝大部分产品属于该范畴),属于普通管制,则要判断它是否对黑名单中的个人或组织限制出口。CCL将美国以外的全球国家分为四类:


A类为美国战略合作伙伴;

B类为较少限制国家和地区(如香港)

D类为受关注的国家(如中国)

E类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如古巴、伊朗、北朝鲜、苏丹和利比亚等)


如果不在限制名单中,则为NLR(NoLicense Required),不需要申请出口许可,否则要进入下一个流程。


3.对于有ECCN号码,则要首先查询其在CCL许可证要求下的控制理由是以下哪类以及对应国家限制要求:


控制理由:


AT=反恐怖主义    CB=化学和生物武器    

CC=犯罪控制    CW=化学武器公约

EI=加密项    FC=枪支控制

MT=导弹技术    NP=核不扩散

NS=国家安全    RS=区域稳定性    

SI=重要项目    SL=供不应求

SS=短期供应联合国=联合国


国家限制:


  • LVS限量发货:只适用于B组国家集团

  • GBS向国家组发货:只适用于B组国家(最终目的地)中NS理由控制

  • CIV民用最终用:只适用于D组国家中NS原因控制以及民用最终用户/仅限使用

  • TSR受限制的技术和软件:只适用于B组国家中NS理由控制,技术和软件类

  • APP计算机:适用于ECCN:4A003,4D001,4E001


以上规定如果出现在CCL文件中的许可证例外中的话是不需要出口许可证的。


4.如果上述流程都没有通过,则必须向美国工业安全局 (B IS) 申请出口许可证。


出口许可证通过美国在进口国的对应机构和美国BIS的分支机构协作下办理。比如在中国,进口商必须向中国商务部递交进口许可证申请,同时由美国出口商在美国向BIS递交出口许可证申请。一般办理时间在三至六个月不等。


删除CIV意味着什么?


值得关注的是,删除CIV许可 (民用最终用户) 处在下图圈住的“是否符合申请许可证例外”范畴。许可证例外是免于向BIS申请出口许可证的“绿色通道”:相较于获得出口申请多达几个月的时间损耗,免除申请许可证可以大幅节省发货等待时间。


根据美国《出口管理条例》(EAR)740章节,许可例外授权是指本应该向美国BIS申请出口许可证,但因具备某些条件从而不需要申请出口许可证即可进行出口或再出口交易的情形。


此前EAR中有十八项许可例外,它们的英文缩写和对应的中文名称如下:

来源: 金杜律师事务所

资料显示,以往美国对中国大陆地区的高科技贸易中,使用最多的是许可例外ENC (加密产品、软件及技术)

在许可例外ENC之外,同样处于交易额前列的许可例外还有如下类型:

许可例外CIV – 交易额6560万美元,占比2.7%;
许可例外RPL – 交易额3660万美元,占比1.5%;
许可例外TMP – 交易额1170万美元,占比0.5%;


如果美国新规生效后,意味着以往可以使用许可例外CIV发货的交易,将会需要向BIS申请许可证。这意味着经营相关物项的企业将来可能需要等待30天或更长的许可证审核期,且需要考虑许可证是否会获得批准的不确定性。


应对之策:避险与求变



美国对高科技产品和技术尤其是集成电路的出口管制,是通过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设计的制度来推行的。这一制度是美国政府总结上世纪冷战经验,面向世纪保持美国战略优势而制定的基本国策。


过去,美国对高科技产品和技术的出口是通过生产商原厂直接进行的。2007年以来,美国政府出台一系列出口管制政策,已经将管制的责任从高科技产品和技术的原厂,延伸到代理商和进出口贸易商,甚至海外的分销商。


当下,中美贸易摩擦已成常态,特朗普政府也在想尽一切办法阻碍中国科技企业的发展,从2018年4月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出口元器件到2019年的中美贸易战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连续四次“临时许可证”、抨击阻碍5G基站的海外建设……无孔不入。


最让人担心且已经苗头不断的是外媒网传的“美国对华为供应链下手,修改法律限制世界各地芯片企业向华为供货,台积电恐波及”一事。


据媒体报道,华为在2019年给台积电贡献了361亿人民币的营收,同比增长超过80%,占到台积电整体营收比重14%,华为成为台积电第二大客户。台积电技术能力领先,主要承载华为的麒麟处理器、高性能计算芯片、射频芯片等较多。


当前来看,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已经影响和打乱了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节奏,从大厂们Q2的财报来看,全年下行发展已成大势。对于元器件进出口商和原厂来说,生存与止损是首要任务,短期来看,需要严格遵循EAR规则和认真执行美国的出口管制政策,以免受到致命损失;长期来看,培养与寻找国产替换,减少美国产品依赖,才能抗不确定因素的最佳选择。


关于采购和进口美国品牌的元器件管理,可以遵循以下四条建议:


1.熟悉EAR规则。


越早熟悉EAR规则,越容易抢占先机。同时,原来美国一直通用的元器件军标号可能将被ECCN替代,因为这套标识体系不如ECCN更精明、更科学。用不了几年,元器件型号将会采用双标制,特别是美国的品牌,一个为原厂的型号,一个是美国的ECCN号。


2.善用NLR、许可证例外和VEU等EAR规则。


不要简单看到美国供应商说是出口限制的产品就停止采购,因为美国对于高科技的民用是放宽出口的,相对于民用产品制造商及分销商,只要符合EAR的出口程序,受到的冲击不会太大。


3.遵守EAR规则。


建议任何涉及美国高科技产品进出口的公司成立ECCN控制小组,定期学习BIS最新法规,收集和审查进出口产品的ECCN号码以确保无违规风险。最好能升级内部软件系统,将ECCN审核加入订单审批流程。此外,还要在出口申报单据中列明全部产品的ECCN号码,并做好文件归档工作备查。


4.做偏冷门、中高端元器件的分销商要小心!


已经有不少中国商人中了美国方面精心设置的诱捕陷阱。比如2008年吴振洲应邀出席美国耶鲁CEO峰会,在芝加哥机场,美国移民局官员逮捕了他;2011年,美国特工伪装成快递员,给何朝辉送去了雷达芯片并逮捕了他;2014年美国检察官指控蔡波利用堂兄蔡文通协助走私军用传感器,面临最高20年监禁与递解出境;2015年,天津大学教授张浩从中国飞到洛杉矶入关时被逮捕,并被当地法院以涉嫌经济间谍罪起诉。

有行业老司机反映可以在香港贸易署网查询被管控的芯片型号,不过最终还需要看ECCN的条款,大家可试用。

#还有哪些应对之策#欢迎评论区留言献策,共渡难关。





推荐阅读


停产缺货芯闻看腻没?怎么把握好能买到的货?

"涨涨涨,买不到的ADI"

“砍单潮”将至!半导体的“春天”留在了去年的冬天

IC大厂Q1财报喜忧参半,下滑都是疫情的锅?

请戳右下角,给我一点好看!

芯世相 芯片电子元器件IC半导体分销教科书式必读公众号【芯世相】;国产替换,供应链配套,借展出海,方案买卖就找芯片超人。
评论 (0)
我要评论
0
5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