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被曝让位特斯拉CEO,他忠实的中国包工头即将接棒

原创 智能车参考 2022-12-08 09:37
贾浩楠 发自 副驾寺
智能车参考 | 公众号 AI4Auto

马斯克将让位特斯拉CEO,接棒的还是一位中国人。

这是最新曝出的特斯拉人事大消息。

据品玩PingWest爆料,马斯克已经决定任命朱晓彤为特斯拉全球CEO。

朱晓彤,Tom Zhu,特斯拉全球副总裁,特斯拉大中华区总裁,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背后的最重要功臣,也是特斯拉保证生产和交付里最能干的高管。

他上位有些意料之外。毕竟在一家外资巨头里,朱晓彤一直都没有“总部”任职经历,而且出身和背景也不算好,既非名校高学历,也没有汽车、计算机或者AI学科背景,在之前的外界报道里,他被认为是销售头子,甚至被比喻为包工头。

但朱晓彤上位似乎也有几分情理。他是特斯拉转危为安的关键人物,是特斯拉最重要的上海工厂和中国市场的负责人,也是一个像马斯克一样能够睡在工厂的高管,更直接说:朱晓彤是坚定的忠诚的马斯克主义者。

当然,关于马斯克要从特斯拉日常运营中脱身,之前也早有铺垫。

先是董事会对外放过风声,马斯克由于推特的收购,现在工作重心被切割得更加厉害。然后马斯克在访谈中也说过,特斯拉运转并非离不开自己,而且内部已经“选好了接班人”。

如今,这个接班人在传闻中浮出水面,只待特斯拉正式对外官宣。

马斯克让位特斯拉全球CEO?

根据品玩曝出的消息,马斯克已经决定任命朱晓彤为特斯拉全球CEO。但职责范围可能限于汽车业务,而不包括自动驾驶和机器人项目。

也就是说马斯克依然会以董事长身份掌控着特斯拉的战略、技术方向,以及最前沿的核心竞争力项目。

而已经成熟且常态化运营推进的汽车相关业务,则交给朱晓彤。

这个维度看来,朱晓彤的角色,更像是特斯拉COO。

之前,特斯拉日常业务的方方面面,包括生产、质量监督、供应链、体系建设、财务工作等等方方面面,都汇集到马斯克一人,且因为扁平化管理的原因,马斯克在特斯拉既掌舵大方向,也要抓生产和日常。

这在之前是必要的,因为特斯拉生产交付在上海工厂投产以前,不是稳定状态,没有人比马斯克更有号召力和内部动员能力。

但如今特斯拉已经来到了“平流层”:车辆车型基本定型,技术架构已经相对稳定,剩下的只是稳定生产、稳定交付,保证不犯错。

马斯克当然不是那种希望自己陷于日常运营的人。

他不止一次表达过让位CEO之意。

最早是在2014年。当时时任宝马高管的赫伯特·迪斯竞争CEO失利,马斯克向他抛出橄榄枝,希望他出任特斯拉CEO。

迪斯同样是马斯克忠实信徒,坚定推动传统汽车工业向电动化智能化转型。

但之后迪斯成功获聘大众集团CEO,几年时间给大众汽车注入纯电智能的灵魂,将它打造成传统车企转型的范例。

直到不久前,迪斯被大众扫地出门,还有很高的传闻和呼声说马斯克即将把CEO传位给他。

以及在特斯拉最难的那几年,马斯克因为情绪不稳定屡屡造成资本和舆论事件——比如发推私有化,也有股东认为该找一位有日常经验能力的人出任COO或CEO,甚至当时认为前Facebook的COO雪莉·桑德伯格会是最佳人选。

实际上,马斯克自己也不想当CEO。

他自己反复讲过:

CEO通常被视为以商业为重点的角色。但实际上,我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开发技术的工程师,确保我们开发出突破性的技术,并确保我们有一个能够实现这些目标的不可思议的工程师团队。

根据我的经验,伟大的工程师只会为伟大的工程师工作。这是我的首要职责,而不是CEO的职责。

马斯克甚至毫不谦虚地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师”,只有“马斯克”作为工程、科研的旗帜,特斯拉才能保证光明的未来。

所以马斯克不想被日常琐碎工作拖累,希望把精力放在更加战略的、宏大的高度。

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不是马斯克看不上,就是别人看不上(那时)的特斯拉。

万万没想到,接班之人,早已在阵中,还是一位中国人。

谁是朱晓彤?

朱晓彤,生于辽宁省沈阳市,本科毕业于新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并在美国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获得MBA学位。

公开资料显示,在加入特斯拉前,朱晓彤曾参与创办了楷博国际,从事物业管理与工程实施相关的工作。没有过AI或汽车相关的履历。

朱晓彤于2014年加入特斯拉中国,最早据称只是负责充电站建设。

后来由于前特斯拉大中华区总裁吴碧瑄因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远远不及预期而闪电离职,朱晓彤接替了她。

朱晓彤在特斯拉的功劳,初期也与一系列基建有关。

先是特斯拉超充网络的建设,后来则是最重要的上海超级工厂。

2018年,特斯拉正式官宣与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临港管委会共同签署“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获准在上海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和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

其后特斯拉上海工厂建设速度惊人。

2019年初,特斯拉上海工厂破土动工。2020年初,上海工厂交付首台Model 3。从建厂到投产,上海工厂只用了357天,不到12个月。

同样是美国之外的特斯拉工厂,柏林工厂建成投产花了近30个月。

而且上海工厂,还是在特斯拉和马斯克最困难的时刻建造的,当时公司已经到了濒临破产的时刻。

当时特斯拉因为生产交付难题,现金流承压,到了资金链断链边缘,马斯克亲自睡在工厂监工保障交付,最惨的时候“整日整夜,没有孩子,没有朋友,除了工作,一无所有。”

2019年1月刚开始,马斯克就发内部信表示,要裁员7%,意味着特斯拉每14名员工中,就得有一人被裁掉。

当时特斯拉股价347.31美元,被寄予厚望的Model 3交付依然是大问题,而如果股价继续走低、公司又无法扭亏,现金流可能就会垮掉。后来的4个月里,特斯拉的股价还跌至3年最低点,只剩177美元。

距离破产,其实就一步之遥。

是上海超级工厂,成了转危为安的关键。

2019年6月3日,特斯拉股价近3年来最低的时刻,但也是特斯拉迎来反转的时刻。积极信号从上海传来。特斯拉位于上海临港占地近1300亩的超级工厂,主体建筑已经进入封顶阶段。

马斯克兴奋又惊讶:

这是我见过的建成速度最快的建筑,在未来它具备年产50万甚至100万辆电动车的潜力。

2019年10月,特斯拉中国工厂开始正式进入生产。

而马斯克赢得的,不光是中国工厂对产能的拯救,更是全球垂涎的汽车市场,以及外企们梦寐以求的信任。特斯拉困局,自此开始转折。

2020年1月7日,上海工厂首批「国产Model 3车主交付」开启交付,马斯克选择跨洋飞行十几个小时来到中国。他登台演讲,脱衣跳舞,开心异常,还说出了情真意切的感想:

没有中国(政府)的支持就没有特斯拉的今天。

当然,马斯克也很清楚,特斯拉内部,谁该被计第一功——

朱晓彤。

实际上,朱晓彤虽然没有马斯克一样的技术创新天才,却是个执行上不折不扣的强人,且坚定相信马斯克,工作风格也很像马斯克,被调侃为“忠实的马斯克主义包工头”。

之前品玩在文章中爆料,朱晓彤在一些关键特质上与马斯克极为接近——接近24小时专注工作,凌晨3-4点秒回工作微信,几乎没有个人生活,对下属要求严格甚至苛刻。

而且即便是疫情,也没有对特斯拉上海工厂的生产造成大的影响。

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上海工厂被迫强制关闭。但很快,上海工厂就整理出了一套新规范,迅速采取措施,工厂定期消毒,员工每日测量体温、隔离吃午饭等保持员工的社交距离,让员工最大限度不被感染。3月,上海工厂已全面恢复生产。

到了今年上海最难的时候,朱晓彤甚至一直睡在在特斯拉上海工厂,保生产保交付——深得马斯克睡公司传承。

朱晓彤也交出了惊人的成绩数据。

2022年在上海遭受最严重冲击下,特斯拉前10个月累计交付314352辆汽车,11月交付超10万辆。

上海工厂也是特斯拉产能最强的工厂。2021年特斯拉全球交付936000辆,51.7%来自中国上海工厂。

今年8月15日,特斯拉上海工厂第100万辆电动汽车下线,开工两年多就达到了这个成绩,创造了特斯拉超级工厂的新纪录。

上海工厂生产制造的特斯拉,不仅面向最大的市场——交付,而且也出口欧洲,甚至有传闻说,还会反向出口到北美。

上海工厂和中国制造在特斯拉版图中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朱晓彤在特斯拉的作用,由此可见一斑。

这种作用,也让马斯克本人对于上海超级工厂和特斯拉中国管理团队,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容忍度和授权。

即便特斯拉中国管理团队频频因个人言论和行为,造成整体品牌的声誉受损和危机,并且屡屡传闻马斯克会换将,但并未成真。

而且特斯拉中国团队的管理,也深得马斯克喜欢。今年5月,马斯克还在一次采访中专门表达过中国人的工作精神,他说:“中国工人不仅会熬夜,而且能在凌晨3点开始工作”,而马斯克觉得美国工人一直在“尽量避免上班”,缺乏职业道德。

归根结底,特斯拉还是一家以汽车生产、制造和交付为主要商业模式的公司。

只有稳定的生产和交付能力,才能支撑起特斯拉的今天和明天。

而对于特斯拉现状来说,最核心的就是能够在全球各地复制“上海模式”,能够在每一个大市场建设一座超级工厂,且有高效稳定的生产。

能够搞定这个的人,特斯拉内部,有且只有朱晓彤一人。

所以即便特斯拉尚未对外官宣,但朱晓彤如果最终真的上位特斯拉全球CEO、接班马斯克,成为全球巨头里最有权势的中国人,似乎也不会那么令人惊讶。

马斯克的事业太多,而每个人的精力再强大一天也只有24小时。

马斯克需要找到那些忠实的信徒,把自己的意志、战略,坚定不移地执行到位。

朱晓彤,久经考验,已经证明是一个这样的马斯克主义者。

—  —

智能车参考】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点这里👇关注我,记得标星,么么哒~

智能车参考 在这里读懂智能汽车变革
评论 (0)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