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核平衡:START-3将何去何从

云脑智库 2022-09-29 00:00
美国和俄罗斯作为世界军事强国,双方对进攻性战略武器的态度将会很大程度地影响世界安全稳定。因此,双方能否共同遵守条约将显得至关重要。但如今,美国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所作所为无不是在这危险的平衡边缘试探,下一阶段美俄之间的战略武器条约又将何去何从?

一、美俄双方曾就限制战略武器达成共识

目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再加上俄罗斯本土内部疫情防控情况不佳,迫于双重压力,俄方最终宣布暂停履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即START-3)。从大国关系发展来看俄方这一行动是必然的,在俄方决定取消START-3之前,美方就曾多次退群毁约,大肆对俄挑衅,侵犯俄罗斯国家主权和经济利益,又插足俄乌冲突,不停在局势上煽风点火,打压俄方资源储备,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普京决定暂时取消START-3不仅是出于保证本国国家安全的一种考量,同时也是对自己一种战略行动上的保护,更是对外界的一种大国主权宣告。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俄美两个超级核大国之间仅存的核武器控制双边条约,一旦该项条约失效,那么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超级核大国之间将再无军控条约约束,此后其他国家势必将会一直被笼罩在大国核武器泛滥的无序竞争迷雾中,第三次世界战争也就是核战争爆发的风险也会急剧上升。


俄美谈判


审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重要性,不禁让人好奇:《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到底规定了什么?又是如何制约两个核大国的呢?回溯历史,我们可以发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并非只有一版。

1991年7月,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便与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签署了《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又称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该项条约里,美国和苏联达成两大协议:一是双方所拥有的核弹头不得超过6000枚,多余的要进行销毁;二是相应运载工具不得超过1600件。由于一些原因,该项条约于1994年12月正式生效,有效期为15年。后来为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的使用和研发,1993年1月3日,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和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于莫斯科签署了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条约规定:在2003年1月1日前,俄美双方部署在进攻性战略武器(例如陆基洲际弹道导弹、重型轰炸机等)上的核弹头总数将分别削减至3000和3500枚,并销毁所有分导式陆基洲际多弹头弹道导弹。该项条约大大限制了双方战略武器的使用,确保双方国家领土安全。

而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延期可谓是百折千回。2008年4月,美俄曾宣布在条约到期之前缔结一项新的军控条约用以约束双方军事行动。但由于北约持续东扩、美国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计划,以及同年8月爆发的俄格军事冲突(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美俄关系异常紧张,条约签订事宜也被搁置。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位期间,双方重新就新的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进行谈判,在经过一年的艰苦谈判之后,俄美双方终于在2010年4月8日于捷克首都布拉格签订了新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该项条约是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条约的基础上制定的,条约规定:俄美双方部署的核弹头数量不得超过1550枚,现役和预备役发射装备不得超过800个。

新条约的签订大大确保了国际安全稳定,并维护了全球军控安全体系,使得世界变得更加安全,可以说俄美军控条约是国际安全的基石,同时也是确保俄美战略关系透明可控的关键要素,其重要性不容小觑。


二、长期世界霸权使美国肆意“退群”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并在全球范围内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更以其强大的军事实力,频频搅动地区局势挑起战争,进而从中谋求全球利益:50年代发动侵朝战争;60年代参加越南战争;80年代出兵入侵格林纳达和巴拿马;2001年挑起阿富汗战争;2003年挑起伊拉克战争。与此同时,美国还与各国签署相关军事条约以达到结盟、建造美军海外军事基地或用于裁军或限制军备等目的。其中比较典型的是1949年的《北大西洋条约》和1960年与日本签署的《关于设施和地区以及驻在日本的美国军队地位的协定》等。


美国追求世界霸权


从美国近年来的各种行为来看,这些条约的签订,都流露出一种“美国优先”的意味。而一些条约美国更是认为侵犯了自身权益,通过“退群”来逃离各种束缚,从而为所欲为:1982年,为维护其海洋霸权,美国拒不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2001年,以条约阻碍了美国“维护和平”的能力为由退出了《反弹道导弹条约》。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退群”则迎来了一个高峰: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退出的“群聊”高达10个。比较典型的有2017年退出伊朗核协议;2019年为重新发展中程导弹力量退出《中导条约》;2020年以俄罗斯违反条约为由退出《开放天空条约》。


美俄签署START-3条约


近期,美国与俄罗斯在2010年签署的START-3也在出现退化的趋势。该条约是苏联时期为避免可能出现的核战争,美苏双方签订的“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1)过期之后又重新签署的相关条约的第三阶段。START系列条约对契约国的核弹头的数量进行了限制,并要求开放武库进而达到监督互查的目的。

START-3将于2026年过期,但到目前为止美国和俄罗斯还没有延期的考虑。相反,美国方面却在慢慢地弱化甚至违反条约的监察要求:条约的第一次失败发生在2020年,当时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暂停了对美军空军基地、洲际弹道导弹基地和潜艇基地的检查。而且自此以后,美俄双方几乎没有相互检查,这意味着——没人知道美国是否严格遵守START条约的规定。此外,美国对俄实施单边限制措施,俄美之间的正常空中交通中断,美国及其盟友对俄飞机关闭领空,也通过拒绝给俄罗斯代表团发放签证这一手段阻止代表团成员入境检查。更让美国霸权之心昭彰的是美国还坚持要检查俄方核武库,也就是说,他们只是单方面地想看看俄方是否遵循条约却拒绝让俄方代表检查。


三、俄方将就美国违约做出反制

全球战略性稳定是由世界上主要国家之间的力量制约平衡产生的,这一稳定是削减战略性核武器的前提。前提一旦丧失,平衡与稳定的状态也将随之被打破,再而,削减战略武器的进程将停止。在一定的可能性下甚至发生不可逆转的重大变化。而大国之间的战略性协定作为维护平衡与稳定的主要基石,近年来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即将接近尾声的START-3条约,在近十年来为美俄两国削减战略性核武器提供了必要协议支撑,关于协议的延期问题关系着世界格局的安全稳定,美俄双方也十分重视,却又各有对策。

自2000年后,俄罗斯和美国的核武库相互限制出现了一定的退化现象。而在此之前,冷战结束、苏联解体之后,美国觉得自己是世界舞台的中心和最大的赢家,并且单方面认为“制定协议”这方面的主动权总是在他们手中。可现如今的局面,世界格局瞬息万变,各国都在加大科技投入,增强武器研发和武装水平,甚至密集地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武装自己。由此看来,在两个大国之间安排“协议”的意义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而事实上,美国也再次特别敏锐地感受到了单极世界的乐趣,以及由此带来的一些战略机遇。同时也看到了自己在军事技术上的优势,在谋求其利益最大化的目的下,看到协议对其制约性的一面,决定不再用不必要的协议束缚自己。事实也确实如它所谋划的那样,美国近年退出了许多条约,如短程导弹条约,中程导弹条约,反弹道导弹条约,而到现在只剩下一个START-3协议。


美俄对弈


在8月初,相关媒体报道,俄罗斯计划将其核设施从美国的检查控制中撤出。这是俄方对美国举措采取的反制措施。美国为实现其单方面利益最大化,采取外交压制政策,这实际上剥夺了俄罗斯联邦在美国领土上进行检查的权利。据有关媒体报道,美国采取了对俄单方面的飞行禁令,这实际上结束了俄罗斯方面依照协议检查美国武器库的权力。此外,美国向俄罗斯代表团成员发放签证也增加了困难,有时甚至飞行员根本没有获得交通签证的机会。与此同时,美国的盟友也随之同步,采取了同样的措施针对俄罗斯,禁令针对俄委员会的个别成员,甚至飞机机组人员,如关闭空域不让俄检查组通过等。

俄罗斯正朝着增加非战略武器库的方向迈进。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我们需要确保,START-3条约将不仅涵盖目前所包括的武器系统,而且还应该涵盖俄罗斯一系列新型系统”。俄罗斯已经意识到美国的谋划,开始着手研发协议限制之外的大规模武器,用以维护其自身国家安全和地区和谐稳定。据报道,俄罗斯正在研发的这些新型系统并不受START-3条约限制,且研发进程可观。他列举了包括新型空射弹道导弹、新型中程导弹等在内的START-3条约未覆盖的俄罗斯系统。新的载弹装备如可以携带大量弹药的无人机、核动力装置潜航器等,这些都将对美国的利益产生极大威胁。

随后,美国务院发言人进一步表明了美方立场,即“军备控制领域的协议应能够应对当今世界的许多威胁”。在当今世界多元化发展背景之下,世界各国都在紧张地进行军备竞赛,美方出于继续维护其地位和相关利益的目的,想进一步扩大协议限制的参加国家和武器范围。为此,美方发言人继续说道:“应跳出自冷战以来所有人都已习惯的传统双边背景。该协议不仅应该包括更多的国家,特别是其他发达国家,而且还应涵盖比现在的裁武条约更多的系统”。


美俄战略对弈


美国之于START-3的态度是该战略武器限制条约能否继续发挥作用的关键,但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美方似乎在有意拖延、甚至故意违背条约的限制。与此同时,美国单方面拒绝乌克兰事件对话的行为也令人玩味——美国似乎在故意拖延战争结束的时间进而消耗俄罗斯的精力,同时自己拒绝履行START-3的被监督义务。目前来说,美国在战略武器方面没有公开的较大动作,仅仅只是拒绝被监督,但是谁又能保证美国不会像2019年为发展中程导弹力量退出《中导条约》一样顺势拒绝START-3协议呢?关于START-3的何去何从,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宋海博 刘凯宇 崔凯博 李国文

编校:马建光

云脑智库 努力是一种生活态度,与年龄无关!专注搬运、分享、发表雷达、卫通、通信、化合物半导体等技术应用、行业调研、前沿技术探索!专注相控阵、太赫兹、微波光子、光学等前沿技术学习、分享
评论 (0)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