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三星手机爆炸致女孩伤残,家属:三星未鉴定就说电池有假

时间:2018-07-31 作者:网络整理 阅读:
“爸爸,我身上的伤疤要什么时候才能好?”这是5岁的冯鑫(化名)最喜欢问父亲的问题。而这也让冯玲玲陷入到自责当中,因为本不富裕的家庭,早就支付不起孩子的医疗费。孩子身上的伤疤,源于一次三星Note4手机的充电爆炸。可是三星方面表示,爆炸的电池经照片判定为假货,所以拒绝赔偿。

近日,安顺市普定县5岁女孩疑被三星手机电池炸伤消息,又有了新进展。7月27日,记者从伤者父亲冯玲玲处了解到,8月21日,其诉讼三星案将进行开庭审理。
20180731-samsung-phone-1.jpg
爆炸的手机,2017年拍摄。(图自:贵州都市报)

事件始末

冯玲玲是安顺普定县人,他表示,涉事手机是他在2016年8月20日买的。当时,他来到贵州飞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手机连锁店,店员向他推荐三星Galaxy Note 4手机,他便支付2699元人民币买了一部。

“当时手机是全款2699元买的,营业员先是让我检查一下手机外包装,原厂原封没有任何破损和开过的痕迹。”冯玲玲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营业员当着自己的面拆开了外包装,确认了手机完好,配件正常。

在此后的半年多时间里,这部三星Note4手机使用正常,也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直到2017年3月9日凌晨4时,冯玲玲将其购买的三星手机放在床边充电时,在睡梦中听到“砰的一声爆炸,炸了都吓一跳,我5岁的女儿就哭了,我就赶紧去看她。”,他惊醒后看到一块正在燃烧的“塑料”正贴在女儿脖子上,同时这块“塑料”还朝着女儿喷着一些黑乎乎的物质,他立即用手将火弄熄。

事后,他通过相关查询才知道,贴在女儿脖子上的“塑料”是一块电池芯,燃烧时的温度在700度左右。
20180731-samsung-phone-7.jpg
发生爆炸的手机电池。(图自:上游新闻)

5岁女儿被烧伤,致八级伤残

手机电池突然爆炸,导致其5岁的小女儿脸部、手部被炸伤。随后,冯玲玲立刻把女儿送往安顺市人民医院救治。“当时有个医生还质疑了我,问我这个三星手机怎么威力这么大,能把人弄成这个样子。”



20180731-samsung-phone-2.jpg
冯玲玲的女儿脸部、手部被炸伤。照片为2017年时拍摄。(图自:贵州都市报)


女儿入院36天治疗,出院后仍要继续接受治疗,并且半年内要避免受到阳光照射。据医院的诊断报告显示,冯玲玲的女儿冯鑫为火焰烧伤TBSA3%浅二度:颜面部,双手。

 

医院的诊断。(图自:上游新闻)


另据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冯鑫因爆炸烧伤致面部多发瘢痕形成,累计面积达50平方厘米以上,属于八级伤残。(我国伤残等级评定标准分为一级到十级伤残,一级为最重)。
20180731-samsung-phone-10.jpg
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书。(图自:上游新闻)

上游新闻记者从某三甲医院的外科主任医师处了解到,6岁的冯鑫因为年龄太小,暂时还无法进行恢复手术。“一般都是要等孩子成年,手术之后她的颜面部和双手的瘢痕也不敢保证能彻底治好。”

遭遇维权困境

事件发生后,三星一名公关对记者称:他们对此事深表关切,有任何进展将第一时间向外界公布。但后来,三星并未发布其他信息。

同时,冯玲玲维权也遭遇到了困境。他告诉记者,“我女儿后续治疗费用需要很大一笔钱,我希望三星能够掏这笔医药费。”,冯玲玲前往了三星总部维权,但三星以冯玲玲购买手机的电池是假的为由,拒绝了冯玲玲的赔偿要求。

无奈之下,他只有诉诸法律。他以女儿名义将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天津三星视界有限公司、贵州飞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普天太力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索赔人民币175.7万余元。

7月26日,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在大寺法庭开庭审理了此案。冯玲玲说,根据天津当地的索赔标准,2017年与2018年相比,呈现出了变化,此前,他的索赔金额为165万元,但因标准变化后,索赔金额变成了175万元。

针对索赔金额变化,被告方提出了延期审理要求。冯玲玲称,法院批准了要求,并将于8月21日再次开庭审理此案。

 

女孩手上的伤疤,近日拍摄。(图自:贵州都市报)

20180731-samsung-phone-6.jpg

冯玲玲的女儿脸上留下的疤痕,近日拍摄。(图自:红星新闻)

三星看都没看,就说电池非原装

在与三星这场诉讼中,电池是否有假或将成为双方辩论的焦点。此前,三星曾向相关部门表示,该电池并非原装产品,也不是三星生产。

不过,冯玲玲对此并不赞同。“那个手机买了之后,我连后盖都没有打开过。他们不经过检测就说是假的了。”冯玲玲介绍,事发后,三星的工作人员曾找到自己,拍摄了手机爆炸后的残骸照片。不过隔了几天,三星就表示电池是假的。

对此,手机的经销商贵州飞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马女士表示,公司在进货和在售卖过程中,均没有更换过电池。“公司的进货、销货和存货,以及所有的一切合规、合法的手续,我们都上交给了普定县消费者协会和工商局,且他本人亲自确认手机在购买时是原装未拆的。”

此后,冯玲玲曾多次与三星售后部门协调此事,并提出拿着爆炸后的电池到北京的相关检测机构进行检测的请求。不过这遭到了三星方面的反对,同时三星也拒绝出示假电池的检测报告。

“三星的态度是,拿着爆炸的手机残骸,回到普定县工商局才能看见假电池的检测报告。”冯玲玲称后来三星有了让步,不过也对看检测报告规定了条件,包括规定的地点、只能自己看、不允许拍摄等。“我就很奇怪,怎么这个检测报告还不能被其他人看。”

 



三星的情况说明。(图自:上游新闻)

三星从未去看过孩子,电池检测报告不正规

6月21日,冯玲玲终于在普定县工商局看到了假电池的检测报告。

“检测报告只是从电池二维码、生产日期和电池外面的字体上面鉴定,说是假的。”上游新闻记者从盖有三星电子(北京)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印章的贵州Note4电池燃损事故说明上看到,三星公司依据照片判定,冯玲玲发生爆炸的手机电池为非三星生产电池。

其中具体的判定结果为,外壳上字母刻印有差异、二维码刻印粗糙、防爆口有差异,以及电池上标注的生产日期晚于手机出厂日期。

在检测报告下方显示,该检测报告是在2017年3月13日发出。

在普定县工商局的现场,三星还带了一块电池做对比。“他们做对比的电池是2016年生产的,爆炸的电池却是2014年生产的,我觉得这没有可比性。”冯玲玲认为,如果三星真的有诚意,那么应该拿出一块2014年生产的电池,对两块电池的质量标准做对比。

上游新闻记者从一段现场拍摄的视频中看到,普定县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在现场明确表示,三星出具的检测报告无法证实相关问题,如需证实必须要同一个批次生产的,而且这份检测报告只对样品负责,“这个检测报告没有多大意义。”

这时一名三星方面的代表表示,这份检测报告不是三星的正规检测报告,“我们三星在对消费者鉴定的问题上,需要当地政府部门给我们三星开一个手机真假鉴定的邀请函,邀请三星来判断这个手机或者电池或者充电器的真伪。”

因为没看到这样的文件,所以三星代表表示该检测报告不是正规的。
20180731-samsung-phone-13.jpg
法院传票。(图自:上游新闻)

“三星太过分了,就是事故发生后,他们都没有见过我受伤的女儿。”在三星拒绝赔偿之后,冯玲玲于2017年12月份把三星告上了法庭。

2018年7月12日,天津西青区人民法院给冯玲玲发来了传票,以产品责任纠纷为案由,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7月26日,天津西青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因为冯玲玲提出的赔偿金额发生了更改,所以三星公司的代表向法院提出延期审理的请求。

“法院同意了,下次开庭预计是在下个月的21日。”冯玲玲在庭审后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会为女儿维权到底。

本文综合自贵州都市报、上游新闻、香港01报道

 

qrcode_EETCwechat_120.jpg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