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科技大决战(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背景

传感器技术 2020-05-31

中国科技进程将加快20年


    随着2020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新制裁措施在新闻媒体上公开表明,无论人们情愿还是不情愿,相信还是不相信,担心还是不担心,中美科技事实上已经进入全面总决战阶段。川建国的皮鞭果然远远比科技部、教育部、发改委的文件管用太多了。这场总决战将首先使中国芯片业一举跨越5到10年的进程,迫使其全产业链去美国化,更进一步,会迫使中国科技业整体上一举在短期内跃居世界领先地位。本来“中国制造2025”只是一个中长期的发展计划,分为2025年,2035年和2049年三个阶段。但川建国将用无情的皮鞭逼使中国提前在2025年实现甚至极大超越2049年的发展目标。根据美国政治发展形势、尤其是“义乌指数”,川建国将连任成功。即使这样,为下一任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伊万卡·特朗普成功当选考虑。在2025年之前,川建国将一直会用皮鞭每年狠狠地抽打中国一次,将一切中国科技创新道路上的错误认知、愚昧幻想、追随型的陈旧科技体制彻底扫荡干净。


2015年开始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

      中国的科技会最终赶上并达到世界领先水平,这本身就是中国制造2025的发展计划和目标,所以并不难理解。 但为什么能这么快地在这次科技大决战中成功地大大提前20年实现目标,主要的原因是川建国根本就没想要赢得这个科技决战,他要赢的只是选举。 那么,这样是不是说他只是为一已之私,而不顾美国的国家利益,只是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实际做的是挖美国墙角的事情呢? 那倒也不是,他的确是真想在做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事情,并且他认为是唯一正确的做法。 那就是在美国科技能力以温水煮青蛙方式慢慢地彻底丧失完之前,以最快的速度让美国原有政治体制和国家战略的弊端彻底暴露,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实现政治体制改革和国家发展战略的改革。 另外也将美国现有的一切还剩下的科技潜力用干用净,来达到其想达到的目的。 因此,这将是一次中美间双赢的决战。
    中国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不是能否赢得这场决战。赢得这场决战的容易程度远远超过几乎所有人的想象,只有极少数人真正明白这是一场实力对比处于什么状态的战争。美国虽然不是以鸡蛋碰石头,但最多也只是以西瓜、菠萝、顶多椰子碰石头而已。

    需要提醒一下的是,首先中美间科技实力对比的变化非常剧烈,每天都会不同,一般不是能深入研究的人难以及时知晓和把握,很容易停留在多年前的陈旧失效信息和观念上看问题。二是芯片技术本身一般人很难搞明白,无论绝大多数中国普通百姓,还是媒体上绝大多数写文章的人,别说是芯片,能把半导体收音机原理搞清楚的都很少。但我不仅长期深耕于对中国科技发展的研究,而且可以很容易搞清楚各种半导体器件和芯片的最底层原理和每个管脚的时序,这本来就是我的专业。我本科是南邮,研究生在北邮,曾在当年郑州邮电部设计院工作过6年,在这些中国电信行业里几个最顶级的黄埔军校我都工作或学习过。我在王码电脑、中兴通讯、数码视讯这些业内知名公司都有过很长时间的工作经历。我以资深参与者身份亲眼见证了电信业从人工接续、步进制、纵横制、程控、软交换、ISDN、ATM、移动的1G到5G、DDN、SDH、DWDM、局域网、互联网、从模似到数字的地面广播、同轴有线广播、卫星广播等等的发展历史。我亲手研发、或操作使用、或安装维修过的设备从二战时期的矿石发报机,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喊“向我开炮”的无线报话机,一直到现在的电脑、服务器、集群通信和移动基站设备等。不仅在中国,即使全球范围,能在电信、计算机、互联网、数字广播领域都有过长期工作经历的人也是屈指可数。能从各个不同角度把电信业理解透的人,即使在华为这样的公司里也没多少个。况且,但凡看过我在《实验、测量与科学》一书中对放大原理的描述,就可以很容易理解包括各种晶体管在内的一般放大原理,从而很容易理解这些在过去难以弄明白的高深科技知识。因此,即使我的看法不能说每个都对,但对相应领域的认知之所以受到很多专业机构和智库的重视,原因就在于我有很多不同于一般媒体人的第一手资料和资源,以及对一般科学原理的深入研究。


《英雄儿女》中的71式报话机。王成:“向我开炮”


现代的智能手机


理解当前中美战略格局的基础


    要理解当前美国制裁政策出台的根源和中国可能的应对,不能仅仅把这看作只是针对华为一个公司,也远远不是单纯的芯片问题。我们必须从整个中美两国所处的战略格局状态和未来可能变化来看问题,才能获得更全面准确的把握。
    过去,中国在中美关系中的基本态度,说好听一点是“韬光养晦”,说难受一点是持小心翼翼、有时甚至忍气吞声、息事宁人的态度。即使有些触及底线的问题,中国在口头上强烈抗议,往往也是泛泛地原则性的,看似声调很高,事实上始终保持很大模糊空间,一旦美国稍有让步甚至仅仅是止步,中国马上就停止抗议。很多中国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状态,但中国现在外交等正式和非正式场合,政府声调非常强硬,对西方的任何教训绝不再忍气吞声,直接进行反教训,甚至有时还主动去教训一下对方,对此人们一时无法理解、忧心忡忡。遇到美国不断升级冲突时,很多人(不仅是普通人,而且包括智库级的知名人士)心里很自然地会担忧中国现在为什么这样强硬,为何不能像过去一样积极主动地讨好美国,积极地缓和关系,怎么就不能低调一点、谦虚一点,别去惹美国好不好。中国现在当然并不希望与美国对抗,但基本上不去太积极主动地缓和与美国的关系。所持的态度是:如果你要缓和,我们当然积极支持和配合,但如果你要搞对抗,无论想对抗到什么程度都请便。中国不仅不会在原则问题上有任何让步,非原则的问题让不让步也还得多考虑一下价格和商务条款问题。中国不仅不担心美国来找中国麻烦,反过来中国要是高兴或不高兴了,还会主动去找点美国的麻烦刺激下对方。为什么会是这样?
    中国政府考虑问题的角度,当然与某个普通人,普通学者、媒体人或某个企业是有区别的。很多人只是在泛泛地谈中国整体实力如何,军事实力如何。关注点多在航母、歼20隐身战机、055导弹驱逐舰、电磁炮、运20、轰六K、东风31、东风41、东风21D、东风26、核潜艇等等。这些当然是很重要的改变中美间军事对比的大杀器,但它们都是量的持续积累。真正具有最大战略意义,彻底改变中美间战略格局的,是两个重要事件。
    一是2016年1月16日10点21分,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机遇窗口已经永久性地关闭了。对于这一点,不仅美国战略家们至今还没反应过来,绝大多数中国人至今也没反应过来。到了2017年,班农还在说遏制中国的窗口期只有5年,如果不加紧行动,等这个窗口期过了也就遏制不了云云。其实这个窗口期在前面这个时间点已经过了,而不是还有5年。也正是在这个时间点之后,中国外交系统说话的腔调完全改变。直到今天,无论中美间关系如何地巨浪滔天,中国一直就没有压低调门的迹象。

    其原因在于,无论中国武器装备如何发展,过去都在战略上有一个极大的软肋掌握在美国手里,美国是可以对中国一剑封喉的——这就是曾经的“马六甲困局”。中国不仅极大比例的国际贸易必须经过这个通道,而且石油需求的56%左右(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为70%,其中80%的进口经过马六甲海峡)需要经过这个通道。如果真打起仗来,美国通过新加坡切断这个通道的话,中国石油供应很快就会枯竭。没有石油,再强大的军舰和战机都是一堆废铁。这就是为什么前述时间点是如此重要的原因所在。



     只有当你明白美国军方和战略家们从上面这些照片看到的不是美丽和性感,而是背后潜藏的惊天杀气,才会明白为什么自从这些美丽空姐登上永暑礁以后,下面这张照片就成为常态了。


你以后说话给我老实点


     永暑礁、渚壁礁、美济礁这三个岛军事价值有多大?只要知道永暑礁机场跑道长度大概有3140多米,并认真搞明白各种位置关系就知道了。其跑道长度大约是十个美国航母艏艉相连一字排列的长度,它是大型国际枢纽机场的跑道长度设计,而不是一个岛屿机场的长度设计。只要中国愿意,可以让这几个岛具备比美国现役全部11个航母战斗群加起来还要大得多的作战能力。
     第二个重大战略改变的时间点是2019年10月1日。在当天的国庆阅兵上,第一次展示了东风17导弹。中国时不时地就会展示一些新的武器装备,仅仅是再多展出一个新导弹武器并不稀奇。但这个东风17为什么会那么特殊?因为它是世界上第一个采用“钱学森弹道”,俗称水漂弹道的实战型武器。这种弹道的理论原理在20世纪40年代就由钱学森从理论上提出了,但它的实现非常困难。现在实现这个技术突破意味着什么?它带来了两个特别的优势。首先其弹道是不固定的,这样防御起来就非常难,对现有的导弹防御系统近乎于不可能胜任,只有采用电磁炮或激光武器等才有可能。二是因为在大气层外以打水漂的方式拉长在外层空间的时间,使其射程比普通导弹增长很多。这就会使相同射程的导弹重量和燃料大大减少,成本大幅度下降,真可谓是器利价廉。“据说”东风17是在东风16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东风16射程为1500公里,而东风17为2500公里,通过末段的打水漂加长了约1000公里。如果在东风21D、东风26基础上加上钱学森弹道技术,射程就可能分别达到3500和7000公里。这会让整个美军在第二岛链上不再有任何安全性,甚至第三岛链上的美军也不再安全。

      这个导弹正式亮相后,紧接着2017年10月8日美国顶级智库CSIS召集美国5大导弹供货商和美国国防部等军方相关顶级人士进行研讨,得出三个结论:一是美国现有导弹防御系统全面作废,二是美国至少需要5年时间才能开发出同类技术的导弹,三是要开发出可以防御这种导弹的系统,至少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这就意味着,至少在10年之内,中国的东风17在其射程之内是基本无敌,不可防御的。这就使中国在近代历史上第一次拥有了相对于其他所有西方国家代差级别的优势武器装备,这是马克沁机枪与燧发枪的代差区别。更重要的是,东风17只是一个开始,既然中国已经掌握了钱学森弹道的技术,那就意味着只要中国愿意,可以在未来不长的时间内将所有弹道导弹全部升级为具备钱学森弹道的能力,这将使中国军方从导弹技术上拥有完全碾压美军的战略和战术能力。


已经形成战斗力的东风17导弹


    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已,可胜在敌人。中国现在终级的军事上已经有接近绝对的把握“不可胜”(不被敌人战胜),因此也就可以心态相对轻松地“以待敌之可胜”。怎么才能使“敌之可胜”呢?那就是得不断刺激对方心态失衡,这样才会不断做出有偏差的、可被我所利用的决策。所以,别说是对方在挑衅中国的时侯,中国不会轻易让步,对方不挑衅的时侯我们还得找个适当的时机故意刺激它一下,让它跳脚才是。在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再像过去一样低声下气、韬光养晦、息事宁人呢?什么时候美国放弃自己是老大,学会与中国平等相处了,什么时候才没必要声音这么大了。

     所以,虽然现在美国军舰还是时不时在台海和南海哆哆嗦嗦地“自由通过”一下,中国已经越来越不大正眼瞧它了。而在过去一般都要“强烈抗议”,并表示最后将其“警告驱离”,反正驱不驱离它们也是要走的。那么,现在美国本身疫情正严重,而且从2020年3月份罗斯福号航母爆出有士兵受到感染开始,到5月20日美军已经有8636人被确诊,为什么他还要在南海和台湾不断地展示“航行自由”呢?


台湾问题——美军为什么还要在南海和台海航行?


    说到中美关系,台湾问题是老话题。大谈台湾问题的媒体和专家也如过江之鲫,对台湾问题未来可能的走向,人们也是议论纷纷。但是,这类讨论大多都只是一些无边无际的猜测。我们只要考虑清楚这么一个问题,就能理解最终的、真正准确的答案是什么:毛泽东当年对未来解决台湾问题是如何设想的?只有搞清楚这个事情,并且有确实证据地搞清楚,才有可能获得真正科学的理解。

     如果认真研究现在还归属台湾实际管理的岛屿,会发现一些非常奇怪的现象。距离大陆东部沿海非常近的地方,还零星地留有几个现归台湾实际控制的岛屿:除金门、马祖列岛外,还有一个过去极少人关注到的乌邱群岛。另外在南海还有太平岛和东沙群岛由台湾实际控制。太平岛太远了,当年解放军确实是真的没有能力去攻占。东沙群岛距离大陆260至300公里,当年刚解放时,解放军攻打十多公里外的金门岛都不成功,这个距离更别提了。马祖列岛现居民有1万多人,距离大陆20公里-40公里。马祖是台湾马祖文化的圣地,因此保留给台湾可算作是人情。乌邱群岛现属金门管理,距离大陆实际控制的鸬鹚岛只有16公里,却在金门以北120公里。该岛可以说是弹丸之地,只有2.6平方公里,当年的居民最多也只有几百人,现在还常年居住在岛上的也就三四十人。当年解放军海军在打下其他沿海列岛之后,要是真有心拿下乌邱群岛的话,根本不会费吹灰之力。金门距离厦门也就10来公里,如果要想报当年金门战役一个师全军覆灭之仇也不是难事。所以,不去拿下这些岛屿,唯一的解释就是毛泽东故意这么安排的。有人说当年留下金门是为和台湾保持一定的联系。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留一个金门也就够了,为什么从北到南留下大大小小五个群岛?理解清楚了这个问题,也就明白了老人家对未来被迫只能军事解决台湾问题时,其战略战术是如何设计的。


     很显然,直接去攻打台湾本岛所需要的军力和代价会是极其高昂的。但如果攻占金门、马祖,尤其是乌邱群岛,那就容易太多了。如果要以武逼统,这些零星的岛屿就是最好的抓手。从北到南,马祖列岛、乌邱群岛、金门列岛、东沙群岛、太平岛,这些岛屿可以作为解放军在以武逼统时充分展示武力,同时又代价极小的场所。过去解放军搞军演的时候,常常是非常高调地以攻占台湾本岛为假想目标,搞得炮火连天,导弹横飞,那其实并不是毛泽东设想的战略战术,更大程度只是吓唬对岸台独分子和美国别搞得太过分。但现在解放军在南海以夺占东沙群岛为假想目标,且很低调地搞军事演习,那就说明是在真准备干实事儿了。当然,公开以东沙群岛为假想目标,并不意味着真要干的话第一目标就一定是它。因为东沙群岛相对离台湾较近,离大陆现在虽说不上远,但也说不上很近,并不是最理想的首选。当然,以东沙群岛为假想目标也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它离大陆的距离正好与大陆与台湾的距离差不多,并且还稍多一点。从大陆出发去进行攻占东沙群岛的军事演习,会有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可以想象成模拟的攻占台湾本岛,也可以想象成攻占其离岛。

     如果真要干,从军事上说首选以太平岛和乌邱群岛为最佳。因为太平岛距离台湾太远了,想以台湾本岛为支撑基地进行支援根本不可能。但它却距离中暑礁、仁爱礁、美济礁等已经成为解放军大型军事基地的岛屿都只有200公里以内。这对现在的战机来说,从机场起飞后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太平岛上的台军连跑出营房的时间都没有,台湾本岛只能干看着,无任何支援能力。况且根本就用不着飞机,太平岛不过0.43平方公里的面积,只要在中暑礁上部署1个解放军现役的PHL03火箭炮营,一次齐射就把整个太平岛覆盖光了。台湾曾传出想租给美军在太平岛上建监控站,马上就被美军否决了。他们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大兵跑到解放军火箭炮射程范围内去建监控站?真是把他们当傻子了。另外,真打起来了,就是把太平岛上炸翻天,伤亡也是很有限的。因此就该明白为什么大陆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在短短一年左右时间同时吹沙填海建成这几个岛屿时,美国极其着急上火原因何在了?建成这几个岛可谓是一箭双雕之策,即解了马六甲困局之围,又可形成对太平岛围而不打之势。
     对乌邱群岛,别说是现在的解放军海空军,就是当地民兵和公安开渔船过去解决问题都易如反掌,而且占了以后还可以退出来再还给台湾,可进可退。由此就该明白当年老人家的苦心安排和战略战术设计是何等之精妙。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明知道现在开一两艘军舰在台海和南海“自由航行”,对解放军的实际军事压力已经近乎于零,但却执意要如此。其目的不是展示给解放军看(那怎么也得开一个航母战斗群过来才像样吧),而是极力展示给台独分子看的,表明美国还是会力撑台湾。
    但是,以上分析是否意味着很快解放军就会采取行动呢?当然不是。对此人们可能还是感觉不过瘾。有人甚至分析把台湾问题解决了,台湾的台积电就成我们的了,那华为7nm和5nm芯片就有人可能生产了。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荒唐可笑了,解决台湾问题难道就是为给华为解决生产芯片供应吗?台湾问题的解决路径会怎么走,还是总结一下各代领导人是怎么说的:
     第一代: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第二代:当年刚与美建交,在访美时说:我们现在没有能力进攻台湾,但有能力封锁台湾。
    第三代: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第四代:制定《反分裂国家法》。
     第五代: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拖下去。
    如果精通解放军战略战术的,就应该知道其最经典的战术是什么:围点打援。有人总在说解决台湾问题关键是如何不让外国势力介入。这种看法有道理但也容易忽视最关键的问题。怎么就不能设想一下就是要引外国势力介入,就是要借这个机会敲打一下外国势力,一切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如果其害怕不介入,问题不也就彻底解决了吗?好了,谈到这里就该止住,再谈就说太多了。如果再说就是提醒一句,外国势力现在跑还来得及,再晚我就不让你跑了。

    对于此次美国从芯片制造和设计环节限制华为,有人提出应当报复,甚至提出制裁波音等。事实上根本没必要,也不应该。一是他们根本不理解今天中美在信息产业真实力量的对比究竟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二是这些选择的制裁对象并不合适。波音接连经过一波又一波的打击,现在纯属是一个躺在病床上重症病人,问题只是还能熬多长时间。你去报复一个年轻力壮的人还有得一说,去打一个躺在病床上的垂死病人多少有点不道义。况且在过去几十年的中美关系中,波音一方面是最大获益者,同时也是为发展中美关系对美国国会进行游说最卖力的公司。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因为一个完全与其无关的事情去拿躺在病床上垂死的波音去做报复对象。表面看高通是美国芯片业巨头,但它是提供芯片的,而这一次美国商务部打击点是芯片制造业,不是芯片,与高通并无关系。中国要做出什么反制,也得是有利于中国芯片设备行业的发展,而不单纯是一个报复行为。三是现在中国已经没有必要一定得采取一些对等反制措施。两年前刚刚开始中美贸易战的时候,对美方的任何制裁措施,中方即使不是完全对等,起码也得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但中美之间科技战发展到现在,美方的新制裁措施已经完全变成对中方帮大忙,我们千恩万谢都来不及,哪还需要什么反制?


中美科技实力对比的惊天变化


    中国人已经太习惯于听到这样的说法:我们基础太弱,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有巨大的差距,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接近或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因为这样的话听得太多了,所以当中国在信息产业很多领域已经具备对美国压倒性优势时,整个社会还处在想象中的美国强者对中国弱者的欺压和霸凌,把中国看成一个受难者、把美国看成一个高高在上的强盗形象。
    中国的信息产业在不久前的历史上的确是太落后了,落后到什么程度,我们是亲身经历者,最有发言权。我1984年刚刚从当年的南京邮电学院(现在是南京邮电大学)毕业进入郑州邮电部设计院(当年唯一直属邮电部局级设计单位)时,中国主要的核心通讯还是人工接续为主的状态。当时很多西方国家基本都已经是自动交换。为了与中国电话网匹配,很多国家还专门留了几条人工接续的线路与中国网络联接。电影《手机》里有一段很让人心酸的歌曲“刘三斤”,他的媳妇吕桂花为了给他打长途电话要坐很长时间的车到县城里。当时打一个长途电话可能要两三天时间才能接得通是常事儿。
    但是,在那个极为落后的时期,中国人却有着充分的乐观和自信。别老是笑话印度,我们当年的乐观、豁达和自信并不比人家印度差多少。有一个我印象特别深的事情,电视上五一节搞劳动竞赛的表彰和表演活动。有一个邮电局的女接线员,居然能够把省城里一万多电话号码全背下来。在进行现场表演获得观众阵阵掌声后,漂亮的女主持人热情洋溢地说该女员工的能力在全球范围无人可及,这充分展现了中国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和勤劳。现场主持人还特地问一个外国观众,这个外国观众真的树起大拇指说太了不起了,他在全球任何地方都没遇到过记忆能力这么强的接线员。我们几个一起看电视的设计院同事只能苦笑,电视里这帮人无知的自信和那个外国朋友的夸奖太令人尴尬了。国外当时已经基本没有接线员,当然没人有这个能力了。看着电视上还那么乐观自豪的主持人和观众,作为电信人,只能深感自卑、自责和苦涩。
    但是,几十年过去了,在电信技术这个领域,中国不是已经把美国远远甩在后面,而是将美国对手基本清理干净了。曾经高不可攀的朗讯、摩托罗拉等美国电信巨头,从20年前就已经开始纷纷破产退出竞争的行列。很抱歉,本人当年就是清理这些美国对手的成千上万中国电信产业人之一。面对被我们亲手杀到尸横遍地的对手,除了外行人难以理解的悲伤和复杂心情,我实在是难以装得像华为那样悲壮,更无法积攒起哪怕一丝一毫普通公众尤其公知们那里还存在的恐慌甚至自卑情绪。到5G时代,美国连参与竞争的选手都没有,还谈什么与中国竞争?任正非曾经对记者说华为的5G远远领先美国,很多中国人可能到今天都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其实这话说得太矫情了,不仅是华为,整个中国的通讯技术根本就不是领先美国,而是对方已经就没有可比较的对象了。不是100与90相比领先10,而是100与0相比根本就没有什么领先的问题存在。

    美国在芯片业上的确还有很多历史积累的优势,但很遗憾,川建国同志这次基本上是准备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把它全干光了。2019年5月18号美国商务部第一次制裁华为的时候,很多智库机构,包括国家级的智库请我去作分析报告,对美国制裁华为的后续发展进行一些分析判断。我当时认为其中绝大部分芯片很快就可以实现替代,但其中最难的射频芯片部分快则一年,最迟两年之内也可以完成替代。当时很多经济学、金融、国际关系等等领域的学者专家们还认为我太能吹牛了。你们这帮文科领域的大专家们根本就不是干这个的,别说是芯片了,连NPN型与PNP型晶体管区别是什么都搞不清楚,居然还胆敢来评判我吹不吹牛。实际情况是射频芯片半年左右就完成替代了。华为的P30中还有几颗美国Skyworks和Qorvo的射频芯片,而到P40就基本把美国所有芯片全替代光了。我本人亲自参与推动过一家做砷化镓和氮化钾射频功放的公司,2020年春节前后产品就获得了实际商用。射频功放又是射频芯片里最难的,尤其氮化镓高功率的射频功放芯片,它不是用在手机,而是用在基站上。这种最难的通讯芯片也拜川建国同志所赐一瞬之间全国产化了。事实上,过去为中国军方提供支持的中电科13所和17所早就在积累相关技术。只不过是以前没有川建国大恩大德的加持,这些技术很难有机会大规模商用到军方以外而已。2014年前后,中国巨型机突飞猛进,连续多年占据TOP500榜首。奥巴马实在着急了,就对巨型机公司禁运INTEL的赛扬芯片。仅仅一年之后,太湖之光从天而降再次登顶,一个过去连业内人都极少知道的申威26010芯片突然间冒出来。如果没有美国的技术封锁,这种芯片技术可能就真的被长期封锁在中国不知哪个研究所里藏在深闺无人知了。


    2019年5月18日,华为第一次受到美商务部制裁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这架伤痕累累的飞机。基本上是刚刚好一年后的2020年5月15日,它又飞上天了。其配套的宣传口号还是极具华为特色的矫情:“除了胜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太矫情,实在是太矫情了。一个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老太太,公然宣称要把一个拳击世界冠军封锁教训一顿,然后这个拳击冠军表演得像真的要被暴打一顿的悲壮,同时还要装模做样地作出一付坚贞不屈、绝不投降的样子。社会公众也真以为川建国倾一国之力在弹压一个公司,后者要遭受一场多么巨大的委屈,实在是太扭曲、太荒唐了。此情此景,与当年看到电视上的主持人与观众为能记住上万电话号码的女接线员自豪和喝彩,同样地让真正的内行人无奈和苦笑。

    由于狭窄专业的限制和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即使业内专家群体也很少有人能对中国芯片业全貌尤其是其潜力有清晰和全面的了解,所以谁也不敢下结论说中国能在多长时间内完全替代美国芯片制造设备和原材料,更别提普通公众了。那些媒体大V也大多只是站在圈子外很远的地方凭想象在写文章。还有一些人煞有介事地分析说美国布下了一个惊天的阴谋,像星球大战计划拉苏联入局一样,在引诱中国浪费大量研发资源。即使我认为专业性非常高的一些媒体作者,在这个事情上对中国芯片科技实际现状的判断也偏差太远了。
    很多人可能会问,这样说难道中国真就没有问题,没有差距,都已经领先世界了? 当然问题有,差距也有、而且还很大。并且中国真正的差距所在可能超乎绝大多数人的想象。在本文下篇里我们会详细谈到一些,此处只说一点最大的差距。不要一提到差距,就只以为限于人才、技术、产品、品牌等等,在这些方面,中国真的差距已经很少,即使有也完全不算什么大事了。 最大的差距是在观念和理念上就是认识不清自己的真正实力,认识不清自己该干什么。很多人总认为应该“低调”“谦虚”,“谦虚是中国人的美德”,这个观念大错特错。每一个国家也像每一个人或企业一样,你必须看清和寻求自己在世界上生存和获得价值的空间是什么。获得价值的方式无非是:
  • 做相同情要价更低。
  • 相同要价做的事情更多。
  • 做相同的事情品质更高,从而可以获得更高的要价。
  • 做更少的事情品质超高,从而可以获得高得多的要价。

    ......

    谦虚是什么,在当今奉行丛林法则的世界上,那不是美德而是最大的缺德,那就是要把自己说得“更不值钱”,从而只能以更低要价,付出更多血汗,去从别人那里获得一点可怜的回报。中国已经发展到今天,最需要学会的是如何让自己在世界上“更值钱”。我们最需要学习欧洲和美国的是什么,技术当然是需要的,但已经不是最迫切需要的了。我们最需要学习的是他们如何擅长于让自己更值钱。知道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人总习惯把中国说得更差,总要让中国压低调门,要让中国人更谦虚的公知吗?很简单,他们就是帮着对手来砍价的。
    适当的降价甚至价格战永远会是商战必要的利器,但今天的中国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就是太容易自贬身价,甚至把“将自己贬得更不值钱”认为是一种美德。提升技术和创新最重要的理由是什么,并不是可以不再受制裁、不再受欺负,而是要让中国人、中国的企业、整个中国的形象变得更值钱、活得更有尊严。如果不明白这一点,就不知道未来真正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们当然不能以川建国同志那样即使干到最差也要说成最好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点,但是,今天的中国公众对自身科技实力真实强大状态的无知,已经远远超过当年封闭时期对自己落后状态的无知程度了。我们很多人甚至主流媒体都认为中国与西方的价值观不同,价值观是什么?不是主义、信仰等等的不同,而是价值判断是什么,什么更有价值,什么价值更低。只要能让自己价值更高,并且让其他人认可自己的价值更高,意识形态的具体表现是什么重要吗?
    这么说有人可能会问:难道更有钱就说明一切吗?当然不是这样。其实“更值钱”这个说法并不合适,但如果不这么说大家可能难以理解。中东富豪很有钱,但世界上大多数人并不认为他们比西方更有价值。屠呦呦并不是亿万富翁,但我们都认为她价值极大。价值会体现在很多方面,但的确影响最大的就是你的国家企业产品能不能表现得更有价值,让别人花更多钱买还觉得有面子,值这个价。中美两国在争老大,所以两个国家间闹些别扭是可以理解的。但为什么美国老是要抓住华为等通信企业无止尽地做文章,就是他们实在受不了中国人卖卖苦力挣点辛苦钱还可以,怎么能做值钱的东西呢?任正非曾说华为的产品比国外公司的价格要高很多,但用户更愿意买。这才是美国最受不了的。受不了是因为:绝大多数中国公司的确就是按“我们东西虽然比国外公司产品稍差一些,但价格上便宜更多”。简单说就是东西不值钱,但我们价格更便宜。我们很多文化人也是按这种形象给中国定位的。但我们今天真正要改变的,不是技术上超过国外公司,这种超越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实在是太容易,容易得你都难以想象。但我们对自己不值钱的形象定位、产品定位、做事情的定位却太难以改变,难到无法想象。

    在本文的下半部分,我不仅要分析美国这次为什么不可能封锁住华为,而且会作为阳谋清晰地给出在短期内全歼美国芯片业的详细策略和作战计划。请看下篇:


   

中美科技大决战(下)
——全歼美国芯片业的战略战术与作战计划


    目录

  • 为什么美国的封锁不可能成功?

  • 战略反攻(上)——华为海思之金蝉脱壳、挺进中原

  • 战略反攻(下)——芯片设计制造业之瞒天过海

  • 战略决战(一)——终端产品和设备之辽沈战役

  • 战略决战(二)——芯片设计制造之淮海战役

  • 战略决战(三)——芯片设备材料之平津战役

  • 战略决战(四)——中国科技整体之渡江作战

  • 需要对华为说的心里话——华为公司的终极瓶颈在哪里?


    具体文章目录以实际发表时为准。谨以毛泽东的一首诗作为本文的结尾:



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作者简介






汪涛  

“人类第三次科学革命”倡导者,纯科学理论体系创始人,历经30多年研究和实践形成科学经济学体系。

   上海析易船舶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总经理

   云铝股份(000807)独立董事

   浙江宇视科技 顾问

   中央民族大学客座教授


   


  

  

为您发布产品,请点击“阅读原文”

传感器技术 制造业的未来是智能化,智能化的基础就是传感器; 互联网的方向是物联网,物联网的基石也是传感器; 关注传感器技术,获得技术资讯、产品应用、市场机会,掌握最黑科技,为中国工业导航。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我要评论
0
3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