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大众门开前,PICO探路放大招

原创 极点商业 2022-09-29 18:50

VR设备向大众普及无外乎硬件、性能、价格、体验、内容、平台、生态等几大关键因素,构建一条环环相扣、紧密相连的成熟产业链。



  作者|Cindy

 编辑|杨  铭


探索人类无限想象空间道路上,三体+VR等于什么?


科幻作家刘慈欣对此也颇为期待。9月27日晚,他出现在青岛奥林匹克帆船中心PICO 4国内发布会大屏幕上:“人类自诞生来,就从未停止过幻想脚步……如果说现实是人类的过去,那么VR则是灵动的未来。我期待早日目睹三体文明在人类的重生,借助VR,让三体世界变成触手可及的未来。”


刘慈欣的亲自站台,引发外界对三体VR版的关注热潮——根据PICO副总裁任利锋介绍,PICO已和三体版权方三体宇宙达成合作,VR互动叙事作品《三体》将于明年上线。


去年8月,PICO正式进入字节跳动版图,不仅承载后者提升想象力天花板、面向未来战略重任,VR江湖格局也由此生变,其被视为改变Meta旗下Quest主导VR江湖最重要选手。


但从PICO创始人周宏伟明确立下的目标flag来看,其远比竞争更为宏大:希望通过PICO 4开启VR大众化之旅,成为很多用户的第一台VR。



毋庸置疑,大众市场才是VR行业最好归宿。从“极点商业”观察来看,VR设备向C端大众普及无外乎硬件、性能、价格、体验、内容、平台、生态等几大关键因素的构建——事实上,对任何一款高科技产品而言,走向大众都需要构建一条环环相扣、紧密相连的成熟产业链,任何一项拖后腿,都会影响大众化普及速度。


这并不容易。如今人手至少一台的智能手机,早在1983年,世界第一部移动手机摩托罗拉大哥大电话就已问世,但直到2010年iPhone 4横空出世,向世界普及“视网膜显示屏”概念,消费者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智能手机,才真正开启了改变世界的智能手机时代。


VR也是如此。20世纪50年代中期,美国摄影师Morton Heilig发明了第一台VR设备Sensorama,数十年沉浮后,即便 Quest去年销量破千万,但也未下沉到拥有足够多的用户群体,依然未能说服大众为何需要一台VR,相比手机等消费电子只能算小众产品。


那么,字节跳动加持的PICO要让VR“大众化”,是豪言还是自信?为国内VR产业探索了怎样的新路?是否能够点燃大众用户对VR的热情?



01

VR走向大众化前夜

多年来,硬件笨重、价格昂贵、操作欠精准、显示效果差、软件内容生态匮乏等等,一直是制约VR设备难以走向大众化的死循环。


从行业发展看,2012年VR/AR便进入萌芽期,2016年谷歌、Facebook、微软、索尼等巨头相继入局,国内VR创业如过江之鲫,VR行业进入高光元年,当年VR产品全球销量630万台,但热捧不到一年,由于上述“死循环”难题,行业再次进入“冰封期”。


进入2020年,事情有了变化。5G普及解决了VR头显数据传输时延问题,行业技术逐渐成熟让硬件成本下降,而元宇宙概念则让VR行业看到了最重要的应用场景,VR开行业再次成为关注风口。


2021年,VR行业更是重磅新闻频出,包括VR直播春晚、工信部出台VR政策、字节跳动收购PICO、脸书改名为Meta,都直接让行业、创业者兴奋起来。而Quest年销量突破千万,也让行业看到下沉到消费级市场的希望。


对行业影响最大的当属字节跳动收购来自青岛的PICO,这直接引领了国内外VR行业风向标。此前,虽然PICO在国内VR市场占据领先地位,第三代产品Neo 3被业界认为在硬件、性能层面完成了对Quest 2的媲美,但其知名度更多囿于行业。


蓝海市场是字节跳动战略入局重要原因。从全球市占率来看,销量破千万的Quest近乎垄断,但依然不是大众消费级产品。中国市场则更为小众,2021年VR出货量仅为138万台,但其潜力正不断激发,5年复合年增长率(CAGR)将达到43.8%,高于全球市场38.5%的增长率。字节跳动+PICO,是一个可以在全球市场向Meta+Quest发起挑战的力量。


对字节跳动而言,进入VR领域,最重要意义不是PICO能否从销量上击败Quest,在于它能否抢先建立内容平台,引领、打造消费者终端品牌,带动一种大众生活趋势的“破圈”,抢占未来时代战略制高点——元宇宙、Web3.0代表未来互联网大背景下,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PICO顺理成章在字节内部成为重要的项目,并在海内外从各方面加码PICO,推动其生态完善。


“PICO今年最明显变化,是所有营销、品宣、流量上不遗余力。”一位PICO区域代理在现场对“极点商业”称,这不仅表现在抖音、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今日头条等字节系“内部”为主流量渠道上,PICO还覆盖了微博、B站、小红书等“外部”视频、社交渠道,同时春节、618等也成为其内容生态拓展重要营销节点。


组织架构上,字节更是充分调动资源,在全球招兵买马、调遣精兵强将补充到PICO团队——从周宏伟最新透露数据来看,PICO团队人数已从收购之初的三位数突破四位数。


去年4月,原西瓜视频负责人任利锋转岗到PICO 业务,任PICO副总裁,向创始人周宏伟汇报。此后,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抖音娱乐总监吴作敏、西瓜视频运营负责人姚帅、抖音产品设计负责人冀利悦等也先后调整到VR业务中。


今年3月,字节将前小米VR业务负责人、虚拟形象社交应用“Vyou微你”创始人马杰思招入麾下,任PICO轻世界负责人——任利锋、马杰思均在PICO 4的国内发布会上,登台进行了分享。另外,TIK TOK在海外的成功珠玉在前,海外频频发力的PICO,希望通过本土化,不仅带来更多技术基因,还要帮助其打开海外市场。


来自字节不遗余力地加持,让PICO销量节节攀升,成为国内VR头部玩家。Wellsenn XR数据显示,刚刚过去的第二季度,PICO出货量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PICO Neo3在中国乃至全球出货量都排在前列。



02

硬件迭代与性价比优势

对字节+PICO而言,其考验在于:需要拿出一款足够颠覆性或者迭代性的VR产品,既是现阶段两者整合能力的体现需要,更是长期战略愿景的发展关键一步——如同2010年的iPhone4那样,才有可能开启大众之门。


这个重任,放在了PICO 4身上。作为纳入字节体系后发布的首款产品,周宏伟称PICO 4整合了PICO团队历史上经验,以及字节跳动技术、软件、平台和内容等各方面能力。


这些能力到底如何,决定着PICO 4的命运。


硬件是开启大众化,让VR世界有更多可能核心关键。用户直观体验、产品技术力都会直观体现在终端硬件上,此前VR头显普遍存在的轻量化不足、屏幕刷新率、分辨率不高等问题,就严重阻碍着VR行业走向成熟


在核心光学硬件方面,VR产品形态的迭代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核心器件的升级,如屏幕、光学方案等——PICO 4的终端硬件升级重点,也不会例外。



从硬件迭代方向来看,PICO 4是在提升设备舒适度上下功夫。最重要的动作,是PICO 4采用行业最前沿光学方案Pancake(折叠光路)去解决体积、重量、佩戴体验感不佳的痛点,让头显重量只有295克,对比Neo 3其头显厚度减少了接近40%、体积减少了43%。


这被外界普遍视为PICO技术向前落地关键一步。


目前,VR设备光学方案仍以菲涅尔透镜为主。就技术层面,Pancake堪称VR光学方案关键创新,可以为VR头显整机设计预留更多空间,业界预计将是未来几年VR头显主流光学方案。不少机构预计,PICO之后,其他VR产品也会迅速跟上Pancake方案。


其他硬件上,PICO 4搭载高通骁龙XR2芯片、双眼4K,其视场角达到了105°,相比上一代提升了7°,也优于Quest 2。再加上IPD瞳距调节、彩色透视、6DoF(6个自由度)空间头手定位功能,去试图打造更为沉浸的用户体验。


这些反馈到用户体验上就是更为舒适。从“极点商业”近30分钟体验来看,佩戴起来有一种轻盈感,几乎没有眩晕,且操作流畅精准,识别精准,可视角与人眼相当,视野相当清晰,如同置身一个真实的现实世界——比如体验《剑与魔法》过程中被对手一剑刺来时,真正感受到了惊险刺激。


事实上,无论是外界评测还是字节内部,对PICO技术层面并无太多担心之处,普遍认为和Quest2硬件性能、技术基础难分伯仲,甚至在视场角、分辨率等上有诸多超越之处。


PICO的技术支撑来自几方面。除了头部互联网大厂字节跳动的技术加持,PICO自身技术在国内也排在前列——企查查数据显示,PICO母公司北京小鸟看看公司在VR领域专利数量超过500多项。


价格则直接决定消费级产品在大众的普及程度。2020年,Oculus Quest 2发布时售价仅为299美元(不到2000元人民币),这是其去年全球大卖1000万台的关键——对比之下,同时期发布的PICO Neo 2售价达到了4399元,价格上就没有了竞争力。


如今局面与两年前已截然不同。PICO 4起售价为2499元起,与中端智能手机价格相差无几,而在海外8+128GB版、8+256GB版还比同等容量Quest 2略低。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底,Meta确定将Quest 2的128GB版本、256GB版本各自上涨100美元。Quest 2涨价原因有很多,但站在市场竞争角度,它将极大削弱对普通消费者的吸引力,对销量造成影响,成为PICO、索尼等其他厂商抢占市场的“天赐良机”。



03

更多元应用场景,吸引消费者?

相比硬件,内容生态和应用生态才是吸引更多大众消费者热情的关键。“消费级内容实力,将成为各类玩家比拼的核心竞争力。”有观察人士就认为,价格可以随市场调整,硬件、技术基础难分上下,内容生态才是VR产业未来制胜的最关键因素。


Quest 2能够稳坐全球销量第一宝座,就得益于其在内容和应用生态上的持续发力。


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也在采访中称,字节收购PICO是为了内容,因为“AR、VR代表着交互的差异化的形态,收购PICO,从长期来看与字节跳动的主营业务——内容创作平台紧密相关。”


可以看出的趋势是,自去年12月以来,PICO VR应用商店内容更新开始加快,每个月都有几款娱乐应用上新。偲睿咨询8月数据显示,PICO VR应用商店超过205项内容,其中娱乐应用有148款。另外,Pico还在视频内容上不断加码,王晰、郑钧、汪峰分别在PICO 平台上主办了直播演唱会。


从PICO最新发布会来看,生态建设更是成为其长期战略核心,其主要路径,则是用比Quest 更多元的内容应用场景,去吸引更多的大众化消费群体。



目前,PICO内容体系建设由任利锋负责,“按照我的标准,PICO 4内容不够丰富。”任利锋称,今年PICO将上线50款运动健身应用,160部3D电影,230款娱乐应用,并且要不断增加。


从场景来看,VR运动健身、VR视频、VR娱乐、VR创造是发力重点。其中,放在首位的是VR运动健身——这与游戏是Quest重心截然不同,也是两者之间差异化最大的内容。


后疫情时代,居家运动健身火热。2021年,中国健身市场总体规模已达7866亿元,健身人群达3.03亿,其中线上健身人群渗透率高达42.7%。


业界已经意识到,“体感”表现为主的VR,或许是最好健身方式之一。有调查显示,VR 健身30分钟,用户新陈代谢率水平与骑自行车差不多。同时,VR健身还和娱乐结合起来,远比传统健身有趣,会吸引更多用户参与。


PICO已看到了“VR运动健身”些许红利,其应用商店付费应用排行榜中,运动类应用排在销售前列。而从任利锋最新表态看,PICO平台上运动健身应用数量超过50款,包括S级健身应用《超燃一刻》,节奏应用《闪韵灵境》、搏击操课程《莱美搏击Body Combat》、《多合一夏季运动VR》《实况钓鱼》等,以满足不同用户健身需求。


另外,为了推动VR运动健身成为一种新的潮流,PICO 还发布了一款运动配件—— PICO 体感追踪器。它的重量只有22g,可以绑在手臂或腿上,从而实现多关节、多肢体的动作捕捉。


VR视频内容上,PICO宣布正与众多影视公司联手打造多部沉浸感大作,除了最受关注的《三体》,还包括科幻动画《灵笼》、人文科教片《古籍寻游记》、自然探险片《跟着德爷闯东非》,以及将与华语女歌手打造6DoF虚拟演唱会。很大程度上,视频也是PICO相比Quest内容上的优势之一。


除了以上“内容填充”,PICO还将互动视为与Quest抗衡的武器之一——PICO4实现了与抖音账户的互通,可以将在PICO视频中看到的画面/内容分享给抖音好友,一起交流。另外,卡塔尔世界杯也被PICO视为VR向大众破圈应用场景之一。



04

产业链整体受益,才有消费普及

硬件设备、内容生态外,VR行业向走向大众化,离不开一个关键词:产业链。其中,既包括上游的设备代工商、零部件厂商,也包括下游内容开发者和创作者。


上游产业链决定着设备产能、品控。从目前来看,PICO的上游产业链较为确定。PICO、索尼、Oculus几家品牌的供应链出自同一家代工厂歌尔股份,鉴于PICO出身自歌尔的渊源,PICO在品牌整合、供应链、产能上并无太大后顾之忧。


而在下游产业链上,会相当多元化,简单而言就是要让更多内容开发者、创作者赚钱。Quest商店总营收能超过10亿美元,主要得益于Meta VR生态系统策略,各种类型VR开发者、团队都能在Quest商店获得收益,贡献了350多款的VR长尾内容储备,成为Quest火爆重要原因。


在这方面,目前PICO与Quest看上去有一定差距。不过,扶持创作者已经成为PICO重要举措之一。今年7月,PICO对外公布VR创作者激励计划,扶持VR内容制作机构、VR技术型公司以及VR内容创作者三大主体。


由此,逐渐形成设备、平台、内容相互良性循环的理想状态:VR设备的大众化,会让内容开发者更加有利可图,更容易生产大众化的消费级杀手应用。而内容端的繁荣,会促进VR设备更为普及。设备、内容之间,便形成了良性循环。


不过,与海外主要是Meta推动产业发展不同,国内VR产业多年来更多以初创企业为主,融资、TO B业务、本土特色项目合作是其重要的生存方式——在VR行业研发成本高、研发周期长,盈利模式不清晰大背景下,导致行业抗风险能力太小,诸多企业生存周期过短。


国内VR行业想象空间无限,但需要一次真正跃迁,比如头部平台找到清晰的商业模式,带动整个VR生态形成飞轮效应。”多位VR行业从业人士就认为,整个VR产业对此都期待许久。


VR产业想找到清晰商业模式并不容易。比如押注元宇宙的Meta,虽然去年Quest破千万,但却没有给行业带来奇点时刻,回报给Meta的是VR部门Reality Labs持续亏损数十亿美元,Meta市值受此影响累计下跌超过55%。这意味着,硬件销售+软件付费模式,很难像iPhone那样顺利走通。


在这方面,PICO目前商业模式与Quest类似。“目前PICO在研发、内容、营销仍在投入阶段,单个用户成本非常高。未来是否靠软件付费盈利,需要更长时间才会有答案。”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如此称。


无论如何,如同杨震原所说,PICO的发展远比之前单打独斗要好——最近几个月,奇遇、联想、创维以及YVR等多家国内厂商都已经发布了新的VR产品。快手、爱奇艺则表示要进军VR行业。


有业内人士就表示,目前国内VR产业技术方案已日益成熟,中国产业链的优势将逐渐体现出来,将加快产品迭代步伐,推动中国VR一体机的生态飞跃,抢到更多通往下一站的船票。


PICO也在反复强调这一点。周宏伟就表示,目前VR行业市场处于“你活我活”阶段。“虽然产品硬件每一代都有进步,但整体上处于较早期阶段。无论是PICO还是Quest,目前用户基数都还比较少,因此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或许,对站在字节肩膀上的PICO而言,这就是通过硬件、内容、产业链多重发力,培育市场,探索新路的最终意义所在——万物互联网时代,VR/AR终会成为下一代通用计算平台,重塑现有电子市场,如同PC、手机那样,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生产不可分离的一部分。



END

出品人:黄枪枪直达热线 13452396140

(请标注公司、职位)

独到观点、独立态度。

见证中国商业生态进化、重塑与未来

往期精品

TME回港再出发,数字音乐有了新趋势

淘特“首坑免费”:谁在掌握数百万商家生死

游戏出海,腾讯到底想要怎么做?

有花粉开始拒绝华为4G手机了

牵手饿了么,抖音开放平台“浮出水面”

极点商业 见证中国商业生态进化、重塑与未来
评论 (0)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