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禁掉华为5G有多蠢,澳大利亚自己最懂

时间:2018-08-17 作者:网络整理 阅读:
7月,澳大利亚电信(Telstra)打通全球第一个商用5G电话时,该公司信心满满地说这表明澳大利亚将在5G通信技术方面成为世界领袖。但缺少频谱以及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可能遭遇禁令,让澳大利亚的电信运营商们慌得一P,专家们也纷纷跳出来警告澳大利亚政府不要犯傻……

 日前《澳大利亚人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称,尽管一些政界人士以国家安全为由,呼吁阻止华为参与澳大利亚5G网络部署。该媒体预计政府将不会发布禁令,但是可能会限制华为提供的技术类型。

澳大利亚政府正在制定电信部门安全改革法,该法案将对运营商施加新的安全和通知义务。如果华为被认定为高风险供应商,那么新立法可能会限制华为只能提供核心网络设备,而不能提供无线接入网络(RAN)设备。

对此,华为澳大利亚首席执行官黄冀(George Huang)重申了他的立场, “我们肯定会遵守澳大利亚的法律法规——在中国,我们也遵守中国法律,但与其他国家的法律义务没有任何冲突。我们从未发现任何冲突。我认为任何国家的法律都不会与其他任何国家的法律相冲突。”

据报道,虽然华为已经向Optus和沃达丰(Vodafone)在其4G网络中提供了RAN和核心设备,但澳大利亚政府担心,核心和无线网络将通过软件在5G网络中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禁华为要多花多少钱,大家都懂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 University)网络工程学副教授Mark Gregory表示:“有关华为禁令的政府决定几乎肯定会带来混乱、提高消费者价格并让澳大利亚电信的主要竞争对手沃达丰、Optus和TPG Telecom在推出5G方面落后多达18个月。”

他预测,如果中国的华为因国家安全理由被排除在外,只剩下诺基亚(Nokia)和爱立信(Ericsson)为可行的设备供应商,那么推出5G的成本将提高20%至30%。
华为禁令对沃达丰、Optus和TPG的影响将超过对澳大利亚电信的影响,因为这三家公司现有的网络使用华为设备,在推出5G时将不得不更换设备。澳大利亚电信是该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

5G技术能提供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延时(latency),延时衡量网络对请求的反应速度。5G技术应能让自动驾驶汽车、关键任务工业应用和新的娱乐服务的推广成为可能。

据澳大利亚媒体ITnews报道称,澳大利亚希望在2019年启用5G网络,成为全球5G领袖,澳大利亚电信在展开测试并计划于2020年推出商用服务。本周,监管机构表示,他们将在今年11月举行5G频谱拍卖会,将从运营商那里筹资10亿澳元(合7.44亿美元)。

一个错误决定,未来几代人为之买单

虽然澳大利亚政府还没有明确说要禁谁,但目前对华为的国家安全评估让该行业感到恐慌。2012年,华为被禁止参与澳大利亚490亿澳元的国家宽带网络(National Broadband Network)的建设,原因是担心其产品的安全性不及西方竞争对手。

同年,美国众议院裁决,华为及其中国竞争对手中兴(ZTE)“不能被信任没有受到外国政府影响”,构成安全风险。

华为否认美国的指控。该公司提出建立一个设备测试中心,由澳大利亚安全部门监督,以缓解澳大利亚政府的担忧,这个提议在英国和加拿大得到接受。

澳大利亚政府最近还否决了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部署一条连接澳大利亚的海底电缆的计划,因为华为被选为该网络的供应商。随后澳大利亚政府宁愿自己掏钱来做这个项目。

华为澳大利亚公司董事长John Lord警告称,对该公司实施禁令将对其本地业务以及澳大利亚的价格和技术竞争产生巨大影响。他表示,华为在5G方面领先竞争对手18个月,不过其最大竞争对手爱立信和诺基亚质疑这种说法,这两家公司分别赢得了阿根廷电信(Telefónica Argentina)和美国T-Mobile USA的合约。

“这不只是一项艰难的政治决定,”洛德表示,“这还是一项长期的技术决定,可能会影响未来几代人的经济增长以及生产率。”

华为预测,禁令可能导致电信运营商的成本增加数十亿美元。沃达丰、Optus和TPG没有就禁令可能产生的影响置评,但一位行业消息人士表示,这可能会导致成本提高高达一半。

从零开始建设5G网络有多难?

“我预计,运营商希望将部分4G设备用于5G网络,并希望两者使用同一家供应商,”电信咨询公司欧文(Ovum)的分析师David Kennedy表示,“但如果无法做到,那么运营商可能不得不从零开始建设其5G网络。”

不同代的新技术之间更换设备制造商并非不可能,但通信网络的换代升级将伴随着阵痛,会导致5G覆盖面积变小、5G手机的普及和物联网(IoT)场景落地的速度将变得缓慢。

华为新西兰合作伙伴大会上,沃达丰接入网络总经理Tom Joynson 表示,沃达丰目前运维的实时网络如果进行升级,为升级关停哪怕一天也会造成巨大影响,所以换代的难度在于在过渡期间保证用户体验。另外,新设备上线往往伴随着电磁方面的很多问题,微调和优化也是一项繁重工作,重复测试不可避免。

Optus移动网络部署主管Lambo Kanagaratnam则表示,5G初期的设备运转效率、能耗也将是问题,“这都不会一蹴而就。”

上周,英国运营商Three选择华为部署其5G网络,而不是现有的供应商诺基亚和三星(Samsung)。华为5G如果被禁,还可能吸引三星和日本电气(NEC Corporation)等其他设备制造商进入澳大利亚5G市场,不过多数分析师预测成本仍会上升。

澳大利亚5G政策本来就问题多多

华为可能被排除在外并非澳大利亚5G领导地位的唯一障碍。澳大利亚第三大运营商沃达丰和记黄埔澳大利亚公司(Vodafone Hutchison Australia)告诉澳大利亚政府,2014年授予国家宽带网络75MHz的5G频谱的决定,可能会损害竞争和创新。

沃达丰首席战略官Dan Lloyd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这意味着在今年11月的拍卖会上拍卖的频谱(约125MHz)将远远少于其他国家,例如西班牙和爱尔兰,这两个国家都开放350MHz。

“频谱是无线通信的生命线,”他表示,“如果没有更多频谱释放,那么政府借5G推动澳大利亚从基本上基于自然资源的经济转型为知识经济领袖的雄心将破碎。”
目前,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征用国家宽带网络的频谱的计划,尽管后者只是在大城市以外部署无线服务。

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师伊恩•马丁(Ian Martin)表示,5G频谱短缺是沃达丰和TPG面临的问题,它们将不得不在频谱拍卖中与财力雄厚的澳大利亚电信争夺。
20180817-huawei-australia-2.jpg
(图自:英国《金融时报》)

他表示,澳大利亚第二大运营商Optus已控制大量5G频谱,受到的影响较小。马丁表示,华为禁令对于5G而言是个更重要的问题。

“华为是5G领域的领军企业,把他们排除在外将推升建设这些网络的成本,”他补充称,“这对于沃达丰、Optus和TPG而言是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本文综合自英国《金融时报》、环球网、C114报道

qrcode_EETCwechat_120.jpg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