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不愿意读论文,原来都是作者害的

TsinghuaJoking 2020-05-29

今天在头条  沈向阳:读论文的三个层次[1] 文章中,沈向阳 博士于5月14日在 全球创新学院(GIX) 所做的一场线上公开课“You are how you read”,分享了一些他对于科研论文阅读、撰写的有趣的经验。对于阅读,特别是科研论文的阅读,他强调一是要保持阅读的持续质疑的状态。

不过,在他的演讲中引用了 Jonathan Shewchuk[2] 教授的一篇博文:** Three Sins of Authors in Computer Science and Math ** 透露了一个困扰很多学者的一个秘密:为什么我们不愿意读论文,原来都是作者害的

▲ Jonathan Shewchuk | 图片来自于他的博客

Jonathan Shewchuk总结了他过去七年期间所读过的大约四百篇论文(计算机科学与数学领域的),也就是大概三十篇左右他觉得写的还不错,除此之外的其他论文,若想真正搞明白到底论文的意义所在,比让一头骆驼通过针眼还难,再没有比这更令人醍醐灌顶的比喻了。

通常我们都是通过耳濡目染学习论文写作的,当看过百八十篇论文之后,我们就会下意识比着葫芦画瓢,模仿着写作。大部分情况这样做是有意的,但还有一些令人作呕的写作模式被毫无质疑地广泛采用。下面给出他总结提炼的几个在计算机科学与数学专业论文的恼人的写作模式,不过这些模式也在其它论语论文中也存在。

了解一下这些模式,或许能帮助你不再为此烦恼,或者你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去烦别人了。

01碎碎念[3]的老祖母模式


论文一开始的综述部分,也许是论文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你希望通过这段文字抓住读者的眼球,使他们能够进一步把论文读下去。但不知为什么,很多作者却在此部分废话连篇。比如下面这段关于高性能计算会议论文的综述摘录:

具有可扩展性的大规模并行计算机平台可用于解决所谓巨大挑战问题。这些可扩充分布式内存系统可以在不改变基本架构的情况下成比例的提高性能。为了充分发挥硬件的可扩展性优势,应用软件也同样需要具有可扩展性的从而适应计算性能的增加。

如果你发现在看这段综述摘要的时候已经走神了,别怕,实际上论文作者本身也心不在焉了。这段碎碎念的文字除了磨磨唧唧告诉你一些早已熟知的概念之外,没有任何意义。也许你不知道这些事情,但这段文字也不会帮助你有更多的了解。对于“可扩展性”、“巨大挑战问题”等常用语如果你已经了解,那么上段话就是碎碎念[4],反之你也许就不再有勇气继续把论文读下去了。

在这里我并不想告诉你如何能够将你的综述写作打磨到能适应每位读者,如果真有这样的方法也许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了。我想说直奔主题可以节省你的时间。

在上面的范例中,作者本应通过这些文字解释论文的主旨,引逗读者入坑。但作者却将它都做一个必须写的一段文字放在那儿,而却不敢直奔论文核心内容,也许之前他从看到别人这么干过。那么这样跟着别人的模式写作就一定好吗?

下面这段来自线性代数会议的论文摘要则将碎碎念念到了极值:

近年来,对来自于解决数值物理计算静态边界约束值进行离散化所形成的大规模线性系统方程的迭代求解起始条件的研究,成为数值分析工程人员的主要关注对象......

这段文字对于领域的门外汉来讲太不合适了,这就是为什么论文如此烦人的原因,一大堆这类文章只能被熟悉该领域的专家所阅读。你本来是要说你的文章是讲什么有趣有意义的问题,却在这里很违心的说什么:这个问题是众多数据分析工程人员所关注的主要问题,这种老王卖瓜习惯可能适得其反。

记住,你的每一句碎碎念都是对专业读者生命的无情消耗。

02账房的记事本模式


越来越多的文章在开始简介之后,不经意之间长出一个囊肿,就像下面这段垂死状态的范例:

本文内容组织如下:在第二部分我们描述k维局部转换方法;第三部分,我们给出基于局部转换的k-维Delaunay三角构建的增量方法;第四部分,我们证明该方法所构建的属于Delaunay 三角划分;第五部分,我们给出了三种方法以及基于该方案的数据构建模式。第六部分,我们讨论算法的复杂性并展示我们所提出方法的实验结果。

这不就是一段文字描述的文章目录吗?啰里啰嗦,叽叽歪歪。除了将文章各段主题重复之外,毫无用处。这一点,只要略微往后瞟一眼就一清二楚了。然而这段令人眼痛的文字居然成为惯例了,很多研究人员将它视为技术文章的标配。

也许有人认为我对别人的文章要求太苛刻了。上面引用的范文来自于一篇有两页前言的文章,我承认文章的逻辑主线在前言清晰展开会帮助读者掌握文章脉络,但这种笨拙的精细记事模式不敢恭维。

再者,叙述的时候需要按照“有趣信息是什么?在哪儿能找到?”认知模式,先讲段落内容,再给出段落序号。像“第五部分,我们balabala”的模式令人讨论。

除非你有新奇的看法,否则不要将读者自己能够看出的结论在最后当做结论单独写出来。

03挂羊头卖狗肉模式


你看看下面这段文章最后的“结论”一段中的摘录有何不妥?

我们证明了除了一个常量之外,三角划分方法在局部特征尺寸和最小角度基数的边界是紧的。我们同样也展示了具有相同局部特征尺寸的三角划分的基数也相同,之间只相差一个 因子。

你的答案是?没错,这两句话哪叫结论呢!这分明是两句简介,可以在文章前言,或者摘要中看到。我一读到这种将前言中的句子只是修改了动词时态之后就直接放在结论中,气就不打一处来。

很多作者都认为文章最后需要有一个结论,应了那句名言:“告诉他们你要讲什么,然后开始讲,最后再告诉他们你讲了什么。”。好的,是的,对吧,嗯?不!

结论的意义应该是给读者更多的信息,将文章结果重新总结并保留最核心的结论,从发展的角度看待你的结果。

如果读者在没有看你的文章之前,只看结论这一节,如果能够完全理解,就说明你的结论写的有问题了。好的结论应该是把文章读完之后,原来的那些次要问题变得更加重要起来的部分,对未来发展有意义,或者是一些开放的问题。

如果你实在想不出什么有意义的结论的话,那就老老实实的别写结论了。不写结论而结束一篇论文,并不丢人。这总比挂羊头卖狗肉,滥竽充数一个结论要好。

Johnnathon Shewchuk最后还补充了一点技术论文中令人不悦的习惯,那就是不恰当的缩写,比如像FNPLs, FTMPS,NUMAchine等等。像Infectoid、Puggsley,Vomitsauce这类既好听又好记的缩写,其中的智慧和优雅远非FTMPS能够比拟的。

参考资料

[1]

沈向阳:读论文的三个层次: https://www.toutiao.com/a6831853943761404429/

[2]

Jonathan Shewchuk: https://people.eecs.berkeley.edu/~jrs/

[3]

碎碎念:是从闽南语里面的“踅踅念(seh-seh-liām)”音译过来的。有时表示: 重复说着一些琐碎没有意义的事情,形容说话的这个人很唠叨,属于贬义词。




公众号留言


到新的信标灯之后的,十分钟后,纯麦克风的起跑。


回复



大大,今天我们学校给通知不开学了。。。暴风哭泣/::</::</::</::</::</::</::</::</::</::</::</::</::</::</::</::</::</::</::</::<我们很早就开始跟辅导员申请返校了,到现在都没批下来。

回复

TsinghuaJoking 这是一个公众号,它不端、不装,与你同游在课下、课上。 卓晴博士,清华大学中央主楼 626A。010-62773349, 13501115467,zhuoqing@tsinghua.edu.cn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