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0到1创立AI芯片公司?- 以寒武纪为例

21ic电子网 2020-08-05

回想2016年,当我第一次听朋友提到“寒武纪”这个AI创业公司名字的时候,曾经有那么几秒是被震撼过的,因为我能从中想象它的创始人心中的梦想有多大,情怀有多广。更令我震撼的是,它当年芯片设计人员开出的高薪引领了一波半导体江湖的涨薪潮流。至于后来听到”地平线“、”天数“之类的名字,我就麻木了...

下面我们通过深度解读寒武纪招股书,全面了解这家AI芯片公司是如何从无到有,发展成长到上市的阶段的,并且通过比较分析两位“英”字辈的老大哥,英特尔和英伟达,来预测寒武纪这个幼儿可能的未来。

诞生于国芯之光



作为一个初创AI芯片公司,寒武纪的底蕴其实已经很深,它的很多核心技术人员来自于伟大的龙芯团队。典型的代表就是两位创始人兄弟,陈云霁和陈天石,他们都是典型的中国式天才,很早就进入中国科大少年班,24、25岁就获得计算机专业博士学位,而且后来都追随“龙芯之父”胡伟武。

哥哥陈云霁,是做芯片硬件出身,曾是龙芯3号项目的主架构师,喜欢天马行空,适合搞科研,所以在寒武纪成功起步之后,还是回到研究所继续科研工作。弟弟陈天石,专注于人工智能软件算法,相比哥哥更为谨慎,后来在哥哥的支持下全面负责寒武纪的工作。两兄弟软硬配合,天下无双,早在寒武纪成立之前的2015年,就成功研发出AI芯片的原型,并且于2016年成立公司,发布全球首款可商用的深度学习处理器寒武纪1A,站在了人工智能时代的风口。

体验过山车,寻找生态园


最高薪CTO

看到这里,你肯定会怀疑,两个完全学术派的创始人,没有太多企业界的从业经验,或许可以研发出芯片原型,但是能真正做好一家AI芯片公司吗?

针对这个突出问题,寒武纪在成立的第2年,就以300多万年薪以及3.2%股权激励的方式,聘请在华为海思工作了18年的高级技术专家梁军出任CTO,他是芯片架构专家,是多款高端复杂SoC量产芯片的主架构师,很好地弥补了陈天石原班人马在产业界实战经验不足的缺点。虽然300多万年薪已经是寒武纪的最高年薪了,但是对于在华为工作了18年的梁军来说应该不算有吸引力,真正让他心动的是3.2%的股权和寒武纪的未来,按照目前寒武纪200多亿的估值,他拥有的股权价值已经超过6亿。为什么恰巧选中了梁军?我猜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是中科大校友,更有可能是看中梁在华为内部的关系,可以更方便地在华为推广AI芯片。

体验过山车

很快,在2017年,寒武纪1A就被华为的麒麟970芯片采用,并搭载在Mate 10 手机上,让寒武纪名声大噪。并且2018年的升级版本1M也被麒麟980芯片采用,并搭载在Mate 20手机上。IP许可费用从2017年的771万直接飙涨到2018年的1.17亿。好景不长,华为内部早已经传出了要自研NPU的达芬奇计划,在下一代手机中准备放弃寒武纪。所以2019年的IP许可费跌落近50%,很快就会回到了原点,真像坐了一场过山车。

造芯能力建设

虽然IP许可费收入在2019年锐减,但是公司创立后这3年对于一个初创AI芯片公司来说,团队建设依然是非常成功的。从2016年的80人,发展到2019年的858人,扩大了10多倍,发展到具备一年能够同时进行2-3颗芯片的研发量产的能力。从招股书中我们大致能够估算出其人力成本(薪资揭秘),及其所打造的造芯流程。先从研发、销售、管理三个维度来看看薪资情况:


3个岗位上人均薪酬都在40万左右,但是各个岗位的贫富差距肯定不一样。

其次再看看寒武纪的造芯流程
(1)产品规划组(市场部和产品部)进行市场规划和技术规划,根据需求立项,并制定项目计划
(2)芯片架构组进行整体架构设计,包括处理器指令集、微架构、SoC架构等
(3)前端设计组(芯片部和验证部)完成RTL设计,验证,和综合
(4)后端设计组(后端部)负责布局布线,将综合网表转成GDS,并交付代工厂生成
(5)系统软件组(软件部)同时完成基础系统软件的开发。

另外,很多步骤还得依靠供应商,以2019年为例,寒武纪直接购买Synopsys的EDA和IP就花费4797万元,直接购买Arm的CPU IP授权花费3489万元,另外晶圆供应商选择TSMC,封装测试供应商选择日月光、Amkor和长电科技。半导体是一个分工非常细的产业,供应商管理也是初创芯片公司需要研究的学问。

寻找生态园

幸运的是,陈天石也许早有规划,在2018年和2019年先后推出了云端和边缘端的智能加速卡,其中云端加速卡在2019年给公司带来了7888万的营业额,这次上市募集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是用来进行这两个领域智能加速卡的迭代研发的。另外,在2019年,寒武纪还提供为客户搭建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的业务,实现销售收入2.96亿元,使得全年的营业额达到了4.4亿元,避免了公司整体业绩的过山车。

从手机行业竞争来看,苹果、三星、华为、OPPO、VIVO、小米都企图在AI芯片这个赛道上进行差异化竞争,大多都倾向于自研AI芯片。寒武纪靠终端IP许可的生存方式会非常艰难,而且希望渺茫。建议跨出手机行业,寻找新的生态,在其它终端、边缘端、云端或者系统服务上寻找突破的机会。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摩尔 --> 黄仁勋 --> 陈天石

寒武纪怎样才能突出重围,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成为伟大的公司呢?

首先,我认为伟大的公司必须有具备伟大愿景的创始人。不妨学习一下老大哥“英伟达”。

黄仁勋在30岁时创立了英伟达,在巨无霸英特尔的夹缝中艰难生存。当时盛行的是英特尔的创始人摩尔提出的摩尔定律,即:集成电路的性能每隔18个月增加一倍。黄仁勋则提出了“黄氏定律”,即:英伟达产品每6个月升级一次,功能翻一番。比摩尔定律更新速度快了2 倍。

在差不多的年龄31岁创业的陈天石,面临的境地同样艰难,巨头林立。在白热化竞争的AI领域,目前还没有自己成熟生态体系的状态下,只有做到最快,引领节奏,才能掌握主动。期待陈氏定律的出现。


陈和他的小伙伴们做到了从0到1的过程,怎样才能实现从1到亿呢?这个答案还需等待他们用实践来回答。
21ic电子网 即时传播最新电子科技信息,汇聚业界精英精彩视点。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