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韩国内质疑济州半导体与联电合作是“技术支援中国”

时间:2018-08-22 作者:网络整理 阅读:
韩国存储器设计Fabless公司济州半导体(Jeju Semiconductor,JSC)与联电(UMC)的合作,在韩引起了轩然大波,韩国国内还把这件事上升到了“国家利益”的高度……

近期,韩国存储器设计Fabless公司济州半导体(Jeju Semiconductor,JSC)与联华电子(UMC,下称联电)的合作,在韩引起了轩然大波,韩国国内还把这件事上升到了“国家利益”的高度。不少韩国学界人士表示,济州半导体利用韩国的税金进行研发,却要去协助对韩国半导体事业造成威胁的中国。韩国业界质疑,大陆与台湾地区想借助此举,通过金钱购买DRAM技术,并导入量产。

8月16日,韩国相关部门产业通商资源部与科学技术情报部最近进行了电话并约谈济州半导体核心官员以调查此次事件。

算不算泄密?双方各执一词

事件的起因是,联电与中国福建省合作成立了晋华集成电路公司(JHICC), 福建晋华将从联电获得32纳米、28纳米DRAM技术并计划年内进入量产。然后,联电和济州半导体又在去年签署了60亿韩币规模的LPDDR4记忆半导体设计合约书。

济州半导体的态度是,此合作被过度解读。他们认为,尽管济州半导体参与了多项记忆国策研发项目,但针对此次合作,济州半导体提供的设计服务为LPDDR4 DRAM 32纳米产品,并不属于韩国核心技术(30纳米以下产品)。因此,韩国政府暂无证据干涉济州半导体与联电的合作。

公司相关人士强调,双方合作并非是转让设计IP,而是将锁密的设计数据进行出售,不会引起任何问题。跳槽至中国的技术人员在中国企业设计IP时才不合法,业界应该清楚技术服务协议并不构成问题。同时该公司表示因受限无铸造设施,才会选择UMC进行合作,对于这种单一合同提出质疑并制止销售相当于是让企业终止经营。

韩国这次讨论的根源或许是联电与晋华正针对DRAM开展密切的技术合作,韩国担心,保有大量三星电子与SK海力士出身设计人力的济州半导体的此举相当于成为了中国半导体助力。

三星电子等韩国国内存储器企业也非常关注本次事件。济州半导体设计总负责高管为前三星电子出身,而其下多数设计人员均为三星电子出身。济州半导体存储器设计人力约为40余名。

会不会与晋华合作是关键

由于晋华在大陆半导体布局中的重要性,以及其进展之快,也曾遭到美光等巨头的“质疑”,济州半导体与联电引发的韩国国内讨论或许可以看作是美光专利诉讼后受“质疑”的下半场。

另外联电系投资公司迅捷资本是持有济州半导体6.32%的大股东。今年初济州半导体将联电设计技术理事任命为非执行董事。而在2015年时济州半导体曾尝试把公司转让至中国大陆资本,但最终因资金不到位而失败。

其实,济州半导体在前几年因为发展艰难,一直在寻找买家,而且主要目标对象就是大陆的公司,期间也和多家基金接触过,只是最终没有成功;随后,济州半导体又寻求与大陆公司合作。

既然济州半导体本身就寻求与大陆厂商的合作,那么绕一个弯子通过联电这个桥梁与晋华进行合作的可能性就很小。

今年以来,韩国对中国半导体的崛起一直持一种“警惕”的态度,比如SK海力士无锡新厂就曾遭到韩国学界的广泛质疑。其实SK海力士8英寸晶圆代工的核心研发是留在韩国的,无锡合资代工厂主要负责生产,同时,SK海力士韩国仍保留了12英寸晶圆代工厂,用于生产CMOS图像传感器等高附加价值产品。

害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韩国对于济州半导体与联电合作的质疑,也表现出韩国对中国存储产业高速发展带来竞争的担忧。

韩国产业研究院8月份最新研究表明,韩国下半年的出口增长率将停留在15.9%,相较于上半年的42.5%大幅下降。其认为,造成这一问题的最大原因是中国半导体的崛起。韩国研究员表示“预计中国将在明年年初开始投产半导体存储器”,“虽然两国存在较大技术差距,短期内对韩国企业的影响不大,但长期来看,可能会对韩国造成负面影响。”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韩国半导体发展的问题。如今,韩国过度依赖半导体产业,且产业结构失衡,存储型半导体占到半导体产业80%以上比例。尽管三星,SK海力士在DRAM涨价潮中赚得盆满钵满,但两家公司也清醒地意识到了存储好景不长的现实,正充分利用存储产业带来的产业红利,扩大其非存储业务。韩国专家,对韩国过度依赖存储产业的担忧程度也在不断升级,认为该格局可能带来一场经济危机。

qrcode_EETCwechat_120.jpg

关注最前沿的电子设计资讯,请关注“电子工程专辑微信公众号”

本文为EET电子工程专辑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广告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