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30亿元!奥拉股份赴科创板IPO背后实控人资本版图浮现

原创 科创板日报 2022-12-04 21:45

奥拉股份的客户群体已导入中兴通讯、锐捷网络、华勤技术、新华三、中国长城等知名厂商,时钟芯片产品已成为龙芯中科、飞腾信息CPU参考设计配套芯片。


记者 |  郭辉
宁波奥拉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奥拉股份”)科创板IPO日前获受理。招股书显示,该公司此次拟募资30亿元。
奥拉股份核心优势产品在于时钟芯片产品,报告期约九成营收均来源于此,不过几款产品推出时间要显著晚于行业头部企业。公司人士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称,模拟芯片产品寿命周期较长,公司产品与头部企业产品发布时间差异不会影响公司产品竞争力。
值得关注的是,奥拉股份董事长、实控人之一王成栋,其不仅操盘收购印度奥拉并整合技术资产,在国内迅速构建整套供应链体系,将产品导入国内市场多家知名客户,推动公司冲刺科创板上市,并且其过往实业经历更是横跨生物医药、半导体两大产业。
王成栋目前还是深市主板公司双成药业(002693.SZ)的董事长,而且当前另一家科创板在审的半导体公司——泰凌微电子(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从最初设立至后续成长为境内领先的多模物联网芯片企业,亦有王成栋的身影。

核心产品推出时间普遍晚于市场

奥拉股份主要从事模拟芯片及数模混合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业务。产品线方面,时钟芯片、电源管理芯片、传感器芯片报告期内已实现量产销售,5G基站射频芯片正在客户处进行验证。
从业务结构来看,该公司营收主体为时钟芯片产品,今年上半年86.58%的收入均来源于此,收入结构较为集中,销售额达1.91亿元,而其他产品如电源管理芯片等,营收规模和占比较小。
关于优势产品之外其他模拟芯片的研发和市场化工作,奥拉股份公司人士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称,截至目前,公司电源管理芯片、传感器芯片及射频芯片市场推广情况良好,电源管理芯片已经完成客户的导入,射频芯片正在按预期推进验收工作,相关产品在手订单情况良好
时钟信号在电子系统中扮演着如身体心脏“脉搏”的重要角色,需要对应时钟芯片内部各个电路按照时钟信号的节拍以及规定的时序相互配合,是集成电路运算的基本条件。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通常时钟芯片会以集成的方式设计或封装入SoC芯片中,并应用于手机、智能手环等智能终端设备,或在通讯基站、服务器与数据中心、汽车、工业控制等应用领域,以独立芯片或模块的形式存在。
招股书显示,奥拉股份在上述领域,客户群体已导入中兴通讯、锐捷网络、华勤技术、新华三、中国长城等知名厂商,时钟芯片产品已成为龙芯中科、飞腾信息CPU参考设计配套芯片
在境外市场拓展方面,获得思科批量订单,并成为诺基亚合格供应商。此外,奥拉股份已推出的车规级时钟芯片,成功通过客户A认证,并已开始批量应用于新能源汽车领域。
2019年至2021年,奥拉股份主营业务收入复合增长率高达94.59%。
奥拉股份尽管在业绩增长以及市场导入方面有一些亮点,但《科创板日报》记者也注意到,奥拉股份多款时钟芯片产品在相近性能下,推出时间普遍要晚于行业主要竞争对手
目前境外从事时钟芯片业务的代表企业主要包括Skyworks、TI、瑞萨电子、微芯科技等大型模拟芯片公司,境内企业则主要包括公司、有容微、新港海岸、极景微、赛思电子等。
而以奥拉股份应用于基站设备、服务器等领域的钟芯片产品Au5325、Au5617、Au5328为例,推出时间分别在2019年、2022年、2022年,与Skyworks、微芯科技、瑞萨电子等境外公司相比晚3-5年不等。
奥拉股份公司人士对此分析称,从产品上看,模拟芯片产品寿命周期较长,“公司产品与头部企业产品发布时间差异不会影响公司产品竞争力”。
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时钟发生器、时钟驱动器和去抖时钟三类时钟芯片的市场规模合计为18.82亿美元,预计到2027年可达到30.19亿美元。
奥拉股份方面表示,以2021年公司时钟芯片产品销售金额计算,公司在中国同类时钟芯片市场份额为23.51%,在中国去抖时钟芯片市场份额为61.27%,公司产品具备一定市场竞争力。

“海南富豪”的资本布局

奥拉股份前身成立于2018年,实控人为WANG YINGPU及其父亲王成栋。WANG YINGPU为澳大利亚籍,通过奥拉投资、Ideal Kingdom间接持有奥拉股份 50.27%的股份,王成栋通过宁波双全间接持有发行人7.23%的股份,合计持有公司57.50%的股份。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虽然王成栋个人对奥拉股份持股比例较少,但或为操盘奥拉股份完成技术资产整合、推进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真正幕后“大佬”。而且王成栋身份并不仅限于奥拉股份的董事长、总经理,其过往实业经历更是横跨医药与半导体两大产业。
王成栋目前还担任双成药业(002693.SZ)的董事长。在2000年亲自创立该公司后,王成栋于2012年带领这家境内代表性的化学合成多肽医药企业,成功在深市主板上市。
奥拉股份并不是王成栋首次进军半导体产业。天眼查显示,王成栋父子名下有海南双成投资、HSP Investment两家负责投资业务的主体公司。
目前另一家科创板在审的半导体公司——泰凌微电子(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便曾是王成栋父子的投资项目。泰凌微从最初设立至后续成长为境内领先的多模物联网芯片企业,均有王成栋的身影,其在2010年设立后至2017年一直控制泰凌微。
2017年,华胜天成董事长王维航主导并购基金中域高鹏,从王成栋父子手中收购泰凌微55.68%股权,交易金额为12.52亿元。彼时泰凌微估值达到22.49亿元。
按照泰凌微2010年设立时王成栋出资8000余万元持股并60%粗算,7年投资收益翻10余倍。
招股书显示,王成栋1953年生人,现年69岁,辽宁大学外语系本科学历,海口市政治协商委员会委员,海南省工商联智库咨询委员会委员。

拟募资30亿元

作为财务型投资人及公司管理人的王成栋,在商业领域运筹帷幄的能力自然毋庸过多置疑。
不过,作为一家科技公司的负责人,需要面对风云多变的尖端技术演进方向、产业市场供需、外部政策风险,这些因素往往决定着一家企业的研发与市场战略,亦在考验企业家的眼光和管理、用人决策等的能力。
《科创板日报》记者翻阅公司核心人员名单关注到,包括实控人王成栋父子在内的公司多名董事,大部分人其履历并没有从事一线技术研发工作的经验。
泰凌微早年间曾陷入巨额亏损的境况,比如双成药业招股书曾显示,泰凌微在2011年度净亏损达1000余万元;泰凌微在首轮问询回复中称,王成栋当年急于转让公司股份,正是出于缓解个人资金压力的考虑。
2018年5月,奥拉股份前身奥拉有限设立,并于当年完成对印度奥拉技术资产的整合。当前奥拉股份四位核心技术人员中,可以看到其中Srinath Sridharan、Ramkishore Ganti两位产业经验丰富,均为印度国籍。
在专利权方面,截至目前奥拉股份已取得37项专利,其中境内发明专利16项、境外发明专利11项;包括全部境外发明专利,以及3项境内发明专利在内,共14项均为继受取得。
关于奥拉股份高管团队在研发等资本投入的决策机制、技术研发能力,以及如何避免单一技术人员依赖,安全稳定掌控技术成果,奥拉股份公司人士回复《科创板日报》记者称,自股份公司设立以来,公司进一步完善了治理结构,构建了相对完善的内部治理结构,形成权力机构、决策机构、监督机构和经营层之间相互协调和相互制衡的机制,为公司规范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2020年,公司成立了以境内技术人员为骨干的第二时钟团队(混合信号团队),团队主要成员具有丰富的模拟芯片设计经验,极大的提升了公司时钟芯片的研发能力。为规范境外子公司经营和运作,有效控制经营风险,公司也制定了完善的境外子公司管理制度。”奥拉股份公司人士如是称。
目前奥拉股份供应链及市场用户,均与国内多家主体实现深度绑定。从2018年公司设立后在国内的产业布局来看,一方面快速构建自身的供应链体系,已陆续与联华电子、日月光集团等知名大型晶圆厂、封测厂形成合作关系,推进产品流片、量产以及市场开拓工作;另一方面在境内组建了销售及技术团队,开发市场、对接客户需求的技术评估和测试工作。2021年,奥拉股份94.93%的营收均来源于境内市场。

此次在科创板上市,奥拉股份拟募资30亿元,用于超高性能和超低抖动的时钟芯片研发和产业化项目、面向服务器/超算中心/通信市场的高性能电源芯片开发和产业化项目等的建设。



推荐阅读




科创板日报 国内首个专注科创板、创投及TMT等领域的新锐媒体,致力于打造领先、专业、权威的科创信息服务平台。
评论 (0)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