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首款千核处理器面世,只用一枚5号电池就能运行你信吗?

时间:2016-06-21 作者:网络整理 阅读:
最新出炉的超级电脑 500 强之冠“神威太湖之光”背后所用的处理器申威 SW26010 为 260 核,不过,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电机学系近日宣布,研发出全球第一个 1,000 个核心处理器 KiloCore。

近年来芯片尤其智能手机芯片厂商打起了多核大战,彷佛芯片核心数愈高,效能愈好,当然这并不是绝对,不过,这问题先暂不探讨,你知道目前处理器最高核心数是几核?答案是 1,000 个核心。goNEETC-电子工程专辑

以实际量产产品而言,从最需要多工处理的服务器处理器来看,英特尔高端 Xeon 系列产品目前最高也只来到 24 核心,而最新出炉的超级电脑 500 强之冠“神威太湖之光”背后所用的处理器申威 SW26010 为 260 核,不过,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电机学系近日宣布,研发出全球第一个 1,000 个核心处理器 KiloCore。goNEETC-电子工程专辑

KiloCore 或许仍在一些实验控制条件下才得以诞生,不过,1,000 核心处理器听起来还是颇吓唬人,KiloCore 基于 IBM 32 纳米 CMOS 工艺而成,最高时脉 1.78 GHz,每秒可进行 1.78 万亿笔指令,处理器内含 6.21 亿个电晶体,团队强调,KiloCore 比一般现行笔记本电脑效能高上 100 倍,但每秒执行 1,150 亿条指令只需要 0.7 瓦特(Watts),但耗能低到只需要单个 AA 电池就能运行。如果用这颗芯片来播放视频、执行加密、处理大量科学运算、甚至在4K分辨率下畅玩《毁灭战士》(DOOM),效果也一定相当感人。goNEETC-电子工程专辑

随着电晶体增加,功耗也随之提高,对此,UC Davis 电机系教授、团队主持人Bevan Baas 指出,每个处理器核心都可单独执行自己的程序,比单指令流多数据流 (SIMD)以一个控制器控制多个处理器的 GPU 来得更有弹性。而这样的构想打破许多小单元的应用,每个核心都可以独立执行处理任务,未使用到的核心也能独立关闭藉以节能。goNEETC-电子工程专辑

KiloCore 可运用在无线编程/解码、影音处理、加密,以及科学数据应用、数据中心纪录处理等其他资料平行数据,团队透露,已完成用来做芯片编程的编译器与处理程序映射工具。goNEETC-电子工程专辑

该项技术于 16 日在夏威夷檀香山 2016 VLSI 电路国际会议(2016 Symposium on VLSI Technology and Circuits)发布。不过该单位并未回答该处理器何时可以走出实验室,想必中间仍有许多问题留待解决,除此之外,在面对如此多的核心时复杂的指令如何分配运算等也是一个待解的难题,毕竟现今很多系统连双核心、四核心都难以好好运用下,一千个核心的指令分配更是个大难题。goNEETC-电子工程专辑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
goNEETC-电子工程专辑

goN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RISC-V今年的动态都在这里了 本期“轻专辑”为读者回顾今年RISC-V领域的报道,涵盖三个部分:RISC-V行业观察、RISC-V玩家动态、RISC-V设计共16篇文章。文末还设有工程师福利,RISC-V书籍10本免费试读。
  • 破解华为达芬奇架构的密码 达芬奇架构依然基于Arm架构,是在Arm架构基础之上研发的AI硬件处理单元,它不是替代Arm处理器,而是与之配合,为通用处理器添加AI加速器功能。华为的麒麟810芯片采用的是达芬奇NPU,也就是传统的Arm核+AI加速器的模式。当然,这个AI加速器是达芬奇NPU的核心,它把MAC按照不同的计算组成不同的方式,搭配标准的数据缓存,进行AI运算时按照cube三维立方模式组织的MAC群支持相关运算。
  • 除了史上最大芯片,Hot Chips还有哪些看点? 今年的Hot Chips,Cerebras搞了个大新闻,各种媒体刷屏。那么,除了史上最大芯片之外,Hot Chips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内容?我就和大家一起浏览一下。
  • 兆易创新全球首发RISC-V通用MCU,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在这样一个对中国而言相对特别的历史时期,RISC-V在中国似乎有着更加广泛的群众基础。其实质是在(1)IoT市场前景看好RISC-V的基础上,(2)对中国而言RISC-V具备更加“自主可控”的特点。但我们聊到RISC-V时,除了说他的优势特性,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就是“生态”问题:相较Arm、x86这类生态已经十分成熟的商业架构,生态问题是否会制约RISC-V的发展?
  • 到底什么是架构革命?在AI芯片内部再多加一层AI! “我们作为人类,刚出生的时候都差不多。为什么20-30年后,每个人都变得不一样?因为我们在学习,我们接受教育。教育和学习让我们有了个性,那么能不能让芯片通过接受教育和学习,跟别人变得不一样?如果能做到这一点,芯片会越用越聪明,越用越离不开。”
  • 商业ISA浮浮沉沉,谁是RISC-V的“定盘星” 2010年,RISC-V项目创始人David Patterson、Andrew Waterman、Yunsup Lee和Krste Asanovic开始思考,既然在互联网、操作系统、数据库、编译器、图像等行业都有开放的标准、免费及开放的实现方式和私有化的实现方式,那么有没有可能在处理器IC领域也打造一个真正开源的、免许可、免授权费用指令集架构?未来,能否用模块化IC或者是用软件定义硬件的理念,辅之以社区的方式,去设计和维护相关标准?在这一背景下,RISC-V项目应运而生。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