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张一鸣入局,扎克伯格纳德拉追捧,“元宇宙”概念爆发得或许为时尚早 | TMT观察

原创 全球TMT 2021-09-11 09:30
近来,“元宇宙”的概念可谓是越来越火,从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罗布乐思(Roblox)直接公开上市,到萨蒂亚·纳德拉、马克·扎克伯格等科技大佬畅想元宇宙产品,再到字节跳动收购VR公司与腾讯竞逐元宇宙赛道。“元宇宙”这个概念在人们还看不见摸不着的时候就已经火了。自今年年初以来,谷歌上对“元宇宙”的搜索量增长了9倍,如今在科技行业不谈元宇宙好像就有点落伍了

那么元宇宙究竟是什么呢
 


元宇宙(Metaverse) 是由Meta和Verse组成, Meta表示超越,verse是宇宙universe的意思,合起来通常表示,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 是需要AR, VR, 3D等技术支持的虚拟现实世界。这个词最早出现在美国科幻小说家尼奥·斯蒂文森(Neal Stephenson)于1992年撰写的《雪崩》(Snow Crash)一书中。斯蒂文森在书中描述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虚拟实境”(Metaverse)。所有现实世界中的人在这个数字空间中都有一个网络分身(Avatar)。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斯蒂文森笔下的这个世界并非是被限制在屏幕中的平面世界,而是一个三维数字空间,在现实世界中由于地理位置彼此隔绝的人们可以通过各自的“分身”,来到这里互相交流娱乐。


此后,我们得以在诸多科幻电影中窥见元宇宙的样貌。同样出自《雪崩》一书,人们在虚拟实境中的分身被称为阿凡达Avatar。电影《阿凡达》中,主人公通过实验以他的分身阿凡达去往潘多拉星,如果把潘多拉星看作通过互联网等技术打造的网络世界,那么也能算得上是元宇宙了。《黑客帝国》的故事同样有着元宇宙的基因,只不过故事的主角变成了有自我意识的分身。《头号玩家》里的“绿洲”则被看成是对元宇宙相对清晰的诠释,人们戴上VR设备进入一个与现实形成强烈反差的虚拟世界。而最近上映的《失控玩家》更是赶上了元宇宙的风潮,它讲述了游戏中的NPC自我意识觉醒后,逆袭成主角,并因此发生的一系列冒险经历。
 
随着AR、VR、AI、5G等科技的发展,行业人士也关注到元宇宙的可行性。于是,马克·扎克伯格告诉世界,“Facebook要从社交网络公司转变成元宇宙公司。”扎克伯格的描述为,“元宇宙是一个超越了公司层面的——整个行业的愿景。可以将元宇宙视为一个实体化的互联网,不仅可以在其中查看内容,还可以置身其中,并且能感觉到与其他人在一起,获得与在2D 应用程序或网页上完全不同的体验。”纳德拉则直接将微软的一系列Azure产品描述为一个元宇宙,他称,“随着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融合,由数字孪生、模拟环境和混合现实组成的元宇宙正在成为一流的平台。使用Metaverse,整个世界都将成为您的应用画布。” 马化腾在去年为年度特刊《三观》所撰写的前言文章中写道,“现在,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这个“全真互联网”与元宇宙也较为吻合。
 
科技大佬们对元宇宙的描述是宏大但虚幻的,但到目前为止,元宇宙还没有一个标准的定义,它就像是每个人心中的哈姆雷特,一块未被开发的网络平行世界。而当元宇宙被看作行业发展的下一个投资项目时,诸多科技公司的领头人都争先恐后地给它下定义,因为定义得好就可能成为元宇宙世界的创世者。这当然不容易,但对于赚钱来说还是可行的。

于是,“元宇宙这个概念已经迈出了它的圈钱第一步。
 
在形式上,游戏被看做是访问元宇宙的最具活力的方式之一。


罗布乐思(Roblox)拥有一个自己的虚拟经济体系, 想要借助玩家、创作者的力量共建这一虚拟世界,并最终打造一个玩家可以做所有现实里能做的事,包括,工作、生活、娱乐、政治、金融、展览的元宇宙。当然,目前这一“乐高风格”的游戏平台距离自己的终极目标还很远,但不妨碍它的元宇宙概念已经吸引了人们的关注。最新的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Roblox的DAU提升了将近30%,用户在平台上的使用时间增加了13%。今年3月,Roblox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为45美元,市值近300亿美元。此后股价一度大涨,总市值也达到过480亿美元。
 
与苹果闹得沸沸扬扬的Epic Games旗下游戏《堡垒之夜》也是元宇宙的一部分,美国说唱歌手Travis Scott在《堡垒之夜》里举行了虚拟演唱会,借助全息人物投影的方式,与《堡垒之夜》玩家近距离互动,这吸引了1230万人观看。
 
韩国财政部在最新发布的明年预算中拨款2000万美元用于开发元宇宙平台。韩国手游巨头网石游戏(Netmarble)旗下子公司Netmarble F&C成立了专门制作元宇宙内容的全资子公司“元宇宙娱乐”,致力于研发虚拟现实平台,运营虚拟偶像,还将制作基于游戏的元偶像、元世界等全新元宇宙世界内容,并陆续推出多种服务平台和内容。
 
但真正的元宇宙绝不仅仅是一个游戏。

 
8月19日,Facebook 正式推出了 Horizon Workrooms ,它允许用户在VR环境里举行会议,目前正处于公开测试阶段。Horizon Workrooms 运行在 Oculus Quest 2 头显上,用户可以通过化身的形式参加虚拟会议,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善远程会议的体验,并减少“孤独感”。


新加坡版的Vogue9月刊也采用了“元宇宙”的概念,在其印刷版封面上有一个二维码,通过二维码可以打开Vogue Singapore的时尚元宇宙,探索艺术家们的作品。Vogue Singapore的主编Norman Tan表示:“9月刊的全球主题是‘新开端’,我们迈出了大胆的一步,进入元宇宙,这是新一代数字艺术家和设计师的目的地。”
 
老艺术收藏家Sylvain Levy联合制作的《Forgetter》也打造了一个虚拟艺术世界,这位67岁老人将自己收藏的艺术作品植入到《Forgetter》游戏中。虽然说,全球艺术市场是有钱人花钱的娱乐场,但在元宇宙艺术世界里思想开明的投资者收藏家可以将他们的资本投入到一个更完整、更丰富的宇宙之中,与所有人分享。
 
在技术上,VR是元宇宙的一个潜在的门户。


元宇宙概念爆火也带动了科技企业对VR的投资,最吸睛的就是字节跳动收购了VR公司Pico,而近日又有消息称,Pico内部或在开发一款元宇宙社交产品“Pixsoul”,打造沉浸式虚拟社交平台,又一次将版图延伸向社交领域。虽然此笔交易并未公布金额,但业界普遍认为并购价高达90亿人民币。这起投资也引发了连带效应,包括宝通科技、金龙机电、歌尔股份等都一度涨停。

VR这个在2018年遭遇资本市场热度骤降的产业,在元宇宙的带动下再次成为宠儿。IDC报告,2021年VR出货量增长46.2%,到2024年将以48%的复合增长率增长。
 
短时间对元宇宙的热炒也引发了人们的一些担忧。
 
如果人类真正实现元宇宙世界,那么世界的规则由谁来制定。

人们已经在虚拟世界投入巨大的资金。有报道称,今年6月,一家专注于该领域的投资基金以90多万美元的价格买下虚拟世界Decenteraland中的一块土地。另一位旧金山的科技创业者也表示,他最近花了好几倍的价格买下了自己的一块数字天堂。在现实世界中有法律约束,一家企业难以完全垄断,但在元宇宙世界中,开发者可能就是绝对的Boss。游戏的开发商Epic表示,元宇宙概念就是一场“巨头屠杀竞赛”。这也是诸多涉及元宇宙的小说电影往往营造出一种赛博朋克的环境,以角色脱离控制为主线的原因。
 
另外,元宇宙是否会成为人们逃避现实的乌托邦?

双腿瘫痪的前海军陆战队员杰克·萨利在潘多拉星成为英勇的魅影骑士;无所寄托、沉迷游戏的韦德·沃兹在绿洲中成为受人欢迎的超级英雄。虚拟世界抹掉了人们本来的生而不平,赋予第二次重生,让精神获得充实,但越美好的虚拟世界是否会让人们更厌恶现实世界?就好比近日人们对网络游戏进行的思考,在这方面元宇宙可能是比普通网游更需要警惕的存在。


当然,虽然人们已经开始在各方面探索投资,但这距离实现真正的元宇宙还远远不够,元宇宙在当下仍是概念大过实际。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元宇宙游戏就表达了谨慎乐观:“五年之内不会、十年内有一定概率,但二十年内一定会发生”。马克·扎克伯格则称,“现在的硬件根本不行,我们可能还要等10多年才能有合适的硬件。元宇宙被认为是互联网的终极,是将芯片、新能源、5G、云计算、AI、VR、AR这些独立技术的统一。
 
而人类的理想永远包括远方,进步和进化不会停止,或许不远的未来我们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相遇。


联系美通社
+86-10-5953 9500

info@prnasia.com

全球TMT 每日精选新鲜、有趣、重要的企业与机构新闻,由全球领先的企业新闻专线美通社(PR Newswire)为您呈现。
评论 (0)
热门推荐
X
广告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