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美金芯片成库存,20年前芯片产能过剩究竟怎么回事?

全芯时代 2021-03-18


01
前缀投资  


90年代初,随着苏联的解体,"冷战"结束,美国失去了头号强敌。本来用于美军全球数百个军事基地间协同指挥作战的互联网(Internet)因此开始走向商用,而其创造成本已经有美国政府买单(企业不需要再去从零到一研究互联网),一时间趁着风口兴起的互联网公司不计其数。特别是在1993年,Mosaic浏览器及万维网的出现,互联网走入寻常百姓家。


(Mosaic浏览器)

彼时,一群怀揣梦想的学生,不断追寻属于自己的梦想,他们敢于冒险,加上风险基金的参与,让亚马逊、eBay、Etoys、雅虎等公司声名鹊起,纷纷在纳斯达克上市。

 

这些公司的创业初期,多数利润微薄,风险极高,甚至亏损。但是,在互联网公司的精美商业计划书的诱惑下,40多家互联网公司的股票还是受到了追捧,当年的“互联网概念股”和前几年的“共享经济”有得一拼。

 

于是乎,上千亿美元的资金如潮水般涌入股市。据公开信息显示:1999年至2001年间,在互联网泡沫高峰时期,全球共有964亿美元风险投资进入互联网创业领域,其中80%(将近780亿美元)被投向了美国。在全部10755笔风险投资交易中,有7174笔来自美国。

 

这一时期的标志是通常被称为“.com”的互联网公司不断成立。公司可以简单地通过在他们名字上添加“e-”前缀或是“.com”的后缀来使其股票价格增长,某作者称其为——“前缀投资”

 

正所谓“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在2000年3月,以技术股为主的NASDAQ(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攀升到5048,网络经济泡沫达到最高点。可泡沫终究是泡沫,3月13日星期一的大规模的初始批量卖单的处理引发抛售的连锁反应——投资者、基金和机构纷纷开始清盘。仅仅6天时间,NASDAQ就损失将近9个点,从3月10日的5050掉到3月15日的4580。

 


IT业的泡沫破裂,更是让芯片产业也陷入到史无前例的危机。


02
芯片过剩 


2001年8月20日,当时国内IT圈知名杂志《IT经理世界》刊登了一篇点评文章。标题是《产能过剩,芯片业后来者慎行》。


文章认为:当时因为IT业的失败、微型芯片销售急剧下滑,导致利润蒸发得无影无踪。而大量的过剩产能,进一步拖了该行业的大腿。


2001年,全球芯片市场大幅度缩水,特别是通讯等领域。更有文章回忆,当年有公司甚至在仓库中积压了10亿美元的FPGA芯片。(出自《1999-2001,网络泡沫时代的记忆》)


(《2001年全球芯片市场大幅缩水》,来源:《电源世界》2001年第6期)

 

2001年,世界上最大的存储芯片厂商——韩国三星,上半年利润同比下降了42%;8月8日,日本的芯片龙头厂商东芝公司宣布将削减一家存储芯片制造厂60%的产能;第二季度,更是PC和移动电话销售量猛然滑坡,其他消费类电子厂商也因此望而却步,踟蹰不前。

 

遭受到IT经济泡沫的打击之后,全球各个国家(特别是亚洲国家),其政府无不决心,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挽回国内新兴的芯片制造业的颓势。

 

2001年,马来西亚斥资17亿美元在砂劳越的婆罗洲丛林建设新的芯片制造厂;韩国政府则大力扶持芯片产业,当年SK海力士第二季度亏损达10亿美元,但是5月份依旧从银行收到40亿美元的“救援金”。


(来源:网络)

 

而2001年的中国大陆,中芯国际在张汝京的努力下,开始在上海生根发芽。中国在当时,开始逐步发展起属于自己的先进芯片事业。

 

不过,该文章当时批评了外国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依旧大力发展芯片事业的行为。


文章说:“把养育一个硕大的半导体行业当作通向经济发达国家和高科技世界的捷径,一旦持续出现生产能力过剩,将会产生极为严重的后果。……现在这些国家中的一些又转而冒险依靠芯片。芯片可能是高科技的产品,但它的价格波动仍然是剧烈的。在过去一年里,标准存储器芯片的下降了80%,全球的销售则萎靡了一半。也许,迎接他们的将是另一场美梦的惊醒。”——作者只看到了眼前利益,而忽视了芯片的重要战略地位。


03
保持清醒  


二十年前的中国,刚走出90年代的两次经济危机(93年和98年)。当时的中国,参与国际贸易的方式以加工贸易为主,一般贸易方式的进出口额占全部进出口额中占比在40%~50%之间。


20世纪80年代开始,外资进入中国,外国资本主义国家看中的是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到新世纪以来,外资企业占据了中国进出口贸易额的50%以上。


在资本大量进入国内后,一群所谓的中产群体或精英知识分子开始崛起,他们势必会将眼光投向虚拟经济——诸如房地产、股票、投资业、互联网等。而对于制造芯片,他们毫不在意。在他们眼中,芯片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想要,去买就行了。而且因为芯片价格的波动难以捉摸,更打消了当时很多人的积极性。


20年前的那篇文章,是当时很多人的思想写照。也正是因为“温水煮青蛙”的思维方式,才让中国在十几年后,被美国在芯片技术上“卡脖子”。“中国芯”的“以买代造”、“市场换技术”、“模仿美、日、韩”等路子,都已经被历史所证明为差强人意的方式。

 

没有核心技术,就无法在科技高速发展的世界局势下岿然毅力。邓小平曾说过:“过去也好,今天也好,将来也好,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高科技,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自己的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


(1992年2月10日,邓小平视察上海贝岭微电子有限公司,在高倍显微镜下观看芯片。来源:人民网)

2001年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在今天芯片缺货潮之下,我们回看历史,应当有所启发,正所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第一,任何虚拟经济,都会造成极大的泡沫。从1998年亚洲经济危机到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一直到今年华尔街拔网线;加上近些年来,层出不穷的“共享经济”、“网红经济”、“社区经济”等渐渐交代底牌,都说明了这一点。只有极少数在泡沫破碎和洗牌之后活下来,成为巨头,且只有巨头。


第二,对于芯片产业的支撑,最好的还是国家政府的支持。这一点,从日韩等邻国身上已经可以看出。资本之逐利本性,难以更改,芯片作为国家战略的重要目标,显然国家的统一管控是最好的。目前,我们国家已经在产学研多方面,为国产芯片事业诸如新鲜血液,中国各大主要城市也都在为半导体事业做出新的全面规划。


第三,新型商业场景或技术的出现,常常会引来资本大量投入,从而产生诸多不定性因素。例如当年共享单车盛行之时,两款ST的MCU(用于自行车智能锁),卖到断货,可是等共享单车的风潮退去,当初炙手可热的芯片就失去了光环;还有诸如19年底开始爆发的新冠疫情,一时间让红外传感器的价格升到天上去,等热潮一推,又是过剩的库存。


第四,头脑不可过热,不能因为一时风潮,而全盘肯定或者否定某领域。如今,互联网继续蓬勃发展,诸多互联网巨头依然在你追我赶,并不能因为当年发生过泡沫而将之否定;同理,不能因为芯片开发成本大、其价格波动难以估算而否定自研芯片的重要性。


如今,各种新型技术,如新能源车、5G、人工智能、万物联网、第三代半导体等都在迅速发展,各大资本也都看好这些“未来”项目。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雨后春笋发芽之后,必将受到寒霜的清洗。只有拥有核心技术和深谙产业者,方可一战,到达终点。


(文章内容仅表达作者观点,与本公众号无关。仅为大家提供另一个视角看待行业内容。)



全芯时代致力于打造满足用户需求的芯片数字化超供应链平台,为终端用户提供替代解决方案以及选型推荐。


◇现已拥有200+合作原厂

20000+替代数据

◇已成功服务100+客户

◇完成300+匹配案例。


让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中国芯片未来可期!



震惊!中国当年光刻机世界第二?

芯片国产替代,该如何选择供应商?

大跃进式造芯,不过是历史的重演?

拜登上台后,中国芯现状会有改善吗?

美国管得太宽?从此有法律武器反击美国!

疯了!十几块的芯片现在要卖一两百?还在涨!

芯片人的痛,总理非常懂!共克时艰,携手进退!

美国曾经搞垮日本芯片产业,政客拜登上台我们怕不怕?

这个低洼小国竟是欧洲第一芯片强国,它是如何做到的?


扫码获取更多资讯

三连一下,获取更多芯片行业资讯
全芯时代 国外芯片笑傲江湖;国产芯片筚路蓝缕。我们芯片人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全芯时代,为你打开一扇窗,把芯片做成我们的国粹!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X
广告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