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部悬疑片叫新造车

原创 autocarweekly 2022-12-07 14:09

文|鐵西區的李子


最近坊间接连传出恒驰汽车解散、自游家破产等消息。今天早上,自游家还给NV用户发了一封信,大意为因自身问题导致NV短期内无法交付,将给予用户一台车模及200元星巴克消费卡补偿,并在48小时内全额退款。


是的,很多新造车公司似乎已经岌岌可危,但可能很多人都不太清楚的是,新造车公司真的没那么容易死。


2021年时拜腾、博郡的破产清算轰轰烈烈,加上疫情横行、此前一年行业寒冬,一度有种新造车要集体玩完的感觉。


然而从一开始就被鉴定为PPT造车的游侠还活着,创立至今8年仍未量产交付的奇点还活着,有车型在售的前途、爱驰、天际等等也都仍然活着,尽管无比艰难。只是,翻身真的太难,要上演电影级别的大反转才行。


截图自《九号秘事》第一季第二集


如同缠着安全带走钢索,一不小心就会掉落,但不会摔死,而是悬在半空,就这么悬着……


新造车的N种死法(或坠落法)


掉落钢索的方式如此之多,多到甚至非常滑稽。


有些人走着走着,猛然发现自己走不下去了,拜腾与博郡是典型,也是罕见的已经破产的两家。它们破产了,却并不代表说它们就是最差的,至少不是最荒唐的,只能说,它们是现实与梦想最不匹配的,如果摊子没那么大,如果它们苟着点慢慢来,怎么也轮不到它们先破产。


比如……


有些人从宣布「我要走钢索」开始,它就没在钢索上迈出过一步。游侠开了个发布会就濒临破产,一直濒临到今天。我们到今天也不知道游侠究竟做过什么,这个公司只有3个高光时刻:首当其冲是2015年那场发布会,带着车来的,那车是copy的特斯拉Model S;其二是宣称于湖州投资115亿兴建工厂,2019年被曝烂尾;其三是今年初,董事长卫俊被冻结4500万股权。


图片来自网络


有些公司你会怀疑它在玩《绝地求生》,上来搜一波装备开两枪,然后就开始蹲厕所,电圈来了似乎都不在乎。本土新造车里最早拿出成品的,奇点是其中之一,2014年12月成立,2016年参加北京车展带去iS6,一眼看上去就是量产车的样子,然后6年过去了,那时候什么样、现在就什么样。终于,今年7月又有了消息,被合作方向法院申请强制破产重组。


还有些公司明明什么也没干,突然就窒息了,你们知道我在说谁。乐视超级汽车只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和北汽、众泰合作、和阿斯顿马丁合作、招募来丁磊与张海亮……接着就是乐视大厦的坍塌,2016年11月开始出现大量资金链断裂新闻,7月被内华达州财政部长评价为“庞氏骗局”,2017年初融创入局,3月北美总部裁员,……乐视汽车甚至没捞到个“优质资产”的身份,直接没了。


恒驰当下的状态颇有些类似,它如今的困境,都是恒大给的。起点是2020年“三条红线”政策加上恒大地产借壳深深房失败,之后2021年9月恒大财富暴雷,恒驰就这样被拖下水。


不过有一说一,即便没有恒大危机,恒驰本身也算不上好,之前就爆出过车机重影、刹车异响、座椅通风打不开&座椅加热关不上等问题。更何况,没有地产哪有恒大,没有恒大哪有恒驰,所以恒驰也没有喊冤的地方和理由。


图片来自网络


悬疑


时至今日,广为人知的破产新造车仍然只有拜腾与博郡两家。拜腾是海外创始团队,而博郡的创始人黄希鸣是福特出身,创业前的职业生涯在美国。怎么说呢,洋墨水在中国写不出字?


有时候不得不感慨,本土公司的生命力就是要更顽强。在蓬勃而充满不确定性的新能源市场,这些本土参与者在用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谋求存活下去,或者捞上最后一笔


最值得探讨的永远是那些真正图存,想要某得一席之地的新造车。它们闯过“造车”这个无比艰难的关卡才发现,真正的难关其实是说服市场。


当下新能源汽车尚算蓬勃的状态,让爱驰、前途们保留着翻身的可能。爱驰与前途只是平凡的未获成功的新造车成员,翻身的机会也不见得多大。但不得不说,付强与陆群的新造车事业却有着近乎浪漫悲壮的美感。


爱驰今年7月完成了高层洗牌,付强退居二线,之前几年他带着这个团队踉踉跄跄地创建、研发、生产,2020年参展日内瓦车展希望开拓欧洲市场偏偏赶上疫情临时取消,完成了几乎不可能的任务,新的管理团队带资入场,夏天时赞助冠名了《中国好声音2022》;前途汽车K50是早期新造车话题性很强的案例之一,较高的价格和不够突出的产品力导致失败,今年6月,前途又发布了新车K20,这一次把定价拉低到10万级别,而且,仍然是跑车造型。



有些企业寄希望于新能源产业丰富的可能性,压住新的技术路线,期待有所回报。去年11月,银隆改名格力钛,董明珠入局后,这家公司出过闹剧,产品始终没能跻身主流,倒是一直坚持的钛酸锂技术路线有了些许收获,今年7月底拿到了中国知产局专利金奖。神话这个事情就大可不必,只是想说,它们还拼着呢。


至于游侠与奇点,则还停留在讲故事、玩弄资本游戏的状态里。


它们这两年里拖欠工资、拖欠供应商款项,这样那样的问题先后出现、资金也早已无法支持产品与技术开发,撑着的目的是什么?狠狠地开脑洞,也只能想到一些最后捞一笔的可能,比如拼个生产资质去卖(各自与湖州、铜陵有谈判)?或者看得到还有多地政府眼红新能源产业,期待有续命或者什么别的机会(不好明说)


蚁力神王奉友 | 图片来自网络


说回拜腾吧,在2020年它们生命的尾声,欠薪风波同样沸沸扬扬,维权员工求助无门到处联系媒体寻求帮助,最终公司与员工协商做出了相应赔偿。尽管具体完成度未知,至少也算是体面。都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对新能源汽车乃至后续的创新项目来说,才会有持续的人才涌入,这才是真正的创新动力来源。


真正的尾声


新能源市场很快将迎来又一个挑战,新能源汽车国补截止到12月31日,从明年开始,4800至12600元的单车补贴就将不复存在。届时,爱驰、前途、天际等艰难求生的新造车公司注定要面临更艰难的困境。


一个反直觉的现实是,汽车行业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残酷。团购百团大战活下来没几个、O2O活下来没几个、专车出行活下来没几个、共享单车活下来没几个……相比之下新造车甚至算是硕果颇丰。


合肥庐阳的共享单车“坟场”| 图片来自《财经天下》


不得不认清的现实则是,因为汽车的行业复杂性,新造车实际上才刚刚走到一半。在互联网行业里,公司的成立与壮大是光速的,几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它们已经开始疯狂的价格厮杀;而在汽车行业,成立与发展本身就是一个绞肉场,已经淘汰了一大批我们甚至叫不出名字的新公司。


这场“电锯惊魂”才刚刚进行到“I wanna play a game”而已,热闹的在后面。


分拆“热闹”这个词,就大概会知道接下来的戏码了——


一是热,血是热的,求生欲与求胜欲是热的;


二是闹,互联网行业的广告战、价格战我们看多了,不知道在新造车行业的闹剧又会是什么。


autocarweekly 车不只是代步工具,还是生活的一种刻度。
评论 (0)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