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英特尔前CEO绯闻女友曝光,曾是科再奇“特别助理”

时间:2018-06-25 作者:新智元 阅读:
英特尔CEO科再奇因绯闻被迫辞职,如今绯闻女友浮出水面,曾担任“CEO特别助理”和英特尔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现已去谷歌任职。因为桃色事件离职?事情远比你想得复杂……

上周四,英特尔CEO科再奇因绯闻被迫辞职,一时间,因桃色事件而下台的大公司高管又被媒体牵出来数落了一遍。而且,科再奇离职事件的绯闻女友也浮出水面。
20180625-Danielle-Brown-1
科再奇绯闻女友Danielle Brown

  这位传说中的女友名叫 Danielle Brown,曾经是英特尔的首席多元与包容官(Chief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officer)兼人力资源副总裁。已经于 2017年6月加入谷歌,也是担任首席多元与包容官,负责谷歌全球事务的公平、多样和包容的战略及努力,以及人员运营的合规性、完整性和治理功能。
20180625-Danielle-Brown-2
Danielle Brown在1999年毕业于密歇根州立大学,本来想当医生,但后来意识到自己不是很喜欢药学,于是改修经济,2008年在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的商学院毕业,之后担任过普华永道的并购风险服务顾问、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2009年的时候加入英特尔,历任英特尔领导培训计划(Accelerated Leadership Program)的助理和负责人,从2013年1月起,担任英特尔人力资源总监。

[20180625-Danielle-Brown-3]

1996年高中毕业时的Danielle Brown(左)和2017年在谷歌出席活动时

  这时候科再奇应该就与 Danielle Brown认识了,科再奇当时是英特尔的COO,作为人力资源总监的Brown,一定是向前者汇报的。

  2013年5月,科再奇担任英特尔CEO并进入董事会。从2014年8月起,Brown开始担任首席多元与包容官,VP,同时兼任“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参谋长”(Chief of staff to the CEO),据说以前英特尔是没有这样一个职位的。这个特殊的称谓,也不禁让人想起李彦宏夫人马东敏担任的“董事长特别助理”。科再奇和Brown 两人的关系也就不言而喻了。

  Brown的“CEO参谋长”持续了2年6个月,从2017年1月开始,她担任英特尔的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负责领导英特尔技术制造、G&A,销售和人工智能团队的全球人力资源部门,覆盖了英特尔近2/3的员工。2017年6月加入谷歌。

  科再奇离职早有伏笔,桃色事件下台堪比特朗普PR

  从履历看,Danielle Brown 无疑是职场精英,历任英特尔重大功能职位。加入谷歌后,也是谷歌多元文化和性别平等的门脸,关键时刻发声。

[20180625-Danielle-Brown-4]

Danielle Brown 和丈夫Justin,2013年摄于里斯本

  不论如何,这段绯闻已经结束。而事情的重点,依然是科再奇的突然“自愿”离职,以及因此留下的更多问题。实际上,只要关注英特尔公司的近况,就不难发现科再奇的离职早有伏笔,而且是由多个因素引起。

  根据英特尔波特兰地区离职员工组织 Intel Eliminati 分析——美国俄勒冈州的波特兰是英特尔最大的半导体工厂所在地,Intel Eliminati 主要是为英特尔 2015 和 2016 年两次大裁员中被裁掉的员工,以及 2016 年被强烈建议离职的员工服务的非正式组织。在他们的网站 pdx-tie.org 可以看到很多关于英特尔动向的深度讨论。

  好,根据英特尔被裁老员工的分析总结,到目前为止,英特尔面临的问题包括:

  由于英特尔先进微处理器架构内部发现的多重安全漏洞,已经有多家公司提起针对英特尔的法律诉讼。这些诉讼将对英特尔的收入流产生潜在的不利影响。

  美国联邦政府正在积极调查英特尔公司有关非法劳工操纵和年龄歧视的指控。有内部消息来源称,这项调查已经进行两年半以上的时间,近几个月来规模和深度再次显著扩大。无论从公司形象还是货币成本方面来看,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BK(也即科再奇,因为他名字发音比较难,所以内部人都称科再奇为“BK”)自己也面临调查,涉及他出售价值3900万美元的英特尔股票期权——关于英特尔公司微处理器架构中安全缺陷的严重程度,以及公司的相应风险股票估值,BK拥有获得信息的最高优先级,然后他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英特尔宣布其10纳米芯片将在2019年晚些时候才会取得成果,这清楚地表明,公司运营方式存在严重问题。很多行业资深人士评估说,执行问题本质上不是纯粹的技术性问题,而是由于缺乏领导力和专业知识,以及管理层级上的混乱。英特尔公司失去了许多经验丰富的员工,2015年裁员约1200人,2016年裁员12,000人,同时迫使数千名老员工退休。过去几年的在工资方面的节省,现在已经在生产力降低和公司队伍混乱中造成重大损失。公平的说,英特尔公司过去几年的年度报告中,已经指出了裁员可能带来的风险;然而,在BK领导下的管理层决定承担这个风险!

  如果科再奇在董事会的眼中仍然有价值,那么出轨问题本来可以低调处理。英特尔公关可能会发布声明,稍微模糊措辞,说CEO要有一个过渡期。过去公司高管陷入各种困境时就是如此。通常情况下,他们在离职前会被“闲置”(或被送去西伯利亚……)去几个月。在总裁、名誉总裁和首席执行官之间转换称谓(title)也是遏制此类举措的常用策略。

  然而,BK相比任何其他英特尔CEO都把自己置于公关活动的中心,众多公开的个人露面,只能被描述为走“特朗普之道”。最终,这种对聚光灯的追求促使了这次的突发离职事件,董事会最终决定让科再奇走人。
20180622-intel-ceo-3
首个在任期内打破摩尔定律的英特尔CEO

  英特尔的离职员工指责科再奇没有展现出真正的领导力,而是“以独裁者的身份经营公司”,让数以万计的有经验的员工离开,并在此过程中摧毁了当时的“英特尔文化”。

  被裁员工的愤怒还在于,科再奇在大量裁员后,从外部引入了大量新员工,并且是高薪引入,担任中级管理职位。新来的这些中层与原来的老员工难免有摩擦,也没有经受英特尔的文化洗礼,因此,在新老员工之间又出现了管理断层。

  不仅如此,在Danielle Brown 担任CEO参谋长和首席多元化和包容官期间,2015年1月,科再奇宣布公司将投入3亿美元,用于一个叫做“多元化计划”(diversity in technology)的举措,也即积极招收女性员工。同年7月,英特尔裁员1200人,这批人得到的裁员通知书里有科再奇的话,称公司因为预期营收降低,需要节省3亿美元的开支。

  将前后两个3亿美元一联系,也难怪被裁员工的心理会爆炸。

  此外,在英特尔积极招收的女性员工中,有很多拿的是H4签证,她们的丈夫拿的是工作签证H1B。这里补充一下背景:H1B签证是美国公司雇佣的外国籍有专业技能的员工,属于非移民签证的一种。持有H1B签证者可以在美国工作三年,然后可以再延长三年,6年期满后如果签证持有者的身份还没有转化,就必须离开美国;而H4签证则属于附属签证,一旦其配偶因为失业或者签证到期而失去其H1B身份时,H4的Visa和EAD也就同时失效了。这也是前文所说,美国联邦政府在调查英特尔劳工问题中涉及的。

  总之,上面呈现的是被裁员的一方的观点,或许也有一些牵强的联系。要评判事实,还要看其他方的说法。很遗憾,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估计作为前CEO的科再奇乃至 Danielle Brown都不会公开出来说什么。

  科再奇领导下的英特尔,意识到错失了智能手机市场,并作出一系列措施来弥补不断衰弱的PC市场,期间一度被三星超越,包括10纳米交货,总体看来公司执行十分缓慢。

  为了调和对底层员工的管理问题,科再奇选择了收购,目前,分别以167亿美元和153亿美元买来的Altera和Mobileye(被收购时的年收入分别为15亿美元和3.6亿美元),效果如何,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虽然处在通用处理器性能提升趋于停滞和业界对体系结构安全存在一些错误假设的大背景下,科再奇成了历史上首个在任期内打破摩尔定律的英特尔CEO。这与他突然因为绯闻事件离职,都将写在他的简历里,无法改变。

EETC wechat barcode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