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马斯克正在做的脑机接口靠谱吗?

时间:2017-05-27 作者:R. Colin Johnson 阅读:
Elon Musk新创的Neuralink目标在于打造“脑电极帽”;《MIT Technology Review》并将这种“脑机接口”称为“人与人之间的心电感应”…
ASPENCORE

科技界奇才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忙着进行另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就在不久前,他宣布成立了一家名为Neuralink的新创公司,当然他自己就是首席执行官。该公司目前处于“隐藏模式”(stealth mode),不过,Musk最喜欢的漫画家Tim Urban则是个例外。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Neuralink目前拒绝接受采访,但在Urban的漫画叙述中,Neuralink的目标就在于批评者所称的“不可能的梦想”:“脑电极帽”(brain-cap),或称为“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这和Elon Musk的其它几家如特斯拉(Tesla)、Space X和OpenAI的方向全然不同。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杂志《MIT Technology Review》将Neuralink致力于打造的这种“脑机界面”(brain-machine interface;BMI)称为“人与人之间的心电感应”,并对于该技术的可行性抱持怀疑态度。
Elon-Musk-1
Elon Musk身兼SpaceX首席技术官/首席执行官、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以及OpenAI联合主席,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Neuralink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不过,如此描述Neuralink的目标,很可能只是一种诡计,目的在于转移对于其真正目标的注意力。正如Urban在漫画中提到的,这家新创公司的真正目标是在治疗脑部疾病,如阿兹海默症(Alzheimer)等。事实上,这将使Musk在SpaceX和特斯拉等其他计划的基础上展开这场冒险行动。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无论真正的目标为何,Musk已经为Neuralink组织了一支“众星云集”的团队阵容: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 Paul Merolla,IBM SyNAPSE计划首席芯片设计师,主导其TrueNorthbrain仿真芯片的开发。
  • Vanessa Tolosa,Neuralink微制造(microfabrication)专家,在此之前曾经是生物相容微电极设计师。
  • Max Hodak,曾经创立Transcriptic的生命科学机器人云端实验室。
  • Dongjin Seo,曾经发明神经尘(neural dust)——超小型超音波传感器,可提供非侵入式脑活动记录方式。
  • Ben Rapoport,神经外科医师,还拥有电子工程博士学位。
  • Tim Hanson,材料科学与微制造专家,负责开发Neuralink的核心技术。
  • Flip Sabes,专精于皮质生理学、理论建模和人类心理生理学。
  • Tim Gardner,研究不同时间规模下神经活动模式关系的专家

但还有17个职缺尚未补齐,包括微制造工程师(MEMS & 传感器)、机电整合工程师、聚合物科学家、医疗器械工程师、电化学家、模拟与混合讯号工程师、软件工程师(嵌入式系统与韧体)、软件工程师(基础设施与模具)、生物医学工程师、硬件系统整合工程师、实验室技术员、微电子封装工程师、首席科学家(先进接口)、资深科学家(脑机接口)、资深科学家(神经科学)、资深技术员(免疫组织化学)、软件工程师(医学成像)。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问题出在哪里?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从Urban的漫画来看,除了仿真Facebook,“Oculus Rift的制造者Facebook也正深入探索这一切。有一次在采访祖克伯(Mark Zuckerberg)有关虚拟现实(VR)时,我们的对话一度转向脑机接口。”
20170526_Neuralink_NT01P2
Pascal Kaufmann是瑞士Starmind International AG的创办人 (来源:Starmind)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我们的课程有执行简单任务的脑机接口,例如移动光标和控制智能义肢等。这些应用已经进展到患者只需要几个月的培训即可掌握脑机接口。但大多数的专家认为,Neuralink的脑电极帽计划注定会失败。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瑞士Starmind International AG创办人Pascal Kaufmann表示:“Neuralink希望为皮质添加另一分层,让他们得以利用连接至成千甚至数百梦个神经元,存取外部内存和信道。”但他宣称Neuralink以及其他许多公司都错了,在应该先学习如何运作时,他们的目标是在皮质上增加另一分层。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Kaufmann表示:“Neuralink从医疗应用起步,是相当聪明的营销策略,这将使其取得FDA认证,得以学习如何连接神经元。”但是,在这种可能性以及其瞄准的目标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毕竟,人脑和计算机是完全不同的。事实上,大约有90%的脑细胞功能尚未被开发出来。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据Kaufmann表示,科学家迄今所做过最聪明的事情是教人们如何将自己的心理信息上传至智能手机中,特别是iPhone,因为它能提供整合的环境,分类并存取所有不同种类的信息,再从单一接口进行存取。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然而,脑机接口的目标则是朝向另一个方向发展。Neuralink的目标并不是想在智能手机上阅读一本书,而是要将整本书(或甚至是空手道的技巧)下载到大脑记忆中。对于这个目标来说,目前并没有比在20世纪时更密切多少。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Kaufmann说:“我们需要破解大脑的程序代码,才能够直接插入信息。在此之前就想学习如何插入数千个电极(就像Neualink想做的一样)绝对没什么好处。但是,如果我们知道大脑的程序代码,可能只需要在合适之处放置两个或三个电极即可。”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据Kaufmann表示,Neuralink、Facebook、Google以及全世界其他的大脑科学家都假设大脑只是不同种类的计算机,但他则宣称大脑更像是一种“细胞自动机”(cellular automaton)。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Kaufmann说:“Starmind认为这些细胞自动机包含大约200种技能各不相同的不同动物,所有的动物并共享相同的大脑。”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Starmind本身专注于从这些动物中撷取信息,并将其技能储存于传统的计算机中,以免在员工离职后失去信息或技能。员工本身仅执行任务,而Starmind则为公司收集专业知识的基本要素。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编译:Susan Hong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版权所有,谢绝转载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
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ColEETC-电子工程专辑

ASPENCORE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R. Colin Johnson
EETimes前瞻技术编辑。R. Colin Johnson自1986年以来一直担任EE Times的技术编辑,负责下一代电子技术。 他是《Cognizers – Neural Networks and Machines that Think》一书的作者,是SlashDot.Org的综合编辑,并且是他还因对先进技术和国际问题的报道,获得了“Kyoto Prize Journalism Fellow”的荣誉。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上海厂Model 3交付特斯拉股价大涨,马斯克脱衣跳舞感谢 1月7日,特斯拉在上海超级工厂庆祝了Model 3的首次交付,马斯克专程从美国洛杉矶来到中国上海。会上除了透露有关Model Y的更多信息,马斯克还兴奋地脱掉了自己的西装来了一场尬舞,对比一年前特斯拉深陷产能地狱、股价被做空和破产传闻,如今马斯克感到高兴并真心实意“感谢中国”是有理由的……
  • 特斯拉上海工厂开始交付Model 3 美国电动汽车生产商特斯拉(Tesla)已开始交付上海工厂生产的Model 3。
  • 特斯拉发布电动皮卡,福特不服下战书 美国当地时间11月21日,特斯拉在美国洛杉矶霍索恩总部发布了大家期待已久的电动皮卡Cybertruck。马斯克还发布了与福特最畅销F-150皮卡的一段拉锯战视频,显示Cybertruck将一辆开足马力的福特F-150拉上了山坡,福特认为马斯克这种对比并不公平……
  • 当特斯拉遇到EULA——就是一场悲剧 高科技产业中的一些人错误地将不负责任解读为“颠覆性”创新。我们绝对不能让那些人经营汽车产业…
  • 蔚来汽车4年亏400亿,分析师:前景不乐观 有着“中国特斯拉”之称的蔚来汽车一经创立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虽然被称作“中国特斯拉”,但蔚来CEO李斌似乎并没有对此表示不满,还表示蔚来会比特斯拉更快实现盈利。蔚来经过4年发展,如今不仅未有“造血功能”,亏损仍在继续。
  • 特斯拉只租不卖,马斯克宣称“完全自动驾驶”将完全改变 特斯拉CEO马斯克表示到2020年将有100万辆特斯拉robotaxi上路提供“无人驾驶出租车”业务。然后特斯拉有可能彻底改变模式,不再卖车给消费者。这将彻底颠覆出行市场和传统汽车行业。但是,多位Autopilot研发要员离职,“完全”自动驾驶何时能够实现?
相关推荐
    广告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